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凯风专题>>解析“二十年讲法” ||||||||  
 
解析“二十年讲法”研讨会
 
“漏风麻袋”一样的“讲法”有用吗?
  2012年5月13日,法轮功头子李洪志抛出所谓的“二十年讲法”。李洪志为何此时出来“讲法”,他都讲了些什么,其精心炮制的“讲法”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近日,几位国内反邪教专家、反邪教志愿者、凯风网评论员和原法轮功习练者就这篇所谓的“讲法”展开讨论,让我们看到了李洪志此次“讲法”的全貌。此时“讲法”是自愿还是被迫?5月13日,正逢所谓“世界法轮大法日”、“二十年圆满”的最后期限、“大法弘传”二十周年之际。李洪志这时候出来“讲法”,无论是象征意义还是实际意义,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来说都非比寻常。 [点击阅读]
  研讨会发言摘要  
   
“讲法”是过去邪说的翻版,只能说明法轮功已走到了穷途末路
段启明 原国家宗教局政策法规司司长
 
  李洪志的“二十年讲法”选在5月13日,正是其许诺“二十年圆满”的时间点上,李必须出面,也不得不出面。而纵观整篇所谓的“讲法”,语无伦次,满嘴谎言,内容可以说都是过去那些神化自己、鼓吹妖言邪说的翻版,没有什么新东西。一是“正法”是史无前例,面临困难也是史无前例,给人的印象是“正法”无望;二是此次“讲法”告诉了弟子和世人,李洪志已回天无力。他把一切“磨难”的责任都推到了“被救度”的生命和大法弟子身上,实际上也是把反华使命抛到弟子面前,这是全篇“讲法”的重点;三是李洪志继续神化自己,用辩解回应弟子对他神权和“教主”地位的质疑。
 
全文阅读>>
 
“讲法” 从“理论”上解决了“圆满”期限的问题,但同时会造成对信徒精神控制能力的减弱
庞晓东 北京市反邪教协会秘书长
 
  李洪志和法轮功目前面临三个问题:一是信徒对“圆满”的迫切需求与实现遥遥无期的巨大反差;二是李洪志“法力无边”与现实无可奈何的困境;三是封闭式的邪教组织架构与反华、反共需要开放式的组织架构的矛盾。李洪志解决这些问题主要采用“编故事”的手法,这也是其“讲法”中的新意所在。一是重新设置环节,用“标准说”把不能如期“圆满”的责任推给弟子;二是重新编情节,用“安排说”解释为何自己会无能为力;三是重新定角色,用“救人说”把中共设为绕不开的主要攻击对象,堵死弟子其他修炼之路。对法轮功而言,李洪志的这篇“讲法”会有三点影响:一是从“理论”上解决了“圆满”期限的问题,但同时会造成对信徒精神控制能力减弱的后果。二是从“途径”上堵死了在家修炼型信徒的“圆满”路,一段时间内可能会造成“走出来”的弟子增多。三是从“教义”上实现了从“邪教组织”到“以邪教方式开展活动的政治组织”的转型,使法轮功更具反动性。
全文阅读>>
这是一篇让弟子失望之极的“讲法”
丹琳 河北省反邪教志愿者、原法轮功习练者
 
  李洪志回归“常人”,令弟子几多失望与不甘。为了圆谎,李洪志不得不说自己“跟人一模一样”、“师父会像人一样的表现”,大法弟子们又如何能够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本以为自己在这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时刻攀龙附凤,高攀上了“宇宙主佛”,自己的前途一定会荣光一片,可没想到,李洪志竟然也是一个“跟人一模一样”的人,这怎能不使他们失望至极呢?在李洪志的蛊惑下,弟子早已折腾得两手空空,众叛亲离,在现实世界中失去了很多,岂是你李洪志一厢情愿地“去神佛化”所能交代得了的?多数弟子坚持到今天,很难说他们还发自内心地相信李洪志的“正法结束说”、“圆满说”,之所以坚持的理由是由于赌徒心理在作怪。有人也明白了李洪志在说假话、空话,但就是不肯放弃最后支撑下去的那点希求。而李这次的“二十年讲法”,则无疑给他们的那点希求泼上了一盆冷水。
全文阅读>>
 
李洪志在“法理”上已经完全陷于守势,已无力提出很强的具有攻击性的鼓动了
 
水心 北京市高校反邪教志愿者
 
  纵观整篇“讲法”,狡辩是主题。为了进行辩解,李洪志还杜撰了不少的“新说法”:比如说提出所谓的“救度自愿说”、“新宇宙标准说”、“保护修炼环境说”、“空发正念无用说”。从《二十年讲法》的长篇辩解,到《2012年首都法会讲法》的老生常谈,李洪志在“法理”上的鼓动已经完全陷于守势,已经无力像在《忍无可忍》、《去掉最后的执着》那样提出很强的具有攻击性的鼓动了。李洪志这篇“讲法”在理论上的两个趋势值得我们警惕,那就是“人间化”和“神秘化”趋势的双重强化。所谓“人间化”,就是在“讲法”中刻意剔除掉一些充满“神”性的、可证伪的东西。“神秘化”就是刻意增加和强调了一些不可证伪的神秘内容。
全文阅读>>
对法轮功弟子而言,“讲法”具有安抚、引导和激励作用,有相当的迷惑性
陈星桥 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
 
  李洪志的这篇“二十年讲法”虽了无新意,但对法轮功内部而言,很有逻辑性,有相当的迷惑性,是面对目前形势的自我解困,是对弟子心理诉求的回应。其迷惑性主要体现在“考验说”、“责任说”、“能力说”、“安排说”这四个“说”上。而手法仍然是其创立法轮功之初就采用的恐吓、利诱、诡辩这三个手法。从此次“讲法”,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法轮功邪教与正常社会团体及宗教的巨大区别:一是法轮功组织日益封闭。这二十年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李没有一丝的提及,逐渐把自己和信徒引到狭隘的修炼和反共的圈子里;二是法轮功既无功,也无法,毫无内涵而言;三是“二十年传法”应有回顾和规划,这些都没有,说明李洪志自己控制不了局势,怕再次露怯,更不敢有什么规划;四是李洪志自身没有什么道德可言,对社会没有益处,只有破坏性,所以说法轮功是不折不扣的邪教。
全文阅读>>
 
“讲法”不会有什么作用,却可透露出李洪志最担心的问题
 
修成文 山东省反邪教志愿者、凯风网评论员
 
  纵观此“讲法”,虽是洋洋万言,但万变不离其宗,除了一些老调重弹的邪说,便是掩耳盗铃的新谬。旧邪说主要是:“神韵”推票、“发正念”、“宇宙空间”、“幻象”等。而其新谬论主要是:一是提出了“自愿说”的“救度”新标准。将修炼标准交给了被救度者,因而弟子们也就无法衡量自己,只能是模棱两可的“大法弟子可以过去,又能把他们救了”来实现自己的“圆满”了;二是提出“巨大无比的宇宙其实我早就做完了”,加强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无论是“旧理”还是“新谬”,都不会有什么作用。从“讲法”来看,暴露出李洪志有两点担心:一是怕弟子们提问,不敢正面回答弟子们提出的任何问题;二是怕弟子质疑自己形象越来越老。
全文阅读>>
 
一些痴迷其中的弟子们看后,可能会继续相信李洪志
王瑞敏 反邪教志愿者、原法轮功习练者
 
  李洪志选择5月13日出来“讲法”,选取的时间点就极为敏感,题目包含“二十年”之意,更会引起弟子们的注意和重视。李在“讲法”中把邪教与宗教混在一起,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他用看似合理的“考验”、“过关”等为借口,煽动弟子与政府对抗。此外,他把修炼与“救度众生”分开讲,为其兑现不了“圆满”的承诺埋下了伏笔,也为其衰败后,以商养功,苟延残喘做思想上的铺垫。我曾就这篇“经文”问一名法轮功痴迷者,看后有何感受,她说她仍然相信“师父”,“师父”如果让我出去,我还会走出去。
全文阅读>>
 
“新提法”只能令弟子更添困惑,这是一篇效果不佳、甚至失败的“讲法”
 
霜刃 江苏省反邪教志愿者、凯风网评论员
 
  “二十年讲法”的主要目的是聚拢“轮心”,重振士气,为赖账狡辩,竭力挽回师尊形象。“经文”中也出现的“新提法”:一是“被救者自愿与否”决定“救度众生成功与否”;二是“‘师父’会像人一样的表现,不会对谁像神一样”,否则会破坏修炼环境;三是“师父”不能保护弟子免受“迫害”因素复杂,实因难明。虽是“新提法”,然而由于它们是“被迫的创新”,难免与原有的“法理”矛盾冲突,二者在相互否定中相互消解对方,令弟子更添困惑,无所适从。此外,李洪志想解决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好,却暴露了法轮功内部的很多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一篇效果不佳,甚至是完全失败的“讲法”。
全文阅读>>
 
 
“讲法”不会起大作用,但能解释一些弟子心中的疑惑
徐大贵 北京市反邪教专家
 
  此篇“讲法”没有太多新意,但目的明确,就是为了解疑释惑,以期继续控制弟子。一般来讲,邪教信仰具有信仰对象的现实化、信仰行为极端化的特点。李在这次“讲法”中重申和强调了三个关系,即:师父与正法的关系,师父与弟子的关系,弟子与正法的关系。反复强调了“正法”这事多么难,弟子有很多的问题,影响到了“正法”的进程。“讲法”不会起大作用,但李洪志的这些解释,应该能够说服少数仍然痴迷法轮功的弟子。
 
全文阅读>>
 
相关视频
相关专题
  ·揭穿法轮功20年圆满骗局
·虚张声势的“7·16法会”
  ·丑恶的“7.24”法会
  ·评李洪志纽约讲法
  ·评李洪志致澳洲法会“经文”
  ·评李洪志致法国法会“经文”
  ·评李洪志对澳“讲法”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