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资料库 > 社会关爱 > 回归社会
 
迟来的觉醒
   2007-12-28   凯风网   作者:丁红芳      [纠错]

  1996年6月,经人蛊惑开始习练“法轮功”,从此便一步步陷进李洪志为“弟子”们布设好的圈套里不能自拨。1999年7月,政府取缔“法轮功”后,我曾因屡次参与“法轮功”邪教违法活动,被劳教一年。

 

  2001年11月22日,我被送到何湾劳教所,开始了预期一年的劳教生活,来此之前就已经听说了许多关于何湾的传闻,在“法轮功”练习者眼中,它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因为它把那么多“未来的佛道神”转化成了“破坏大法的魔”。在这种种关于何湾劳教所的猜疑与传说中,我抱着“宁死不转化”的决心走进了何湾劳教所的大门。

 

  然而在这里,我并没有看到什么邪恶。恰恰相反,这里处处洋溢着歌声、笑声。这里的干警是我所见到的干警中最随和、最亲切、最善良的,这里的伙食也很好,而这里的环境也是我从未感受到的宽松与和谐,这里的一切为什么和传说中的何湾完全不一样呢?我心中充满了疑惑。

 

  已转化的原“法轮功”练习者蔡连芹、王菁、张琨等人多次跟我倾心交谈,把她们的所知所感所悟讲给我听。起初我是抱着排斥心理在听,心想任你吹得天花乱坠,我“以法为师”,我以为自己能用“宇宙大法”的法理破除她们的“邪悟”,可是我渐渐被她们所说的道理与事实所折服,无从辩驳。我不得不开始冷静地、认真地思考。

 

  回顾几年来,为了所谓的“佛法修炼”,为了所谓的“提高”,我抛弃了所有,心安理得地忙于“学法”、“弘法”,以至发展到后来的离家出走,进京“护法”,为了能去“天国世界”,却把痛苦留给了家人,还自以为是按照“真善忍”在修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最伟大最神圣”的。然而弃其表面控其根源,甚至完全就是一个“私”字,为了自己的“提高”,我可以无视亲人们的痛苦,为了自己的“圆满”,我可以视国法如儿戏,以身试法,把政府的宽容,帮教人员的劝导,社会各界的关爱,这一切的一切看作是阻碍自己圆满的“邪魔”与“考验”,为了能去李洪志许下的“天国世界”,我打着“护法”的幌子,信口雌黄,假话连篇,骗别人也骗自己,还自以为是在用“智慧证实法”,直修到今日,在“法轮功”的修炼中,在李洪志的诱骗下,我越修越邪,逐渐丧失了分辨是非,善恶的能力,这哪里是在“修佛”,分明是在往魔道上走啊。

 

  回首往事,思量自己的所作所为,我不禁心惊胆颤;如此下去,下地狱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了。

 

  我开始阅读关于揭批李洪志与“法轮功”真相的各种文字资料。以前我根本不相信电视、报纸上关于李洪志与“法轮功”的一切报道,认为都是栽赃,诬蔑之词。可是长期在李洪志身边工作的李昌、姚洁等人都站出来揭露他的所作所为,面对大量详实的事实,我还能怀疑什么呢?五年多来,我是爹不亲娘不亲,只有李洪志与“法轮功”最亲,谁知我最尊崇的“师父”、“主佛”竟是一个欺世盗名,残害无辜的无耻之徒。而“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什么“真善忍”什么“圆满飞升”什么“天国世界”只不过是他欺骗迷惑世人,以达到他敛财目的而设下的一个大陷阱,而我们这些抛家别亲,舍命“护法”的“法轮功”练习者只不过是他图谋政治野心的马前士卒而已。

 

  血淋淋的事实震撼着我,使我彻底认识了李洪志的“法轮功”,认清了李洪志的“真善忍”,我不再疑惑,不再彷徨,人性在无辜的生命变成用死的冤魂这一惨剧中复苏豁然清醒,我要彻底地与李洪志决裂,我要彻底地与邪教“法轮功”决裂,回归社会,重做一个正常的人。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