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体育文化

刘璇拍摄时尚大片:大起大落的人生让我淡定

发布日期:2014年04月21日   文章来源:优家画报   作者:
【字体大小:

 

  从运动员到演员,跨界带给刘璇的是对世界和内心不断的思考与探索,世界是新鲜的,内心也由此焕然一新。

  对于刘璇来说,在她的不寻常经历中沉淀下来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魅力,这种清新自然毫不做作的温和气息,你无法不被打动。

  “大起大落的人生让我淡定”

  刘璇是一个很直率而温和的人,不知道是否和她过往的经历有关,但我们确实可以感受到这位多次获得世界冠军的女人带来的那种活力气息。

  她本人在退役之后转而进入影视圈也是备受关注,运动员转型成为演员似乎常常能够成为媒体的热点,这里面有对于她的真挚期待自然也有猎奇的心态,而对于跨界的职业生涯是否能够依然有优势,刘璇也有着自己的思考。

  “可能是我的人生轨迹跟其他的演员不太一样,我觉得演员演得好除了你的技术、天分,就是你的生活的经历来源,我有参加过体育的所有的经历,然后在体育退役后到现在13年,然后这13年里面我又不断地尝试了很多种类的工作,所以我的人生经历实际上是不能算很丰富但一定会有的,特别是心理的感受,失败成功荣耀挫折就是什么都经历过。”

  在多年的运动员生涯再加上十几年的跨界职业之后,刘璇对工作的态度逐渐也变成了她对于自己人生的一种体验,她认为作为演员需要一种自身的经历作为沉淀,而她自己是具备这样的优势的。

  “我觉得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给了我现在生活很淡定的思考,所以我觉得演员更多的是需要一个人生经历来帮助你去揣摩这个角色,所以我觉得我在这一点可能比年轻的女孩,相对是有优势的。”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她依然带着运动员赛场上奋斗的骄傲感。

  影视圈是一个青春饭的舞台,虽然也有大器晚成的例子,但众所周知,年龄成为了很多非表演本行演员的门槛,而刘璇本人也是在多年的体育生涯之后才以一个较大的年纪从头进入这个圈子的,这对于她来说有着不小的挑战。

  “对于我来讲现在的生活方式是比较丰富的,我的生活轨迹跟大家都是完全相反的,很多人先有丰富的底座,然后钻研一个专项,这就是你的事业。但我就是从还没有懂事的时候就开始钻研,真的就是塔尖的那个人,然后我是有了塔尖才有底座。现在我觉得我的生活是丰富的,我需要去用我丰富的生活和知识去承载这个塔尖。所以对于我来讲之前只是觉得其实我的性格不适合这个圈子,可是从慢慢演戏开始发现我很喜欢演戏。”

  “要有扮丑的精神和勇气”

  虽然已经告别赛场十几年,但在体育场上的奋斗拼搏是大多数人最早接触到刘璇的形象,也是我们对她印象最深的一面,而这种早期的经历对于现在演绎生涯的影响,刘璇把这种影响归结于一种对于自我专业态度的坚持。

  “运动员是很能坚持的人,艺术也是需要坚持自己心中想要的目标,而不是我要讨好这个观众或者我要讨好这个导演。这是个人的想法,我作为一个演员必须尊从我自己内心对于艺术的指向,我要尊从自己内心去演这个角色。”

  她是个坚持自我风格的人,在平时常常随意中带着运动气息的打扮,造型与气质融为一体,一种跟她的气质相契合的美感,这才是属于她自己的风格。

  “我还是觉得所有的衣服要拿出来像自己才好,每个人穿衣服要像自己的内心。有的衣服很好看,但它不属于你,和你不匹配,我觉得气质匹配很重要,一件衣服如果和一个人气质匹配了,你就会发现独特的那个点就出来了。”

  对于自己未来的演绎角色选择,她也坚持着自己的专业精神—她从不认为演员必须以自己美的一面展示给观众,而是应该以角色的需要展示给观众,必须要有扮丑的勇气和态度。

  “我觉得尤其作为演员要接受自己丑的一面,有很多演员担心自己美不美,作为演员其实要下得了狠心扮丑,所谓扮丑就是说这个角色需要我不化妆或者是我以最不好的形象跟大家见了面,但这是角色需要,你就必须这样做,所以说我觉得作为演员来讲的话,这个角色需要你什么样的状态,你就必须成为什么样的状态,演员就是像水一样,你用什么样的容器装它,它就什么形状。”

  在一个很多演员人未红先有架子时刻塑造自我形象的时代里,一个前世界冠军转行的演员还能有着对于演员专业精神这样的理解,着实是一件难得的事情。

  在运动员的生涯里不允许她太多的感性,感性会影响赛场上的发挥,只能一门心思想着拼搏,但演戏似乎让她感性的一面得到了弥补—演戏会让她更好地去释放自我,也是自己情绪的表达与释放。

  “因为在演戏当中,以前是觉得没有解放天性或者不好意思,但现在会发现演戏的魅力,我去演一个角色真的就是我这个角色,我会跟着这个角色的命运起伏,我会完全忘记我是自己。我当初就是一个不太感性的人,我可以用我的角色去发泄我的情绪,所以觉得对于演戏还是很有兴趣。”

  “需要沉淀下来去思考”

  Q:之前演的婉容得到很多人的好评,你面对那些好评是什么感觉?

  A:我就觉得挺高兴的,是因为我觉得大家看到我努力了,然后这种努力也被大家认可,就还挺欣慰的吧。

  Q:之前就只是玩票?

  A:对对,因为重心还是在体育界,所以当时导演说我们只是冲着你的名气和外形来的,但是没想到你给我很大的惊喜,他说没想到我会很认真地去琢磨这个人物。就是导演他看到很多惊喜在里面,有火花,就是他感觉自己赚到了,没想到找到这个人还是会演戏的,所以我还是很高兴。

  Q:那试戏之后你心里有忐忑吗?

  A:忐忑倒没有,我挺期待的,因为这个片子并不是讲婉容的一生,是讲14年的这一段历史,所以每个人物在里面的戏份都不是特别多,都是浓缩的,主要是要展示历史,所以我当时第一个想法是,我要从第一场戏开始就把这个人物抓到,你要是演一个长的电视剧你可以慢慢进入,但对我们来讲,每个镜头都要珍惜。

  Q:你之前一直玩票地演,你是怎么揣摩思考发挥她命运的复杂性?

  A:我更多的是从文字去理解,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婉容都是各自去理解的,文字可能是最真实的。我在这个角色上不需要太多的创造,更多的我觉得是尊重历史然后还原最接近婉容自己的东西,但在那历史里她的力量太小了,她是个女性,她身上还是会有坚韧的一面,我希望把她的坚韧表现出来。

  Q:你觉得你和其他专业出身的演员相比,在这次演出中会有困难吗?

  A:演戏是来自生活的,我希望把生活里有些东西的感受用这样的表演方式来表达出来,因为我虽然不是学表演出身的,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表现出来的人物的诠释是能让观众感同身受的,我觉得就是成功的。

  Q:演戏很多时候不是你学过很多东西,而是你的天性,个人地放出来,你第一次演戏时觉得这方面有困难吗?

  A:因为之前我的戏都还算比较是本色,所以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多困难的地方,它不像这个戏,婉容这个我用一天的时间演完11场人生的戏,基本上每一场换一种情绪,非常高强度,婉容的角色解放了我的天性,但在我第一次演戏的时候,《我的美丽乡愁》,2002年,饰演一个打工妹,更多的是现代戏,就本色演出就好了,所以那个我还没感受到演戏有多难。

  Q:演员是对自己外形要求很高的职业,你觉得对自己这方面很有自信吗?

  A:我从小对自己的外形就没有自信,我小的时候还因为外形不好被退回国家队。我11岁的时候技术很好,本应留在国家队。但我不是很修长的,就是有点胖,我当时技术可以进国家队,可人家觉得我外形不好就把我退回去了,但我没有觉得自卑,反而激发了奋斗的信心,退回去半年以后我就拿了全国冠军,在现在的历史上还是最小的全国冠军,所以过了一年因为我成绩非常好,就把我选入国家队。就是觉得努力就可以用实力证明一切,包括到现在我对外形严格一点可能有专业态度,但我却还是没有那么在意。

  Q:你之前有想象过退役之后的生活吗?

  A:我想的最多的是做体育记者。

  Q:很多人觉得运动员比较简单,不会有太多的思考,但其实并非如此吧?

  A:我觉得很多人这样去说也有他们的道理,运动员的思考可能更多的是在于技术层面,运动员在运动生涯的时候,单一的线条是有利的,排除杂念才可以专注发挥价值和作用,思考和艺术思考不一样的。很多运动员可能有一些艺术天分,没有挖掘出来,如果退役后有这样的机会和理想,他可以完全自己再去学习。

  Q:你平时会喜欢看一些这种内容和层次更深一点的电影?

  A:我喜欢的是一部电影后你会有很多思考的,因为现在很多人喜欢看热闹的是因为压力过大,希望用电影来调节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来教育人生。但因为可能是我从小成长的环境不太一样,运动员是需要沉淀下来去思考的,所以我还蛮喜欢看让我产生思考的电影。

  Q:有接到更多的邀约吗?

  A:其实从去年年底就开始,邀约挺多的,包括像之前是警察,现在是古装,之前还有老师的角色,最近在看一个青春戏,我很喜欢这个电影的剧本,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青春,每个人的青春都不同,但对于女孩来说那个剧本里的角色是在大学里一个男生奋不顾身地爱她,我觉得这样的恋爱是每个女生都很渴望得到的。

  Q:你的青春期都是在训练中度过的?

  A:对,就只能用电影来体验这种恋爱。

  Q:你会比较期待和一些导演合作吗?

  A:这个问题我没有考虑过,我可以说我很喜欢一些导演,李安导演、许鞍华等。王小帅导演是因为跟他很熟,他的个性跟他的片子呈现出来的是完全不同的。他生活里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但他的片子出来非常文艺。我觉得能和喜欢的导演合作真是我的荣幸,就是这样。

(责任编辑:白小小)

0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