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网络造谣者——李洪志与法轮功

大纪元——藏身海外的“秦火火”

发布日期:2013年08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高 原
【字体大小:

  8月20日,以“秦火火”为首的网络造谣组织在北京伏法,引起网友热议。“秦火火”等人置法律和道德于不顾,编造了一系列诸如“张海迪入日本国籍”、“雷锋生活奢侈”、“红十字会强制捐款”的谣言,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后果。

  “秦火火”的落网大快人心,由此,笔者不禁想起了另一个网络谣言的制造者——大纪元。细细对比“秦火火”与大纪元的造谣方式,原来他们本是一丘之貉:

  “秦火火”通过夸大事实、添油加醋制造谣言,大纪元亦如是

  “极其夸大,才能引发极大关注”,这是“秦火火”造谣的一项心得。2011年“7·23”动车事故发生后,“秦火火”通过微博造谣,说事故中外籍人士获赔3000万欧元。当民警问及他为什么要把谣言编的这么离谱时,“秦火火”的回答:“当时有人提议编为1000万欧元,但我对他们说,太少了没人在意,只有无限夸大,才会有人关注。”

  在这点上,大纪元的做法有过之无不及。2003年,“非典”肆虐中国,举国都在与这一病魔抗争。但大纪元却开动造谣机器,宣称“非典”是当初“旧势力”定下来的,在中国就要淘汰八百万人。2006年,在对“苏家屯案”的造谣中,为了引起西方世界的关注,大纪元造谣说苏家屯血栓病医院里关押了6000多名FLJ练习者,可事实上该医院只有300多个床位,根本就容不下多达20倍的人员。耸人听闻的说法,夸大其词的谎言,目的就是为了吸引眼球、博取出位。

  秦火火”通过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制造谣言,大纪元亦如是

  “秦火火”最擅长的一类谣言就是蓄意攻击,通过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恶意中伤他人以提高自己的关注度和知名度。他造谣雷锋生活奢侈,声称雷锋穿的毛大衣和皮靴“一年不吃不喝也不够这身行头”;他还造谣北京李某某的年龄以及不是其父亲亲生子的谣言,而这一切都是捕风捉影的杜撰。

  在这点上,大纪元也不甘示弱。大纪元经常编造国家领导人的秘闻秘录,将西方政要甚至古人的事迹安到国家领导人身上进行恶意抹黑。十八大即将召开之时,大纪元大放厥词,编造什么“军车进城”、“半夜枪响”的谣言,妄图扰乱十八大的顺利召开。“薄王事件”发声音后,大纪元更像是打了鸡血,几乎将所有中国社会事件都与这一事件勾连,进行无中生有的编造放大。近日,当薄熙来案件开始庭审以后,大纪元的凭空编造又进入了一个高频期。“等闲平地起波澜”,大纪元编造此类谣言的目的,就是为了造谣中伤,唯恐天下不乱。

  “秦火火”通过肯定式质疑、求辟谣式传谣,大纪元亦如是

  以请求辟谣的形式传播谣言是网络常见的一种造谣方式,“秦火火”对此更是驾轻就熟。比如在对罗援进行的诋毁中,“秦火火”就这样问:“你们罗家出了老二罗挺和老三罗援两个少将,现在又有老大罗抗和老四罗振两个兄弟分别在德国和美国公司任高层?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利益交换关系?请解释这个问题。”对于这种肯定式的质疑方式,“秦火火”自陈,这种方式不但能引起网友的共鸣,还能给网民造成一种当事人不回应就是真的的错觉。

  在这点上,大纪元有着进一步的发挥。大纪元网站一个高频的用词就是“求证”,先发布一个编造的谣言,然后假意用“求证”的方式引起网络的关注。他们编造“苏家屯案”的谎言,然后“求证”有多少人受到“迫害”;他们编造反对FLG者被“恶报”的谎言,然后求证事实的“真相”;他们编造FLG练习者受到中国政府迫害的谎言,然后“求证”迫害的程度…… 这种“求证”式的谣言不过是一种欲擒故纵的宣传战,目的就是在网友心中打入楔子,先入为主的建立一种虚假的事实,其用心之狡诈可见一斑。

  “秦火火”通过拼凑嫁接制造假消息,大纪元亦如是

  在造谣罗援的过程中,“秦火火”用了拼凑嫁接的手法。他在造谣中特意将罗援哥哥所在的“西门公司”中间加了一个字,于是就变成了“西门子公司”,吸引了公众的眼球。而在造谣李天一不是李双江儿子的过程中,“秦火火”的做法居然是把二人的照片放到网上,然后进行说明引导,连嫁接的程序都省了。

  在这点上,大纪元则已经远远超越于这位“水军领袖”了。2010年,南京塑料四厂发生爆炸,大纪元闻讯后,迅速对此进行炒作。他们将非洲刚果共和国一起爆炸案遇难者的照片进行剪切,冒充南京爆炸案的死者,又将大连一次石油管道爆炸的图片进行处理,冒充南京爆炸案的现场,用复制和粘贴编造了一个无耻的谎言。不幸的是,这一拼凑嫁接被细心的网友发现,大纪元造谣的丑行受到国内外民众的斥责,在大纪元的网站上诸如此类的拼凑嫁接实在是数不胜数。

  由此可见,无论是“秦火火”还是大纪元,造谣生事的事实无可抵赖。谣言止于真相,谣言止于法律。“秦火火”曾经想要“谣翻中国”,最终却“谣翻”了自己。“殷鉴不远,在下夏后之世”,另一个想要“谣翻中国”的造谣机器大纪元,还能“谣”多久呢?

(责任编辑:徐虎)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