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歪理邪说剖析 > “经文”点评
 
“师父”之意不在“法”
   2011-07-29   凯风网   作者:宝善寺      [纠错]

  逃不出身心衰老自然规律的李洪志,藏头遮身了近一年,又不得不带着苍老的容颜显现在“华盛顿特区法会”,向依然还痴迷法轮功的信徒“讲法”。明慧网为李洪志这次的讲话内容美其名曰《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这让笔者想起了中国宋朝文豪欧阳修《醉翁亭记》中的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当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如今,李洪志也不过假以“学法”为名,达其它不可告人之目的。那么李洪志在意的是什么呢?在笔者看来最主要的有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李洪志在意的是自己的教主地位

  按照李洪志在法会上说“有些地区流于形式。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了解法轮功的人和法轮功信徒都知道,就是被李洪志吹捧为“一部上天的梯子”,一个字都不能动,把着它修就能“圆满”的《转法轮》,2004年以来经过了多次修改,内容含义随着修改而不断发生变化,弟子们按照不断改动的《转法轮》修炼,就如跟着一个在原始森林里不知道方向随意乱走的向导,显然,跟着再紧又怎么能走出迷途!关于《转法轮》修改的问题,2004年底李洪志在美国纽约法会上还给了弟子们一个难题“答案”,他称“改字改了几次了,要改的实在是太多……要改的……就按照新版《转法轮》去做。因为改字时有时通知明慧网,有时没有通知明慧网,是这个情况。”如此看来,仅改字一事,对明慧网通知的,有条件上网的弟子们还能跟着改过来,明慧网没有通知,弟子们又怎么能够知道要修改哪里呢?这如何又能让弟子们静下心来去认真地学呢?!

  其实,被李洪志称为“法”的所谓“经文”,都是李洪志从传授法轮功开始,为了个人的目的而进行胡编乱造的产物,虽然早期的《转法轮》等出版物被李洪志请人或者内部文化水平高的骨干修改过,取缔后李洪志的文章由明慧网编辑部修改后发表,但在内容上依然充满着矛盾与荒诞,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也经常根据情况的变化对已经公开的“经文”进行修改,实在感觉到对自己与法轮功组织不利时就以封杀、销毁了之。

  这样的“法”弟子们就是无论如何用心去学也提高不了“心性”、“层次”,更不要说能实现“圆满”去成佛成仙。但是,李洪志始终蛊惑欺骗弟子们要去学他编造的“法”,而且,要求让弟子们“以法为师”,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的弟子都听他一个人的,防止别人威胁到他教主的地位,分占了他教主的权威。

  应该说李洪志这种担心并不多余,在国内没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的时候,就有个别弟子动了李洪志地位权力的“奶酪”,取缔后,境外的环境因素加上李洪志“法”的真面目不断的暴露,更让李洪志的地位与权力受到内外部势力的影响和威胁。近年来,外部上民运与其它反华势力企图插手法轮功组织活动,将法轮功力量为其所用,代表人物如伍凡、袁红冰等之流;内部中上层骨干人员对权利的争夺也较为激烈,如叶浩、陈汝棠等,出现这些情况,确实让李洪志的教主地位产生了危机感。

  “学法”可以加强李洪志的教主地位,因为,在法轮功的群体中,李洪志在最初的时候,就牢牢地抓住了“造法”权柄,即便叶浩家族控制着明慧网,利用取得李洪志“法”的发布权,也只能对李洪志的“法”进行修改加工而已。只要弟子们还愿意去“学法”,李洪志就可以通过“法”继续对自己进行伪装与神化,以维护与巩固自己在弟子们心目中的教主地位。

  其次,李洪志在意的是自己对大法弟子的控制能力

  法轮功组织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之前,李洪志已经开始用“学法”来实行对弟子们的行为进行控制,虽然李洪志在1994年出版了《转法轮》,开始向弟子们宣扬学习《转法轮》就能实现圆满,也声称“法”已经讲完了,弟子们“实修”就行了,但其后,李洪志并没有停止继续造“法”,继《转法轮》之后,又出版了《转法轮》卷二、〈法解〉、〈义解〉等书,并且把其后几年中针对弟子们写的一些带要求、指令性的文章合编为《精进要旨》卖给弟子们学习与执行。

  取缔之后,李洪志龟缩美国,对国内的弟子完全靠“法”来操控指挥,纵观李洪志的“法文”,不论内容写得如何荒诞,牛皮吹得多么大,对弟子们的许愿承诺有多么大,对人类社会诋毁得多么无耻,但都不会忘记在“法文”里或诱骗或直截了当的向弟子们传达各种指令。

  被取缔后的法轮功组织的活动,其主要动机蜕变为与社会与中国政府直接对抗,法轮功群体人数的减少与活动内容增加,社会抵制力增强等因素迫使其活动难度加剧,长期处于身心疲劳状态中的弟子们,肯定应付不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的各种要求,一些弟子选择放弃自己无能为力做的事情应该是件正常的事情,试想,一个弟子除了要忙自己的工作生活上的事务外,还要在业余时间里全部用于忙着法轮功组织中的一些活动,比如上街散发传单,向人们苦口婆心地推销神韵演出高价戏票,精疲力尽地回家,哪还有精力去练功、学“法”,半夜三更的爬起来进行所谓的“发正念”。

  弟子们的辛苦李洪志是知道的,可李洪志并不会关心这些视他为“师父”的弟子,相反,李洪志对这些弟子没有完成他的要求却极为恼火,训斥弟子们“很多事情做的很不像样子”,并把原因归结为“这些学员自己也没有主动学法,甚至有的已经长期没学法了。”

  对于李洪志来说,弟子们如果不学他的“法”,他的要求与指令自然就很难得到执行,以“法”控制弟子们的行为自然要大打折扣,因此,翻着花样变新说法甚至编造些连他自己都感觉可笑的内容来继续诱骗吸引甚至是强迫弟子们去学“法”,是李洪志从事邪教活动的核心“工作”,这次的华盛顿法会上,李洪志就将过去说的“粒子”、“泥土造人”、“另外空间”等陈词滥调重新拿出来编造谎言继续欺骗弟子们。

  再次,李洪志在意的是弟子们怎么能为自己捞取更多的钱

  捞取钱财是李洪志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的最初本意,即使取缔后得到了境外西方一些势力在经济上的支持,李洪志对金钱的贪欲依然没减。

  法轮功被取缔之前,李洪志捞取钱财的形式有:办班收费、治病收费、个别弟子的捐赠、卖法轮功的物品资料(主要是书籍、画像、证章),当法轮功组织形成气候以后,向弟子们卖法轮功的物品资料成了李洪志捞钱的主要形式,靠着这种形式与采用法轮功内部销售的独特运作方式(其方式也逃避了国家的税收),李洪志迅速暴富。

  法轮功被中国政府取缔以后,由于法轮功主体在国内,李洪志靠卖法轮功物品资料捞钱的渠道断了,而法轮功人员数量也迅速下降,李洪志捞钱的来源仅能从境外的弟子们身上赚取和靠境外一些势力的支持。

  境外势力的经济支持并不是给李洪志享受用的,而是让李洪志替他们去做他们不宜出面做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拿钱买走狗。

  重建法轮功组织和建立一些对抗中国政府的活动团体与机构也需要投入钱财,因此,李洪志不得不另开捞钱途径。

  神韵演出活动最初由法轮功新唐人电视台组织的春节晚会发展起来的,李洪志吹了多年的小号,自然对演艺行当较为熟悉,加上弟妹都学过艺术专业或从事过文艺演出,搞演出团体卖票挣钱自然是算又回到了老本行,另外,搞演出团体挣钱还有个不可告人的便利,就是门票无论是否卖得出去,最终都由义务帮助卖票的弟子们承担票房的损失。

  有钱捞的地方,就能吸引对钱财特别贪婪的李洪志的身心,这几年,李洪志主要精力就是放在“神韵”上,为了快捞多捞,李洪志在“神韵”艺术团刚组建时间不长,就迫不及待将“神韵”艺术团一分二、分三,而且还将门票提得很高,扩大了演出点,延长了演出周期,搞得境外弟子们苦不堪言。

  李洪志对“神韵”捞钱的重视,从这次华盛顿讲法上就能够反映出来,13000余字中,有6000余字是讲“神韵”内容。弟子们的辛苦与付出不但没有得到李洪志的感恩,却换来李洪志的诸多不满,“神韵”演出的低劣、门票难卖等的责任硬是扣在弟子们的头上,并且要求弟子们下一步要把“神韵”这根稻草按金条卖给西方上层社会。

  以上是笔者认为李洪志在意的三个重要问题,当然,李洪志在其它方面也是在意的,他在意西方社会对法轮功的关注与支持,在意如何将法轮功邪教伪装成一个“受迫害”的信仰团体,在意社会公众对法轮功的揭露,在意法轮功内部的矛盾问题,在意弟子们是否能够死心塌地的继续跟着他走在“神的路”等。李洪志在意的这些问题都离不开弟子们听从他的指挥,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这就需要不断给弟子们灌“迷魂汤”——李洪志编造的“法”。因此,李洪志才会面带笑容诡秘地对弟子们说——“学法,必须的!”

 

【责任编辑:舍得】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