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资料库 > 社会关爱 > 教育转化
 
“我就像生了场大病,终于康复了”
——河北一“法轮功”痴迷者重新入党
   2011-04-15   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俊秀      [纠错]

  一头浓密的黑发,黑里透红的脸庞,穿一身笔挺的制服,略带羞涩。也许你无法想象,眼前这位44岁的河北省曲周县国税局干部骆向明曾是一名“法轮功”痴迷者,2000年6月又因参与违法活动被劳教两年,同年12月被开除党籍。

  在劳教所里的前几个月,他仍然坚持每天练习“法轮功”,并以绝食相要挟。在帮教人员的热心感化和家人苦口婆心的劝说下,8个月后,他终于幡然悔悟。浪子回头金不换,家人、单位领导和朋友都接纳了他。他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很快熟悉了业务,不久后在单位中层干部的竞争上岗中,成功当上了国税局办税服务厅的副主任。

  2010年春天,骆向明被党组织再次接纳,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现在想来,我当时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后来在大家的帮助下终于康复了,过上了正常的生活。”骆向明说。

  滑向深渊

  1988年8月,骆向明从邯郸地区财经学校财会专业毕业后,进入曲周县税务局四疃税务所工作。他工作勤奋认真,曾受到上级局记功奖励,所负责的流转税及涉外税收工作,连年在市局考评中取得前两名的好成绩。

  1995年年初,骆向明被选为单位的团支部书记。他积极引导青年“创文明,争三优,树新风,做贡献”活动,鼓励青年干部在各项工作中起到先锋模范作用。1995年,直属分局团支部被团县委授予“青年文明号”,局团支部被团邯郸市委授予市级先进团支部称号。骆向明积极表现,在1997年年初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在工作上,骆向明一步一个台阶地努力着,取得不少的进步;在生活上,他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一个偶然的机会,骆向明接触了“法轮功”并逐渐沉迷于此,他的人生轨迹从此发生了转折。

  1999年9月,一个熟人给他带来一本书《转法轮》,其中的“真善忍”和强身健体、祛病健身等说法一下子吸引了骆向明。骆向明说,他从小对自己要求很严,父母也教育自己要做一个好人,但有时候又对社会上一些不良现象不解,觉得做好人“有些冤”。李洪志所鼓吹的“真善忍”在一定程度上比较符合他的理念,于是就这样成为一名“法轮功”练习者,随后一发不可收拾。由于非常“精进”(李洪志对练功认真的说法——记者注),骆向明很快就成为曲周县“法轮功”辅导站站长。

  离经叛道

  “每一个练‘法轮功’者开始都是向善的,但进去后许多东西就慢慢变了,以前的许多知识和理念都被‘法轮功’学说置换了。”骆向明回忆说。他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当初怎么会那样。

  痴迷“法轮功”以后,骆向明逐渐疏远了亲情、友情,几乎杜绝了一切社会活动。孩子感冒发烧,不主动给孩子看病吃药,还认为是所谓的“消业”;也不回家看望父母,因为李洪志说“放下父母之情”,他怕亲情把自己拽下来影响功力;想到李洪志说的“所谓圆满就得放下一切人的情”,就执意放弃了财校同学聚会……骆向明把许多亲情和社交都抛开,置工作和家庭于不顾,一心为了达到所谓的“圆满”。

  1999年4月25日,骆向明作为曲周辅导站站长,按上级辅导站的指示,组织大批人员进京围攻中南海。当年7月22日,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骆向明又几次组织“法轮功”痴迷者聚众违法滋事,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被释放后,2000年6月又因再次参与违法活动,被劳教两年,同年12月被开除党籍。

  在劳教所的前几个月,他仍然坚持每天练习“法轮功”,两次绝食累计20多天。亲朋好友纷纷劝他,但他谁的话都听不进去。骆向明说,当时他有一个“金钟罩”,就是李洪志说的,“不管什么人或什么社会力量,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为他修的吗,他们会给你正果吗?”

  后来,家人为他申请了保外就医。在家里的那段日子,家人每天苦口婆心地劝说,都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实在是拿他没办法了,都想过给他吃安眠药,让他安分。”骆向明的姐姐骆向丽说。

  骆向明的二哥骆向光是一名转业军人,在家里最有威信。他几次跟这个最小的弟弟促膝谈心,一直说到深夜,骆向明还是不为所动。骆向明记得,那个晚上,他第一次看见二哥流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也不知道我的心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硬。我伤害了多少人啊!”骆向明悔恨地说。

  破茧而出

  2001年年底,家人对他这块“石头”实在是无奈,又把他送回了劳教所。

  “没想到,3天后,我们接到劳教所的电话,说弟弟转化了。我们真是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骆向丽对记者说。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为了骆向明的转化,劳教所不知费了多少劲。劳教所民警一直不放弃骆向明这块“难啃的骨头”,不断地跟他谈心,讲道理。骆向明则把这个机会当成传播“法轮功”的好机会,滔滔不绝大谈“法轮大法”,每天长达十三四小时。而民警们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李洪志学说的漏洞来说服他,“以法破法”。

  骆向明开始陷入了矛盾。“我练功是为了向善,为了做好人,结果,两年了,我只给别人带来伤害。难道,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结果吗?”众叛亲离的骆向明开始扪心自问,开始反思自己这两年来的所作所为。这段时间,骆向明处在极度矛盾、痛苦和挣扎中。面对自己曾经狂热追随李洪志、迷恋“法轮功”上当受骗的事实,思想斗争和内心冲突令他痛苦不堪。这时,劳教所民警日夜相伴地陪着他,帮他走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慢慢地,骆向明终于彻底醒悟了,“原来我所用青春作赌注换来的是一场虚空”。

  骆向明说,那几天,他有些“置之死地而后生”。8个月的对抗、挣扎和煎熬,骆向明终于向光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卸掉了思想上的包袱,他一下子轻松了,整个人都像重获新生一样,看到其他仍执迷不悟的“功友”,有一种强烈地把他们拯救出来的欲望。

  骆向明首先提出来让他大哥(也是“法轮功”练习者)进来,他愿意做大哥的转化工作。此后,他又现身说法,帮助劳教所转化了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

  重获新生

  2002年7月13日,骆向明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是北京申奥成功一周年纪念日,也是他走出劳教所的日子。骆向明有些忐忑,毕竟这些年来自己的疯狂伤害了很多人,他不知该怎样面对他们。

  他第一个去见的是当时分管自己的曲周县国税局副局长秦素芬。当时,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受牵连受到警告处分,骆向明十分内疚,专门去跟秦素芬道歉。

  实际上,秦素芬从来没有埋怨过骆向明,相反,在骆向明劳教期间还常常帮忙照顾他的家人,处理生活上的许多困难。曲周县国税局局长孙少敏更是积极支持。骆向明的女儿面临上学时,孙少敏和秦素芬四处奔波,帮着联系到县里最好的学校;骆向明的父亲生病了,局里领导主动去探望,还经常给他写信,鼓励他早日回来。

  浪子回头金不换。骆向明回头了,家人和同事们都迅速接纳了他。市、县有关部门多次协调,根据有关政策恢复了他的工作;单位同事也鼓励他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努力工作;国税局还出面帮他做贷款担保,使他顺利住上了新房……

  骆向明深深地体会到“感恩”两个字的内涵。他决定以忘我的工作,用清纯的灵魂面对生活,以实际行动来回报社会,回报所有关心他的人。

  由于骆向明在工作中的表现,他被评选为县、市局先进工作者。2010年年末,单位进行了股级干部竞争上岗,经笔试、组织考察、党组票决等程序,骆向明被任命为县国税局办税服务厅副主任。

  骆向明一直有个心结,一直感受党的温暖,而自己却曾经做了很多对不起党的事。回归社会后,他特别想重回组织怀抱,先后三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一个曾经的“法轮功”痴迷者能否重新入党?这还从未有过先例,难住了基层党组织,因为一旦出现反复,影响会很不好。对于骆向明提出的要求,党组织经过了非常慎重的考虑。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骆向明在各方面表现也确实非常出色,而他本人要求又十分强烈,党组织最后决定重新接纳骆向明。

  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骆向明感慨万千。他说:“李洪志用他‘圆满功成’的诱饵,给我披上所谓‘真善忍’的外衣,却让我演绎了一场‘假恶报’的闹剧,一层层给自己穿上了自私自利的铠甲。是党用温暖而博大的胸怀,融化了我,重塑了我,还原了我崇尚真善美的心灵。”(王俊秀)

 

  原文网址: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1-04/12/c_121292317.htm

 

【责任编辑:晓涵】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