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凯风专区  >  海外之声
德国纳粹分子所创邪教“尊严殖民地”的阴暗历史

作者:James Wills 孙煜(编译) · 2021-10-13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10月13日消息,通讯员:孙煜】2021年10月1日,英媒《每日星报》(Dailystar.co.uk)载文,揭秘二战后逃离德国的纳粹分子保罗·沙法尔逃亡智利并创建“尊严殖民地”邪教组织,使用铁腕手段控制信徒。

坐落巴维尔拉村的秘密德国“尊严殖民地”,周边围绕的铁丝网。原文配图

巴维尔拉乡村旅馆的旅客在全球最大的旅行网站“猫途鹰”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评价,盛赞旅馆的美景美食。但有些旅客可能没有意识到,这家坐落在智利乡村三星级旅馆的原址,有着一段黑暗的历史,其骇人程度会使酣睡中的人们从噩梦中惊醒。

此前,这块土地属于“尊严殖民地”(Colonia Dignidad),一个由原纳粹士兵二战后逃至南美创立的秘密邪教社区。

在当时智利政府的庇护下,掌管此地的德国人保罗·沙法尔(Paul Schafer)长期滥施酷刑和虐待,这里甚至一度成为死亡集中营。曾在集中营实施残忍人体试验的纳粹恶人约瑟夫·曼格勒医生(Dr Josef Mengele),也曾来过这里。

现在,奈飞公司推出一部记录片《一个罪恶的邪教:尊严殖民地》(A Sinister Sect, Colonia Dignitad)把这个邪教重新搬上荧幕。该组织创建于1961年,60年后的今天,人们的视线再次聚焦到这个骇人的邪教。

恋童癖魔鬼和邪教主保罗·沙法尔。原文配图

二战期间,沙法尔是名医生,自称为国失去了一只眼睛。事实是,他这只眼睛是小时候自己顽皮用叉子戳瞎的。战后,他在教堂工作,管理年轻教徒。任职后,关于他虐待儿童的控诉随之而来。

随后,他创建了一个儿童之家兼孤儿院,并创建了一个邪教。该教深受“末日邪教主”威廉·布兰汉姆(William Branham)教义影响——威廉的教义也曾启发了“人民圣殿教”邪教教主吉姆·琼斯。沙法尔将圣经教义极端化,称世界末日近在咫尺。随着对他性虐儿童的指控越来越多,他和数百名教众在上世纪60年代初逃往智利。这个南美国家成了二战纳粹逃犯的天堂。

“尊严殖民地”的大门。原文配图

沙法尔在智利创建了“尊严殖民地”,一个有着天线、宿舍和小工厂的偏远社区。在外部世界看来,它貌似一个老派守旧的社区:男耕女织,自产黄油,居民们身穿传统的巴伐利亚衣服,社区医院为数千名当地穷苦民众接诊,一台磨石机提供修建乡村小路的石块。

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这样的画卷:高尚的道德观,全民参与,以及按自己方式生活的幸福居民。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沙法尔用铁腕统治这个社区。高墙耸立、武装卫兵和瞭望塔将居民封闭在社区内,同时也阻止了外部访客进入。

“尊严殖民地”布满秘密地下室,有些是刑罚室。原文配图

家庭被拆散,家人们不能住在一起,男女被迫分开居住。没有“永远的大叔”沙法尔的同意,性爱是被禁止的。教内人员性爱生娃须经他“拉郎配”,生下更多的孩子目的是为了扩大教会规模。居民们经常被喂食毒品以确保他们顺服。一旦有人不遵守规则,一顿毒打在所难免。教区内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居民们长时间地进行无偿劳动。

实际上,“禁止性爱”这一条对沙法尔并不适用,他一如既往性侵儿童。

沙法尔与罪行累累的智利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关系密切。皮诺切特通过迫害数以万计的反对者、杀害几百名反抗人士维持了自己的铁腕统治。

失踪的鲍里斯·维斯菲乐被认为是在“尊严殖民地”被杀的百余人其中之一。原文配图

多年来,皮诺切特把“尊严殖民地”当作秘密监狱和政治异见者的集中营。数百人在这里遭受折磨,被电击、殴打,被狗撕咬,据说有100多人在此地遭到杀害,一些沙法尔的被虐儿童也在这里遭受折磨。皮诺切特当权时,其中一位非常知名的“失踪人士”是美国数学家鲍里斯·维斯菲乐(Boris Weisfeiler )。维斯菲乐当年经过此地时,突然踪影全无。

智利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杀害和迫害他的反对者。原文配图

也有传言称,“尊严殖民地”建有自己的兵工厂,并被用作制造生物武器的基地。1990年,皮诺切特下台后,“尊严殖民地”受到调查,但依然运营,有高官暗中通知沙法尔教会将被突袭。

1996年,20余名曾使用过教区教育设施的当地儿童称遭到沙法尔强奸,随后沙法尔藏匿起来。

8年后,沙法尔在阿根廷被捕,并被遣返回智利,最终于2006年被判入狱20年。2010年,沙法尔因心脏病在智利监狱去世,时年88岁。其他邪教领袖也因虐待儿童而被判刑。2006年,皮诺切特去世。

现在,这个地方被称为“巴维尔拉村”,教区的居民可以自由出入,此地也变成了一处旅游景点。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