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凯风资料库 > 社会关爱 > 原法轮功人员谈法轮功 > 现身说法
 
段秋者:法轮功为何欺骗人
   2010-11-17   凯风网   作者:曹 武      [纠错]

  编者按:段秋者,女,河北省满城县人,原四川西南石油学院博士研究生。1997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2000年1月脱离法轮功。段秋者脱离法轮功后给石油学院写了一封信,以下是主要这封信的内容:

  我于1997年10月接触法轮功,当时只是看书。书中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只要做好人,身体就没病,我当时已咳嗽近三个月,而且由于紧张的学习,左眼球向外凸的厉害,眼睛高度近视。在暑假期间因看眼花去家中几百元。家中父母要赡养爷爷、奶奶,又要供三个孩子上学,生在农村的我深感父母之不易,自己排行老大,不仅没有挣钱,而且身体有病还要花钱,真是心情沉重。在沉重的压力下,只要练功就没病对我确实是不小的诱惑。因为我一向很善良,以自己的踏实、肯干而出名,想想做个好人不难,于是便努力地去做个好人,按照“真善忍”去做,以求得身体没病,能够胜任我的博士学业。

  开始就是偶尔地看看书,1998年1月份放寒假后,我晚走了几天,每天早晚去学练功动作,同时看李洪志教功录像。98年上半年,从一位练功老师那儿借过《在美国讲话》、《在悉尼讲法》、《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卷二)》,只是翻了一遍,没怎么上心,所以也没坚持练。放暑假前,学院中一位练功的老太太让熟人捎给我一张李洪志新写的“经文”《和时间的对话》,感到学“大法”的时间很紧迫,恐怕以后的人会得不到,于是暑假又坚持练。在9—10月份,练功人中普遍流行的就是这么好的“大法”,时间又这么有限,为什么不做做好事传给别人呢?而且在一本讲法书中写到:给别人多少钱、多少财富,也要用光、花光,得到李洪志的大法才是人生生世世的福。对于这些善良的练功人,谁都抱着善良的愿望,让别人也能有这个福气,所以大家的弘法热情很高。我自己也卷入了进去,写信、打电话告诉自己的亲戚、朋友要练法轮功。现在回味,我明白其实从那时起已不自觉地慢慢向这个不能自拔的泥潭中滑,自己的思想也逐渐变的盲从起来。当时,许多亲戚朋友都说不练,但也没引起我思考。

  1999年1月份,学院放寒假后,我又集中精力学了几天“法”,而且听说春节过后的正月初六南充市要开心得交流会,这可没有参加过,听一位练功负责人说欢迎大家都写稿子,然后筛选。我也写了,当时主要写了两件事:一件是说自己从小胆小,不敢走夜路,练功后不胆小了,敢于告诉别人“大法”好,当时是认为自己不自私,是行善,把自己学到的好东西告诉别人。第二件事就是写我的男朋友(现在的丈夫),98年考研落榜心中很是气愤,也十分伤心,自己就哭,忽然想起法轮功上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我觉得他也不容易,虽然没考上,也很辛苦,他一定比我更伤心,于是赶紧写信安慰他。我很想听听别人在真、善、忍方面是怎么做的,于是春节过后便匆匆踏上回四川的列车。回四川后,才知道自己的稿子被选中,在丝绸厂开的心得交流会上,我读了这篇稿子。现在想想,自己被法轮功愚弄地成了傻瓜,全然没有想到自己是个博士,这个博士的光环自己没有珍惜,而是被别人去利用,为法轮功去扬名了!想想自己是多么可悲。

  万万没想到,4月25日一万多人非法聚集围攻中南海,我当时没想到政治问题,丧失了警惕,没有想到这件事的社会效应和国际影响,我尊敬的导师也提醒我,可我没有清醒过来,依旧在迷昏汤中口口声声称法轮功不参与政治,这是李洪志亲自写在书上的,他应该是守信用的。“4.25”后,便有很多知心的老师、朋友劝我,虽然也觉得有道理,但我骨子里对法轮功的真诚没变。

  7月22日自国家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以后,我心理上承受不了。在我丈夫的开导下,我把法轮功的书上交了,并答应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我丈夫走后,学院保卫处郑处长好心地劝我,要求我写认识,我当时没吭声。回去后十分苦恼,从小学到博士,一直是老师、同学信任、表扬的好学生,是别人学习的榜样,我着实承受不了写检讨,更听不了别人议论段秋者写检讨。但还是写了一份。一位练功的老师说写一般,不写最好。当时,我的要强心迸发出来,那我就选择最好的。回去后,我立即烧掉了检讨,从那以后,我把在学业上的执着追求那种顽强毅力全转到了对法轮功的追求,任凭多少人好心、耐心地规劝,我都认为非要闯过这一关,来提高层次,以达到最好。同时,网上调下来的一些资料,说到别人如何如何坚强,我就要学坚强的。当我院一位老师在北京练功被抓之后,看到学院将承受的巨大损失,对学院深厚的感情使我决定不再坚持,但练功人三说五说,又把我说坚强了。到9月底的一个周末,从重庆来了四个人,他们说刚从北京回来,到北京是去提高层次,不是上访,而是要决裂人,出家修行,断绝七情六欲等。当时自己确实在邪路上,想到我尊敬的导师、书记、老师们都不再喜欢我,实验也被停了,我突然倍感对学业的绝望,碰上这四位练功人,激起我出家修行的念头,结果在北京房山地区的农村山洞里被抓。对自己迷上法轮功过程的反省和回顾,使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会沉迷于法轮功而不能自拔,有着深刻的思想根源和认识根源。


  自从练了法轮功后,我的人生观发生倾斜。由于长期的学法、练功,我完全相信了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一心想修炼成佛,到“法轮世界”去,脱离人生苦难,对所有的教育帮助听而不闻,只相信李洪志的所谓“经文”和功友们的话。

 

  同时,法轮功组织的一系列活动给我的思想套上了牢固的枷锁。作为一个法轮功练习者,把李洪志所有的话当成“圣经”,经常学法、练功、谈体会,在练功人的圈圈中很不容易转出来。在练功人中,有的说这种这种体会,有的说那样那样神奇,使我对大法深信不疑,自己仿佛戴上了一幅变形眼镜看这个世界,对不练功的人总觉得那是低层次的人,没有我们练功人品德高尚,思想觉悟高,所以对功友就觉得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听不进老师、朋友和亲人理智的分析和规劝,只听得进练功人的话,哪怕练功人分析的不对,说假话都合情合理。一旦思想上有丝毫的动摇,就会有练功人用李洪志的“大法”把你说过去,从而使我的思想被完全禁锢在法轮功的框框内。我能从法轮功的陷阱中解脱出来,得感谢老师及亲人们的帮助。是他们在我最糊涂的时假给我当头棒喝;是他们在我对人世的一切失去信心和热情的时候给我温暖;是他们在我对前途和命运失去希望和动力的时候给我鼓舞;也是他们在我四顾茫然、不知所以的时候给我指明生活的方向。

 

  摘下法轮功给戴上的看世界的眼镜,重新用正常人的思维审视法轮功,觉得它在下面几个方面欺骗人:

  1、业力说。业力作为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基础,贯穿于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始终。法轮功宣扬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练功者一旦相信业力的存在,就接受了轮回转生、因果报应等宿命论观点。不是所有练功的人对李洪志的歪理邪说都没有疑问,而是法轮功将练功者对它的任何怀疑都说成是思想业力,使练功者不敢产生任何否定法轮功的想法。

  2、层次说。法轮功反复强调的层次,也是引导修练者一步步上钩的诱饵。“法轮功通过介绍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一方面为自己自相矛盾的歪理邪说诡辩,一方面诱导练功者的思维一步步脱离正常人的思想模式,任何对法轮功的不理解,批评和揭露都说成是低层次的常人的观点。所谓的层次决定着学员将来的去处,学员修炼的层次越高,将来去的地方越美好;只有到了高层次,才能理解法轮功的理论,才没有生老病死的痛苦。实质上,李洪志通过这虚无缥缈的层次说,让学员为追求层次的提高,反复去学法、弘法、护法,去修练所谓的心性;让学员对自己的痴迷不能觉察,反倒认为自己反常的思想行为是层次高的表现。

  3、学法说。这是法轮功实行精神控制的主要手段。李洪志到处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所谓学法,就是要练功者认识到自己不是一般的气功练习者,而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因此要以学法为主,将全部空闲时间都用来反复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听法轮功的磁带,看法轮功的录像,要经常在一起交流心得体会,传播法轮功所谓感人的事迹和惊人的奇迹等等。这样,不仅可以大量推销法轮功的产品以牟取暴利,更重要的是使练功者逐渐与周围的人隔开、与社会生活脱离,一步步地走向思想的封闭,失去独立判断是非的能力,成为没有自己思想的躯壳,最后只能视李洪志的“经文”为圣旨。

  4、圆满说。所谓圆满说,就是要人们放弃现实的尘世执着心,去追求虚幻的天国的幸福。修炼者对这个所谓的“圆满”孜孜以求,其要害是能改变修炼者的生死观。修炼者中了法轮功所谓圆满的邪,就相信“死后会上天国”,死亡只不过是“抛弃了一个肉身”而己,结果就不会像普通人那样珍惜宝贵的生命。法轮功也曾许诺:一个人在修炼前或修炼中所欠的许多东西,例如对家人的淡漠、伤害过他人等,都可以用将来圆满之后的福分以予回报。法轮功开出的这张空头支票,诱使许多修炼者为修炼而绝了亲情、友情;更有甚者,还曾放心大胆去伤害他人和亲人而无半点的不忍和惭愧。

 

【责任编辑:辛木】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