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之举:放生还是放死

导语

放生狐狸转眼只剩一张皮,放生巴西龟害死本地物种……面对层出不穷的“爱心之举”,动物学家质疑:日前,一群巴西红耳龟把厦门南普陀寺放生池挤得“几乎看不见水”,寺庙工作人员计划把它们“全部捕捞送至水库”,这吓坏了懂行的专业人士。

1.png
爱心之举:放生还是放死
 

 01 爱心之举:放生还是放死

放生狐狸转眼只剩一张皮,放生乌龟害死本地物种,面对层出不穷的“爱心之举”,动物学家质疑:

这几天,国家林业局为2000多公里外一群巴掌大的乌龟操起了心:那是一群把厦门南普陀寺放生池挤得“几乎看不见水”的巴西红耳龟,眼看这些小生灵在水池里堆得密密麻麻,该往哪儿送?寺庙工作人员的原计划是“全部捕捞送至水库”。

这吓坏了国家林业局与其他懂行的学者。“为防止生态灾难,水库绝不是它们的去处。”国家林业局发微博说。天津市野生动物救护驯养繁殖中心农艺员刘洋则担心更多:巴西红耳龟是外来物种,没有天敌,等它们吃光了水库的小虾小鱼,“(水库里的)微生物很难被消化,水质也可能出问题”。

从业10多年,刘洋见过许多光怪陆离的放生行为:有“爱心人士”顶着大太阳,把猫头鹰扔出去,见鸟儿没动静还纳闷:“它咋不飞呢?”还有放生者从饲养场买来几百只狐狸,乌泱乌泱全搁到怀柔的一座山里,没几天,就出了“狐狸集体下山咬死村民家禽”的大新闻。而那座小山甚至整个怀柔,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狐狸。

“放生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行为,一般都要经过检疫隔离、补充营养,再择时择地进行放生。”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副主任胡严说,民间许多“爱心人士”盲目放生的行为,往往只会造成恶果。

这位从事动物研究近30年的业内人士总结道:“被盲目放生的动物,不管活着还是死去,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都是一场灾难。”

 02 不说夜鹰是攀禽,需要倒挂在墙上才能放生了。大白天的,你把夜鹰往哪儿放?野猫野狗的肚子吗?

如果想一睹原产美洲的鳄龟和巴西红耳龟的风采,用不着远渡重洋、甚至不必花钱买动物园门票,刘洋随意一指,天津海河、武汉梁子湖、各地放生池……都能找到它们的踪影。

这些都是来自“爱心人士”的馈赠。

刘洋曾在海河里抓到过被放生的鳄龟,没有天敌的凶猛鳄龟过得很是舒坦,“手指那么粗的木棍,一口就咬掉了”;去年,他听说梁子湖放生了上百只巴西红耳龟和中国本土乌龟,结果,两大龟派从路上一路撕咬到湖里,最终齐刷刷暴尸梁子湖岸。

他还见过不少放生者选择将鸟儿放归自然,放生者学着电视里的姿势,把从小贩手里买来的夜鹰,嗖地向天上扔去,呆呆的夜鹰似乎没搞明白状况,连翅膀都没扑腾,就重重地掉了下去。

“不说夜鹰是攀禽,需要倒挂在墙上才能放生了。大白天的,你把夜鹰往哪儿放?野猫野狗的肚子吗?”刘洋每次都哭笑不得地跟“爱心人士”解释,鸟儿都没分辨清楚方向,就这么扔出去,能飞吗?

解释了,但活儿没有少过。从业数年,几乎每天,救护中心都会接到市民打来的电话,说发现了飞不动或受伤的鸟儿,一细问地方,几乎都在市内某寺庙附近。

刘洋也忍不住纳闷了,“都是‘爱心人士’在放生,这些鸟儿飞都飞不动,他们难道没注意吗?”

他和森林公安部门一起巡查时才发现,寺庙附近形成了一条“黑色放生产业链”。“只要有人买,这些人就会去抓野生的鸟儿。”甚至,“放生者前脚放了,他们后脚抓回来,下回放生者又来买”。

他们查获一个贩鸟集团时,发现许多个小笼子,每个笼子里都关着10多只鸟,没人喂水的鸟儿脱水严重,有一些还因为铁栏的挤压,毛都变扭曲了,搁地上,路都走不稳,直接一头摔倒。

这个业内人士喜欢拿出这些实例劝“爱心人士”,你放这些动物出发点是好的,可最后它们很容易死亡啊!

放生者睁着大眼睛回他,“哎呀,我放这些动物,也没想着一定能活,就图个心理安慰。”

刘洋乖乖合上了嘴。

胡严也记得,在怀柔,某位“爱心人士”一口气搁了300多只饲养的狐狸和貉,后来工作人员回收时,仅40只存活,不少狐狸被发现时,只剩下了一张皮;就在狐狸被放生处不远,还有别的“爱心人士”撒下上百条蛇,当他赶到现场时,发现一条条找不到食物的蛇,集结到公路上,被路过的车辆活活碾死。

“这样的放生有什么意义呢?只不过是让动物换一种死法而已。”胡严说。有次碰见一群放生者,他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对方堵他,“我们放的动物不一定都会死,也有活下来的呢。”

“如果活下来一样糟糕,当地的生态平衡肯定会受影响!”胡严回道。

没人理他。

在山东泰山,4年前就有人注意到,满山乱跑的松鼠数量越来越多,“危及附近村民的收成,果农的核桃减产近一半甚至绝产”。

直到那时,泰山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申卫星才反应过来,松鼠并不是泰山原有的物种,最初都是被市民放生在此,由于泰山缺少狼、豺等天敌,松鼠很快“泛滥成灾”。

对着镜头,申卫星忍不住恳求,“现在没有有效控制松鼠繁殖的办法,请市民不要再买松鼠放生了”。

事实上,我国已出台《环境保护法》《海洋环境保护法》《野生动物保护法》《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等多部法律法规,均涉及动物保护,可具体到放生,胡严也不知道该拿出哪部法律“震慑”眼前这种既不利于动物生存、又伤害生态平衡的行为。

所以,滑动手机屏幕,看着新闻里爆出一条又一条有关放生的奇闻,胡严也不再讶异:

有“爱心人士”专程赶到潮白河,对着镜头,挨个亲吻活鱼,再将500多斤的鱼统统倒入泛着臭味的河里。没一会儿,鱼漂到水面,无一例外都翻着大白肚子。还有“爱心人士”站在济南一座桥上,把装了十几个蛇皮袋的青蛙、螺蛳哗啦啦倒入河里,他们在桥上和动物摆造型合照。桥下,附近20多个村民捞得不亦乐乎。

 03 “如果导致了别的物种灭亡,这样还能叫‘放生’吗?”

在怀柔,工作人员把因放生而死的狐狸深度掩埋在山谷中。尽管这样颇为费事,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却是“必要的”。

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副教授赵欣如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这些被集约化饲养的狐狸,和被集约化饲养的鸟类一样,极有可能在饲养场已感染了一些病原体。这其中包括病毒、支原体、细菌、螺旋体、真菌和寄生虫等“能致病的元素”,在野外,很容易传染给其它野生动植物。

他为此感到忧心:“病原体就这样从饲养场扩散到了大自然。”

在这位学者眼里,盲目放生的动物,活下来有时比死去更可怕,“相当于当地来了一个新物种,而我们永远无法估计,这会造成怎样的生态灾难”。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澳洲最初没有野兔。150年前,一位庄园主漂洋过海将4只穴兔带到澳洲,随后放生在维多利亚省,以便打猎。谁也没想到,不到70年,这些兔子的数量达到了100亿只,“对澳洲的生态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破坏”。

“盲目放生,会造成当地原有的物种秩序被打破。”这位动物学专家说,“最严重的后果会抑制一些当地物种生存,甚至造成它们的灭绝。”

“生物界的秩序是千百万年演化发展的结果。以人类简单的思维、简单的手段就能重新形成一个平衡吗?”他反问道。

1979年,美国白蛾传入中国。很快,人们就发现,这种个头小、通体泛白的昆虫拥有“难以想象的繁殖潜能”。在它们的菜谱上,200种树木赫然在列。城乡的果林、森林、农林在短时间里,被美国白蛾像蚕一般的幼虫占据。没有天敌的虫子把一棵棵树木的树叶都吃光,并在一年之内繁殖好几代。现在,美国白蛾已从辽宁扩散到河北、山东等十余个省份,国家不得不每年投巨资施药控制这个外来物种。

“事实证明,人对自然的认知太少了,我们不能干一些自以为很明白其实根本不明白的事情。”赵欣如补充道,“就好比放生。”

作为主管部门相关工作人员的胡严,对此感同身受。

他翻开厚厚的中华动物名录,指着鲤鱼、鲫鱼的页面告诉记者,“这些鱼的亚种不同,如果盲目把饲养的鱼类放生到河流和湖泊里,这些鱼很可能会和河里其他野生鱼类杂交。”

而产生的后代,“就会把不该有的基因杂合进去”。

这是胡严眼中盲目放生最严重的后果之一:携带新基因的物种活了,原来的物种受影响,很可能多年后,纯的亚种就灭绝了。比如,欧洲的野猪在和非本土的野猪杂交后,就彻底消失了原有的亚种。

“这些都不是当时能看到的,所以,放生真的不是活了就好。”他抬高了声调,“你当时放下去活了,可是10年后、20年后、甚至100年后的情况你能预知吗?如果导致了别的物种灭亡,这样还能叫‘放生’吗?”

“全社会都对放生充满疑惑,盲目放生的事件层出不穷。这个板子难道只该打在放生者身上吗?” 

和动物保护打了快30年交道,胡严总结了放生行为的高发地:寺庙、河湖、高山以及一个常常被人忽视的地方——儿童医院。

几乎每一次带孩子去儿童医院,胡严都能碰见售卖小动物的商贩。雏鸡、小兔、金鱼挤在各种瓶瓶罐罐里,有的严重缺水,还有的被铁栏子压坏了羽毛。

用不着猜,胡严都能知道大多数小动物的结局:他在小区草坪里见过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兔子,在公园见过被哗啦啦倒进龙潭湖的金鱼,“还能有什么原因?孩子买回去养几天就不想养了。那咋办啊?父母轻松作出决定,随便放了呗。”

“这是错误萌芽的开始。孩子不懂,父母也不懂,一家人就这样无意识地参与了盲目放生。”胡严曾和这样的父母交流过,一些人却回复他,“不过扔一两条金鱼,能有啥大的影响。”

同样当了爸爸的胡严,忍不住去想,幼年经历过盲目放生的孩子,以后长大了,面对放生会是怎样的态度?

赵欣如一点儿也不意外孩子对放生的无知。事实上,在他看来,国内的基础教育大有问题:都是应试的科目,“真正留给生物教育的空间微乎其微”。

“我们所处的环境有哪些物种、它们经历了怎样的生命演替,这些多数在课本里见不到。没有这些知识,人们怎么可能会对放生有一个科学的认知呢?”他说。

最近这些年,他已慢慢觉察到,普通人之外,许多“业内人士”也对物种分辨出现了含混不清的状况。此前,一批“没人认识”的鸟误闯首都机场,在“请教了专业人士后”,主管部门将其送到湖南进行了放生。

后来,看到鸟类照片的赵欣如才发现,那些鸟类其实大多是笼养过且失去生活能力的鸟种,其中还包括产自澳大利亚的笼养鸟,“贸然送到野外,只有死亡一条路”。

他也越来越发觉,研究动物分类学的学者变少了。现如今,懂鸟的“专家”不懂鱼,懂鱼的“专家”则不懂龟……究其原因,无非都是“相关机构不重视,没经费没项目,没人愿意再做基础分类学了”。

 04 “全社会都对放生充满疑惑,盲目放生的事件层出不穷。这个板子难道只该打在放生者身上吗?”这位学者忍不住反问。

“根源在教育、在全社会的认知。这些是相关部门应该好好去考虑的。否则,就算用再严厉的处罚和法律去约束,也很难根治这种出发点是善意的行为。”赵欣如认为,一味激化矛盾没有意义,主管部门应更多地从引导和启发出发,用科学的思维来做事。

20年前,他曾去台湾考察,发现当地的自然博物馆里,单独辟出了一个放生专题的教室。

彼时,台湾民众主要的放生对象也是乌龟,全台湾的老百姓都热衷于购买各式各样的乌龟,再放生到台湾各处水域,以此祈福。在放生教室里,图片、文字和影像则形象展示了这样做的种种后果。

“震惊同时也很欣赏,台湾把一个社会现象展示在科学教育的场所。”这位动物学家难得地放松了表情,“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温和的疏解方式”。

 3月9日,济南,在放生点的下游100米处,村民身穿连体防水服,带着渔具站在齐腰深的黄河水中,撒网捕捞刚刚放生的鱼儿。视觉中国供图

     

    4月9日,北京汤河口村出现大量狐狸,森林公安认定为非法放生。视觉中国供图

0

留言

推荐视野
u=3716439997,2226592856&fm=11&gp=0.jpg
新评:网约车合法化难说一劳永逸

昨天下午微信圈刷爆棚的一个消息,就是网约车合法化。说实在的,鉴于以往多年来政府部门及其御用专家学者对于出租车、黑车和新兴网约车的一贯态度和说法,社会上普遍担...

1.jpg
今天,如何好好做同学

“文明校园”的提法我们都不陌生,大到校风、教风、学风,小至校园内的每一处标语、每一处涂鸦、每一句礼貌用语,均体现了一所学校的文明程度。而建设文明校园,不仅关...

1.jpg
别让返乡子女在“漂移”中沉寂

针对返乡子女就学政策目标执行表浅、执行动力不足等问题,笔者认为,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需着力加强该政策的执行动力系统,特别是对基层执行主体的激励和监督机制建设。

1.jpg
无人机如何安全起飞

上海迪士尼开园前夕,一段“无人机带你抢先看迪士尼”的视频在网上传播。

推荐图解
微信截图_20190823132231.png
图解:服务业如何撑起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服务业快速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服务产品从供给稀缺走向相对丰富,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微信截图_20190822105625.png
图解:2018年中国火锅类餐饮收入近9千亿元

一说到“吃”,东西南北的朋友都有自己得意的家乡菜拿出手来“炫耀”。

微信截图_20190821090752.png
图解:习近平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

习近平总书记20日上午来到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向西路军革命先烈敬献花篮,并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

微信截图_20190820131023.png
图解:习近平总书记20日到嘉峪关关城考察

习近平总书记20日上午来到嘉峪关关城考察。

专题排行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png
工信部:2020年我国原材料产品质量将提高

据工业和信息部网站消息,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商务部和市场监管总局四部门印发《原材料工业质量提升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要求到2020年,我国原材料产品质...

别把群主不当干部!这些“新规”你知道多少

网络安全是7亿网民的共同期盼,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创造一个清朗的网络空间。

1415763133117541.jpg
中国式相亲:明码标价的“门当户对”

穿梭于北京公园的树林间,林林总总、纷繁多样的征婚小广告映入眼帘。北京户口、有车有房、985名校、不属白羊……看似寻求门当户对,实则是用物质把婚姻关进“自我安慰”...

01.png
“淘咖啡”横空出世,“第四次零售革命”即将引爆

炎热的7月,阿里巴巴无人超市“淘咖啡”正式亮相杭州,24小时营业,没有一个售货员、收银员,不掏手机不扫码,出门直接扣款,营业第一天便吸引了一大波杭州市民,马云的...

文史新说
微信截图_20190823164733.png
朱元璋身上的四大谜团 为什么至今无法解释

作为明朝的创立者,朱元璋的一生,可以说是经历风浪,坎坷波折。在朱元璋身上,有着许多令人疑惑的问题,比如:他的出生地到底在哪里?他的文化水平比较低,为什么能够...

微信截图_20190822135146.png
战国称雄宋朝更风光 开封最后为什么会衰落

与广为人知的西安、洛阳、北京和南京相比,开封就显得藉藉无名。但在历史上,开封绝非无名之辈。它虽然作为都城的时间并不长久,但依旧凭借大宋王朝的辉煌跻身于前五名...

1.png
孔融让梨家喻户晓你知道孔融是怎么死的吗

孔融让梨的历史小故事想必每个人的童年时期都听说过,不论是学校的老师和家长都给讲解过。

1.png
曹操儿子曹彰关羽儿子关平两人武力谁更强

三国二十四名将榜中,曹彰和关平并没有入选其中,但这并不能说他们两人武力上不了榜,相反如果以演义的角度来衡量的话,这两人比起榜单上的几位武力其实都要强上那么一点。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凯风视野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