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访谈 > 司马南眼中的“全能神”
司马南眼中的“全能神”
    剖析邪教“全能神”
 
播放页面照片.jpg
 
    司马南,1956年生,著名主持人、独立学者、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北京交大、中国政法大学、西安交大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兼职教授。
 

>>点击发表评论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凯风访谈,今天我们来到了司马南老师的书房。司马南老师被誉为“反伪科学斗士”,今天我们聊一聊有关“全能神”的话题,欢迎司马南老师,请问您对“全能神”有一些了解吗?

  【司马南】有一些了解,不过和以前我对法轮功邪教那样深入的了解不太一样,对于“全能神”我是止于网络,我们一般媒体上关于“全能神”教的传播,总的印象跟法轮功是属于一类的组织。但是有一点不太一样,它似乎在边远的农村,在城乡接合部发展的更多一些,不像法轮功后来发展到了一些大专院校,机关事业单位甚至在一些干部当中也有流传。第二是“全能神”教是附着在基督教下面的一种邪教,而不像法轮功打着佛教的旗号,然后又自称它比佛还要高,所以它是附佛外道。但是,它们共同的特点是附着在传统的、基本的宗教组织外部,戕害社会的一种力量。而且“全能神”教起家的时间和法轮功起家的时间差不太多。

  最近,我特别关注它是因为2012年世界末日。“全能神”好像表现比较活跃,而且坚持说2012年12月21日就是世界末日。但我觉得“全能神”教不如李洪志聪明,因为李洪志他说地球是要毁灭的,而且毁灭不毁灭是由我师父决定的,前几次都是我师父阻止了它毁灭,而这次毁灭的时间是20年之后。你看李洪志他说20年之后,何祚庥院士曾经就20年做过这样的分析:你说要是时间太短马上就露馅了,大家立刻就看清你说的是假话;如果时间太长这人可能就没有耐心,你说100年之后,现在人也看不着等不见了,所以20年这个说法是比较聪明的办法。但是“全能神”的教主就没有李洪志这份小聪明,他愣说12月21日那一天就一定要毁灭,急着要带一些人走,急着利用这种方式来说服信众,他没有想到12月22号的日子过不过?2013年春节过不过?

  【主持人】您刚刚说它在一些特定地方发展比较快,比如说在东南沿海一些民工比较聚集的地方,它会利用民工们的寂寞心理,对他们使用一些很极端的方式,像色情引诱来吸引他们入教,如果对方拒绝的话,他们甚至可能拿出一些证据来要挟他们。我现在就有这样一个案例:在我国河南省唐河县有一位名叫马立才的受害者,他妻子去世比较早,“全能神”就用一位女性信徒去引诱他,并且与他发生了性关系,在要求马立才入教的时候,他们就拿出马立才与这位女子发生性关系时候的视频作为要挟,要求马立才加入“全能神”教。司马南老师,请问您如何看待“全能神”的这种做法?

  【司马南】这就比较下三滥了,简直像“仙人跳”,这是最为人所不耻的,色诱。

  【主持人】用色情引诱的方式。

  【司马南】然后利诱,接下来再跟你谈所谓“精神信仰”。这就说明“全能神”教不择手段,也说明这种方式在实践当中是行之有效的,说明了它找准了目标受众,目标人群的特点。第一,民工在外面打工,性饥渴,寂寞,现在有色情引诱难免不上钩。第二,他从小在农村环境当中长大,相对封闭,所以观念偏于保守,家里面有老婆孩子。如果这件事败露的话,丢不起这人,而且这人不是一个人,是一家子人,所以绝对不能把这件事让别人知道。这种心理被“全能神”教摸透了。有这事怎么办呢?信教,信了得拯救,我们是为你好。在这种情况下,上了当的民工不得不跟人家走进去。还有一套慑服人心,对人进行精神控制的办法,要求你每天都得忏悔,每天都得学习,每天都要听他讲所谓“神迹”。

  【主持人】听那些歪理邪说之类的。

  【司马南】如果不是后来我们摧毁了这个“全能神”教这个组织,如果不是因为媒体揭露了这样的案例,这个当事人他很难凭自己的力量从里面走出来,用罗素的话说:很难凭一己之力来实现个人的救济。因此,“全能神”教的危害不可以低估,对于这些深陷“全能神”教当中的信徒,我们要抱着一份慈悲之心,要给他们一束科学的光亮,照亮他们的心灵,把他们从里面拯救出来。

  【主持人】您刚说到“全能神”在拉人入教方面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对于企图脱离“全能神”邪教的信徒,也往往会采取暴力手段来进行报复,比如说1998年在河南省唐河县,短短12天之内就发生了8起“全能神”的暴力袭击行为,我这边有一张照片,您可以看一下。这是一位无辜群众,因为反抗“全能神”被割去了耳朵,对于他们的这些暴力行为,请问司马南老师您怎么看?

  【司马南】这更下三滥了,跟黑社会是一样的,进来的时候你要宣誓,宣誓效忠于一个活人,宣誓效忠它的帮规或者教规。

  【主持人】要写保证书之类的。

  【司马南】中间要不断地忍受盘剥,女的要做性奴,男的要给它干活。然后你要准备脱离的时候还不说脱离,你表示不信任的时候就有人暗中盯梢、秘告,而后就折磨你。你挣了钱就必须奉献,当你准备要脱离这个组织的时候,你就面临着它的惩罚。惩罚首先是羞辱,接下来在你心里埋下不安的种子,咒你要下地狱,再接下来是直接的人身伤害,甚至在日常的经营、学习、生活、工作的过程当中,你的节奏秩序被打断,甚至直接戕害生命。所以很多老百姓不太理解:为什么说它邪教,我信点东西不好吗?信东西是自由的。但是我不信你逼我信,你引诱我信,我要不信了你要割我耳朵,刚才那老汉多可怜,耳朵被割了,这现代文明能容忍吗!如此之残忍,我看到还有另外一个案例,小学生也不信,居然把那孩子给杀了。

  【主持人】我好像也看到过那案例。

  【司马南】这简直令人发指!我们现在媒体上天天讲的恐怖主义也不过如此,一个小学生你下那么大气力引诱他,让他信“全能神”,既然标榜你是要拯救别人的,你现在怎么要夺人家性命呢?所以,如果设身处地想“全能神”教这种组织对于老百姓来说那是一个非常残酷的、非常残忍的、可怕的一种力量,就因为害怕这种悲剧在自己身上发生,所以就不得不在里面任人欺负,任人奴役,而且这种奴役是一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奴役。

  【主持人】您刚说到邪教对信徒的这种盘剥,就我们现在看到的资料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全能神”对于它的信徒经济上的盘剥,也可谓是用尽各种手段。比如说它要求信徒在刚刚入教的时候就缴纳2000元的“奉献金”,并且此后还要缴纳不同名目的“奉献金”,“奉献款”,“敬师款”等等,并且以此作为衡量对“全能神”忠心与否的标准,您是怎么看这个现象的?

  【司马南】所有的邪教都是这样,当年李洪志他们不也是吗?你先来上我的班,你要交听课费,后来我发功给你调理,你要再交钱,再后来就要买录像带,买光盘。不过这个数字变化还是很大的,那时候李洪志几十块钱,现在入会要2000块钱。最可恶的就在于你得不断地交,没完没了地交,并且你交多交少直接表示你对“全能神”,对教主忠实不忠实,忠实不忠实表现在钱上吗?所以我提请所有能够看到这个视频,有机会跟我们做交流的朋友们,判断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善意,有一个很简单的判断标准。

  这个标准是什么呢?一就是看它给不给你自由。你是不是在加入这个组织的时候,依然拥有自己的自由。第二就是看财产关系清楚不清楚。如果他的是他的你的是你的叫清楚,如果他的是他的你的也是他的,就叫不清楚。第三就看这种经济上有没有强制。本来不想捐了,家里也没钱了,但是那边压力又来了,我不得不再交钱,否则他就给我施加更大的压力,我自己心里没底了,这就叫经济强制。第四就是在对你施加这种经济强制的时候,你有没有摆脱之可能,这可以回归到第一个标准上去,就是你是不是自由的。如果你觉得不行,那你很可能陷入了一个邪教组织。所以,一个人自由是非常宝贵的,追求幸福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如果你不幸误入歧途,你深陷邪教组织的时候,幸福就没了,钱也没了,甚至很可能耳朵没了,命也没了,更搞笑的是“全能神”这教主他自己把一个有精神分裂症的一个女子立为“全能神”,包装成“全能神”。

  【主持人】河南的一个妇女。

  【司马南】这个教主是我们黑龙江的老乡。

  【主持人】黑龙江阿城人。

  【司马南】是一个物理老师,你不好好当老师,不争取做先进工作者,去信教,信教原来参加是别的教。

  【主持人】他先参加了呼喊派,然后自己创立了一个教派,结果被公安机关取缔了,之后跑到河南。

  【司马南】这个人我看他的经历跟李洪志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先到别的地方去学,学完了以后想,这种人是聪明人,他一定是看透了。既然你们是骗人的,我为什么不能骗呢?既然你们骗我,那我为什么不可以用同样的办法去骗人呢,这大概就是他们所说的“悟道”。一下子悟通了,然后自己去创立一个东西。他把一个有精神分裂症的女子说成了是“全能神”,说她是神,所有的神就归她了,她现在是神附体,你别看她肉身,她是神,我是大祭司,就说我是神指示的人,我是给她打工的。

  【主持人】只有他能领会“全能神”的意旨。

  【司马南】但其实是我控制这个“全能神”,这种控制分两部分,一是她的一切归我来解释,她的意志归我来贯彻。还有,这事一说大家就一下子明白了,就能醒悟过来那种所谓控制,这个“全能神”女青年,他们睡在一块。

  【主持人】就是同居了。 

  【司马南】对,这事太搞笑了,你找了一个未婚女青年,然后这个女青年半疯状态,你把她包装为“全能神”,然后你控制她跟她睡觉,接下来你代表“全能神”发布所有的指令,这太龌龊了。

  【主持人】司马南老师您说到了,关于赵维山,他从其他邪教当中悟“道”,这个“道”其实是骗人之道,看来他能耐不小,但是有时候他好像并不是那么有能耐。我这边有一张照片,您看这是当时赵维山出境的时候,他竟然用了假名潜逃到东京,然后从东京转向美国,现在一直在流亡海外。请问他那么有能耐的话,为什么出国的时候还用这么一个假名?

  【司马南】这个问的好,这是一个有力的诘问。既然你是“全能神”,你出国这种事还做假证?所以反邪教另有一个复杂的背景,就是看似诈骗钱财,奸淫妇女,然后又下三滥的黑社会手段绑架老百姓的这样一个组织,其实有着复杂的、雄厚的、强有力的国际背景的支持。如果我们仅仅看到这种“全能神”,这个邪教他给社会一般层面,人心、社会、秩序、家庭所带来的危害是远远不够的。因为邪教它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搞钱,骗钱,兼一点骗色,当搞大了之后它就生出政治野心来,要颠覆中国的制度。

  【主持人】您说到的这个话题,其实不光中国的邪教,像美国大卫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中国的法轮功、“全能神”,他们都会去煽动信徒对抗政府,具有一定的反社会性,那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些现象? 

  【司马南】反社会性是所有邪教的共同特点,但是中国这个邪教它不但是反社会,而且它还试图要夺取最高权力,这个要从我们文化深处去分析一下。他们不满足于弄点钱花,他们的目的是想有一天要夺取最高权力,所以这个邪教组织,它非常可怕的是一种政治力量,当然这种政治力量的发酵和它的膨胀,仅仅靠它自己有那么一点念头和野心是不够的,没有国外势力的策动,没有有关的、可疑的组织支持是不可能这样的。现在你看李洪志他那个组织和现在这个叫赵维山的这个组织,其实模式一模一样。并且完全可以做一个预测:如果李洪志的组织崩塌了,消失了,赵维山的这个组织会得到国外颠覆中国的政治势力的更大的支持。所以这件事我们从家庭幸福的角度来说,老百姓不要信邪教;我们从社会管理的角度来说,坚决打击邪教;我们从信仰、心灵、社会文明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把这个道理掰开揉碎讲透。但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立足于从政治角度、国家安全的角度,给他们以迎头痛击。现在这些组织,他们非常活跃的手段,非常有效的使这个组织活跃不至于被彻底歼灭的手段,就是在互联网上。 

  【主持人】通过网络来传播? 

  【司马南】普遍地利用互联网的技术,打个包传个东西给你,我们现在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实时的。现在这种新手段如此之多,微信上他们不用自己的名字,都叫阿猫阿狗,全能全知全神,你搞不清真名字。甚至在农村的地方还有比这个电脑更先进的手段,你知道是什么吗? 

  【主持人】您是说用其他新的方式? 

  【司马南】一方面,国外这样的力量借助互联网在全国施加影响,捣乱;另外一方面,在边远农村地区为了避免被“歼灭”,他们完全使用化名,并且身上不带手机,完全没有现代化的通信手段,口口相传,然后每天要汇报。所以人家有两种方式,一是借助现代互联网的方式,二是“鸡毛信”的方式,所以他们是既能够化零为整,又能够化整为零,既能高科技又能低科技。因为一旦他互联网、手机都不使用,你要把他组织整个全部拿下,那就把你降到了他那种传递信息的水平,这还是很麻烦的。当然所有的一切都必须通过一个因素来解决,使他组织获得发展,这个因素是我们社会愚昧的力量。 

  【主持人】您是说根植于我们传统文化当中,部分的落后的思维方式? 

  【司马南】不论是传统文化世俗社会,总而言之有人愚昧,有人就能相信2012年12月21日地球毁灭,有人就相信我把家里钱全捐了,然后我们家就过好日子了。有人就相信那个神经兮兮的那女的就是“全能神”,看了一次就激动地发狂,有人就能把一个中学物理老师写的书拿过来当成《圣经》来读,这不是太搞笑了吗? 

  【主持人】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更需要有这样的访谈来让更多的人明白“全能神”的真相。 

  【司马南】我们的访谈力量太有限了,我认为我们这个社会对科普的工作,对于扫除愚昧的工作,下什么样的气力都不过分。但是我们科普的东西太少了,更可怕的是有些东西打着科普旗号传播新的愚昧,这种愚昧的力量,这种愚昧的说法,这样荒唐的现实就根植于我们的社会当中。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邪教传播,它现在一方面越来越高科技化,另外一方面它越来越隐蔽,那您觉得我们普通观众该如何识别邪教呢? 

  【司马南】识别邪教我认为有几个标志非常重要,除了刚才我谈到的,我认为第一条就看他表情什么样,信了这个教的人,被邪教俘获的人表情跟我们不太一样,他一般不笑。

  【主持人】您是说他的面部表情基本上都很少。

  【司马南】一般不笑,或者笑的时候是淡然一笑,因为他自己觉得我境界很高,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都是俗人,我已经上了境,我已经“全能神”了,我见过肉身了,所以他跟我们不一样。第二个就看他是不是把你们家的钱都变着法给搞了去了,你的钱像块木头一样,他用刀往下削,你的钱越来越少,这钱最后变成他们家去了,这就是一个重要特点。你看你们家有没有这个家庭成员,信什么东西,这老妈怎么老花钱,这钱怎么又没有了。 

  【主持人】老把家里的钱往外搬。 

  【司马南】第三个就看世俗的社会关系是不是被破坏,比方说人家夫妻日子过得挺好,咱们中国人都是劝和不劝分,对不对?好好过日子,不行!信了教之后,当年法轮功邪教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信徒,她信了,信到很高境界了,很庄严了,每天都过着神圣的生活。但是她丈夫受不了,她丈夫最先觉悟了,说她丈夫怎么觉悟呢?她丈夫跟我说:我觉得不对劲,她不跟我干那事。这丈夫觉悟了,所以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当中明晓事理的,这丈夫说她不跟我干那事。 

  【主持人】正常的夫妻关系被破坏了。 

  【司马南】还有第四个标准,那就是有些情况下会发生的,就是你是不是会发生心理的这种威胁,道德的羞辱和身体的肢体伤害。你能相信吗?有一些很善良的老婆婆,老母鸡死了都会哭的那种,孩子远行了然后站在门口抹眼泪的老太太,信了这个邪教以后,几个老姐们揪住另外一个老婆子上去打,为什么?说对“全能神”不恭敬。你看看这人一旦被邪教绑架了以后,一个善良的老婆婆会变得那么恶,人性当中恶的东西被激发出来了。另外一个人受到道德羞辱,心理伤害和这种肢体伤害,这也是判断邪教的标准。简而言之,反邪教这件事情之所以要反,就是因为这个邪教组织,邪教首领,邪教理论乃至邪教的实践、害人,糟践人。

  【主持人】司马南老师从四个方面,人的变化、金钱的走向,以及心理上的变化、社会关系方面的变化来帮我们甄别邪教。今天谢谢司马南老师从多个方面对“全能神”做了一个细致且详尽的剖析,我想观众朋友们对“全能神”也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更多精彩,尽在凯风,谢谢大家,咱们下期再见。

 
1.jpg
司马南接受凯风网采访
2.jpg
司马南介绍“全能神”的诱骗手段
3.jpg
司马南指出“全能神”的危害性
4.jpg
司马南谈如何识别邪教
更多
 相关链接
  · “天真无邪·八桂行”大型系列活动拉开序幕
  · 司马南跟李洪志还要耗多久?
  · 司马南:法轮功帮了我一个大忙(图)
  · “催眠”何以迷糊众人
  · 司马南:反“法轮功”应拿出威慑力和战斗力
  · 司马南揭开5岁女孩“催眠”之谜
  · 视频:司马南现场破解王林“死蛇复活”神功
  · 司马南:邪教的政治蜕变(视频)
  · 司马南:叫板“谣言发球机”(视频)
  · 司马南:老婆孩子没有移民美国(视频)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