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围城》等名著为卖书也会打广告!哪个最让你心动?

发布日期:2017年01月20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袁刚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本出版公司出版的《心事有谁知》一书在某印刷厂装订成册时,一位技工不慎将一张千元美钞夹入书中而忘记取出;事后,查找多次仍未发现,以致技工心急如焚。请发现它的人,务必做做好事归还与他。他們将奉上五百元美金以作酬劳,并登报致谢。

  看了上述文字,可能很多人会以为这是一则寻物启事。于是,或有人好心想替失主找回这笔钱而翻此书,或有人单纯是因为金钱诱惑而买此书。但不论是出于何种动机,相信出版商此时一定乐坏了——因为,这本书,不愁卖了。

  没错,这其实是一则推销书籍的广告。等想明白,估计很多人会大呼“上当”,但也不得不叹服策划者的匠心独具。这噱头,巧妙!

  书是传播知识及文明的载体,但同时也是一种商品,也就是说,出版商是要靠它来赚些银两度日的。因而,为所出的“作品”做广告,自古已然,如今更盛。

  至于我们读者,其实并不排斥这一现象,惟求广告名实相副为好。若动辄以“划时代鸿篇”“史诗巨著”等冠之而毫无创意,对于今天“阅广告无数”的读者来说,只能是徒增笑谈。

  凯哥近日翻捡资料,不意看到几则现代文学名作初版或再版时的广告,颇觉玩味,不妨抄将下来,与读者诸君共赏。

  《围城》来袭

  好一座美丽幽默的城

 

  钱钟书以学问名世,载誉仕林,却也以1946年2月至1947年1月连载于上海《文艺复兴》杂志的《围城》震动文坛,在文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由郑振铎、李健吾编辑的《文艺复兴》号称“战后唯一巨型月刊”,自诩“水准最高,读者最多,期刊权威,风行全国。”它为《围城》和钱钟书另一部短篇小说集《人·兽·鬼》所作的广告,如是说:

  作者钱钟书先生,以博学和智慧闻名,他目光深远、犀利地观察并且解剖人生。《人·兽·鬼》仍旧保持他的一贯作风。里面包括《上帝的梦》、《猫》、《灵感》、《纪念》四个短篇。

  像有刺的花,美丽、芬芳,发散出无限色香,然而有刺,用毫不容情的讽刺,引起我们一种难以排遣的惆怅,该书由开明书店出版。

  之后,《围城》又于次年5月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为配合小说发行,5月1日刊行的《文艺复兴》第3卷第3期封底刊载了《围城》的广告:

  这部长篇小说去年在《文艺复兴》连载时,立刻引起广大的注意和爱好。人物和对话的生动,心理描写的细腻,人情世态观察的深刻,由作者那支特具的清新辛辣的文笔,写得饱满而妥适。零星片段,充满了机智和幽默,而整篇小说的气氛却是悲凉而又愤郁。故事的引人入胜,每个《文艺复兴》的读者都能作证的。

  上引两篇广告词,笔触简致,虽是广告宣传,但并不夸大其辞,都并不令人感到夸张地点出了《围城》的智性和谐趣之美。据李健吾先生回忆,他参与了这些广告词的推敲写定。

  《蒲桥集》出世

  走一座秀丽隽永的桥

  汪曾祺先生,世称“中国当代最后一位士大夫文人”,他的散文浸透了古典中国的文化精髓,萧散闲逸,淡定从容。

  1989年3月,汪曾祺散文集《蒲桥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编者将此书广告别致淡隐地印在此书封面上,称:

  齐白石自称诗第一,字第二,画第三。有人说汪曾祺的散文比小说好,虽非定论,却有道理。此集诸篇,记人事、写风景、谈文化、述掌故,兼及草木虫鱼、瓜果食物,皆有情致。间作小考证,亦可喜。娓娓而谈,态度亲切,不矜持作态。文求雅洁,少雕饰,如行云流水。春初新韭,秋末晚菘,滋味近似。

 

  1991年5月,《蒲桥集》由作家出版社再版,汪曾祺先生一篇文字随之出土。这时,读者才知,原来,上述文言小品式广告是先生难违出版社盛意,亲手拟定,且声明“广告假装是别人写的,所以不脸红。如果要我署名,我是不干的。”

  可爱的汪老,如此做了一次卖瓜“王婆”,读之不禁哑然失笑,有趣至极。

  《齐人物论》登榜

  好一部集结众家之作

  是其所是,非其所非,扬所当扬,抑所当抑。《齐人物论》将二十世纪中国文坛上大大小小二百多号人物拉来,逐一评论。对中国新文学的重要作品、作者以及当代的文学现象、文学热点、文学口号等,按散文、小说、戏剧、诗歌等四个方面进行了尖锐的个人化“酷评”。

  偏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见。这是对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的崭新思考和审视,又是一种传统的回归。作者打破一切条条框框,完全不考虑其他因素,只从个人感受出发,从文学的世界度量衡出发。其观点鲜明,行文直率。指要害发掘极深,作结论用语极辣,堪称“锋利的手术刀”。文学的真正进步是个人化。

 

  这是署名庄周的《齐人物论》增补图文本的广告说辞。此书全文先在《书屋》杂志连载,后于2001年5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初版,入选《南方周末》“2001年中国十大好书”,2004年5月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再版。

  广告说辞作者庄周,乃伪托古人游戏笔名,实则时张远山、周泽雄、周实合著。这部文学评论集种种“挑剔”高论,虽离“伟大”尚远,却是坚持倾听自我内心声音的结果,见解独到,率性真实;即便刺耳,诚堪温暖相裹。

  而这些种种独特处,都在上面这则广告词中娓娓道来。

 

  一则广告,一则故事,一场旅行。而书籍广告,与他物不同的是,每一种评语和观感,都是立足于书籍之上的与读者的坦诚相对、畅意交流。

  名著也会打广告,广告也可以很有趣。不知你读过的最有意思的广告是什么呢?快写留言告诉凯哥吧!

  最后,来点套(guang)路(gao)。

 

  当你想静下心来读文阅史,是否也困惑,该从什么地方获得最优质的内容资源?

  当你想写下自己的奇思妙想,是否也期待,有一个平台可展现自己的见解与众人共享?

  当网络社交平台成为日常对话主宰时,你是否也期盼,可以有个地方可广结同道中人、互相请教切磋?

  没错,我想你已经猜到,就是这里了:凯风清韵——它让读书、写作、交流,三位一体,成为可能。

  每天,我们都会精选最优质的内容呈现在你面前。

  每天,我们也期待有高手加入我们的作者队伍,投稿邮箱:kaiwind123@sina.com。原创且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有500元稿酬,佳作翻倍。

  每天,我们还在“文史爱好者”群里谈天说地、谈古论今。加凯哥微信:pandalin1114,带你进入不一样的世界。

  是的,一切已经就绪,只等你来。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