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科学教”究竟是个什么鬼?

发布日期:2017年01月13日   文章来源:警钟   作者:佚名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美国,有一个“众星捧月”的邪教组织——“科学教”。你可能有所不知的是,很多影星也曾一度十分迷恋,这就包括好莱坞明星汤姆·克鲁斯、杰森·李等。

 

  ▌不过,据FOX新闻网近期报道,“科学教”前高层人员透露,随着像演员杰森·李等明星脱教以及互联网上有关“科学教”的负面信息不断,“科学教”想要招募新成员几乎是不可能的,其信徒不断减少。

  “科学教”究竟是个什么鬼?

  “科学教”是1954年产生于美国的一个跨国邪教集团,势力横跨美洲和欧洲,是所有邪教中最为残忍、贪婪和神秘的组织之一,美国《时代》周刊称之为“自称宗教组织的黑社会组织”。

 

  这个臭名昭著的邪教,不但曾吸收了很多富豪、名流,还与众多影视明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

  “阿汤哥”,这个好莱坞最当红明星、颜值演技双爆表、幸运的令所有男人嫉妒的家伙,就是“科学教”的铁杆粉丝,他还与该教现任教首关系密切。

 

  (汤姆·克鲁斯与科学教教首大卫·密斯凯维奇合影)

 

  约翰·特拉沃尔塔,这位在《断箭》、《变脸》等大片中有着精彩表现的美国著名演员,也是“科学教”的忠实信徒。

 

  (好莱坞男星金·凯瑞前女友卡萨琳娜·怀特)

  此外,据媒体报道,好莱坞男星金·凯瑞的前女友卡萨琳娜·怀特,也于2009年卷入“科学教”,2015年还参与了该教两项强制执行的仪式。同年10月,卡萨琳娜·怀特死亡,英国媒体《太阳报》发表调查分析认为,死因可能与她信奉“科学教”并坚持“洁身疗法”有关。

  由于负面消息的不断曝光,近年来,“科学教”中萌生退意的名人越来越多。2015年7月4日,美国媒体“第一手故事”网站披露了美国10位脱离“科学教”的著名原信徒及其各自的故事。

  这些人中,包括大名鼎鼎的导演保罗·哈吉斯、著名演员杰森·贝吉、娱乐圈前辈西尔维亚·斯班凯·泰勒等。他们的退出,引起了很大轰动,并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前文提到的那位“科学教”前高层人员的感慨,也正是基于此。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科学教”如此不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被吸引,还发展成为今天的庞然大物呢?

  这要从“科学教”创始人罗恩·哈伯德说起

  ▼▼▼

 

  ▲哈伯德是美国科幻小说家和心理医生。

    此人十几岁时就与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伊德的学生成为朋友,上大学时醉心于精神疗法,大学毕业后开始从事科幻小说写作。

  二战中,罗恩·哈伯德加入海军,并负伤。那以后,他更加醉心于把科幻小说的主题与所谓心理疗法相结合,形成了自成一体的“戴尼提”(dianetic)疗法。

  从1948年起,他先后写成《戴尼提:独创的命运》、《戴尼提: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等12部邪教作品,自称开创了一门开发人脑潜力技术的全新学科。

 

  其中《戴尼提: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一书,被奉为该邪教的“经典”。

  哈伯德提出,人类是被银河系的暴君赶到地球上来的幽灵形成的,人的疾病是心理失常造成的。通过“清洁”疗法,能够冲破物质世界的枷锁,达到精神世界的完全自由。这种疗法包括“听教”、阅读等,可驱逐“心魔”,治愈各种疾病,进入“幸福、美好的世界”。

  “精神治疗”这种前所未有的提法,新颖而高调,立刻吸引了众多信徒,“科学教“迅速发展壮大。上世纪90年代初,它在美国号称有信徒1000万,先后在德国、法国、加拿大等65个国家建立了700多个活动中心。

  中国也是该邪教的重点市场之一

  1988年,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向国内某出版机构转让版权,以《戴尼提:自我心理调节技术》之名推出了哈伯德《通灵术——现代精神保健学》的中译本。

  出于某种目的,该译本未将英文书名中的dianetics(意为“通灵术”)一词意译,而仅作音译,以“心灵科学”的面目呈现,称“能够治疗所有非器质性精神疾病和所有器质性心身疾病,并保证完全治愈。”

  由于当时国内罕有人知道“科学教”的邪教面目,更不知道该书竟是邪教“经典”,再加上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派人前来积极促销,开设各种讲座和咨询活动,推动了各地报纸也对之热情推荐,短时间内,就掀起了一股“戴尼提热”。

  如果不是一个叫金麦黎的法国人偶然发现,恐怕当时中国的最畅销书籍,就会是这本《戴尼提:自我心理调节技术》了。

  金麦黎是在上海外贸学院执教的一名法籍教师,他在法国的时候曾被“科学教”纠缠过,所以对之印象深刻。当他看到“科学教”的邪作打入中国并如此畅销,意识到问题严重。

  在强烈责任感的促使下,金麦黎于1989年1月23日在《上海译报》上发表了《惊愕与担忧》一文,指出真相并作了提醒。

  不过,此举惹恼了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竟三次派人到上海译报社纠缠、施压,要求纠正“错误”。

  这时候,上海的社会科学工作者已醒悟过来,他们顶住了压力,在深入细致调研的基础上,揭露了该书的真相。他们提出:

  ▲第一,据各种权威百科全书和著名专业学术刊物,“戴尼提术”已被心理分析学、神经病学和医学界所否定。《戴尼提》一书“与科学的报告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案例大多数是出自哈伯德的记忆和想象”。据哈伯德自称,此书写作仅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因此此书的科学性根本没有根据。

  ▲第二,“戴尼提”是“科学教”教义的前身,“科学教”最初是借着“戴尼提”的社会影响发展起来的,“科学教”在国外多次被指控利用“戴尼提术”对信徒进行欺诈、迫害等犯罪活动。

  ▲第三,在国外,“科学教”为吸引信徒,曾不惜血本低价销售《戴尼提》,一本436页的原版书在美国仅卖2元。而这种售价仅是其引人入教、借以敛财的“连环套”中最诱人的第一环。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为推销中译本《戴尼提》投入了与商业经营活动不符的大量资金,这种逐步升级的推销和咨询活动的目的,恐怕不仅仅是向中国读者卖一本书。

  在上海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以及相关部门的积极参与下,国内立即停止了《戴尼提》一书的传播。

  在当时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科学教”的邪作差一点就成了中国最畅销书籍,由此可见,阻断有害信息传播对于防范邪教的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