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活摘6万5千名人员身体器官”的惊天大案,无非就是一场拙劣的政治闹剧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09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   作者:钟景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这两天,相信有不少小伙伴都跟无邪君一样,关注着正在梵蒂冈举行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

  这次峰会是专业学术会议,旨在探讨全球人体器官贩卖的现状和趋势,并为进一步完善相关国际准则献计献策。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代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应邀参会,将向世界各国分享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

 

  黄洁夫(资料图片)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法沦功媒体及部分外媒又开始炒作一个已经被说烂了的谣言——“中国政府有组织地大规模摘除‘良心犯’器官用于移植”。

 

  要知道,早在2006年这一“谣言”被炮制出来的时候,不少西方媒体、政府机构就有过关注,只是调查发现,这不过是法沦功组织制造的又一个抹黑中共的谣言而已。当时,连美国国务院都站出来驳斥过“活摘”谣言。

 

  SO,这一次,你们又来了,无邪君只想说:

 

  那么,这个“活摘”器官的烂梗,到底是咋回事呢?

  惊天动地的政治蘑菇云

  2006年3月,境外法沦功组织爆出一个大料,称中国政府在辽宁苏家屯的中西医血栓医院关押了6000多名法沦功成员。一名无名氏医生的前妻“安妮”(还是无名氏)称,她前夫“亲手活体摘取2000名法沦功学员的眼角膜”,还称该医院并有5000余名法沦功人员被活摘器官,尸体送入医院的“焚尸炉”。(《大纪圆时报》2006年3月9日)

  2009年底,依旧是法沦功组织,抛出《“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报告,称2003—2006年,“迅猛增长的器官移植数量(约6万例),与活摘法沦功学员器官脱不了关系”。(“明hui网”2009年12月7日)

 

  紧接着,这个故事又在加拿大人大卫·乔高嘴里进一步演绎,称“中国每年进行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比较有可能是接近10万。使用的器官大部分来自法沦功学员、维吾尔族穆斯林信众、藏族佛教信众和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血腥的活摘》)

  另一位作者伊森古特曼称,“2000年到2008年之间,可能有大约6万5千名法沦功信徒被处死后摘取了器官,其他一些少数民族的宗教信徒也可能成为目标。”(《大屠杀》)

  特别是2016年,美国国会还搞了一个谴责中国政府“屠杀并活摘法沦功等良心犯”的议案。(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343号决议案)

  额滴个乖乖!在你们眼里,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人被按在手术台上强行“活摘”呗?现在的中国,也简直就是个人间地狱呗?

 

  咳咳,你确定这不是在写恐怖片剧本?偶还以为进到了《德州电锯杀人狂》的片场嘞!

 

  其实,只要稍一推敲,凡此种种言论都立不住脚。这不过是以法沦功为急先锋的各种反华势力又一次刻意制造的谣言而已。

  为啥咧?看咱中国越来越强大不爽呗!

 

  故事要讲的真实些!  

  编造的故事,最经不起推敲的就是细节。那咱们就先来看看,“活摘”谣言最早的起源——“苏家屯事件”——的诡异。

  就拿医院的床位来说吧。被法沦功组织形容的跟德国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一样恐怖可怕的苏家屯血栓医院,建于1988年,位于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当初,全院总共只有床位400余张。到2014年医院升级改造,床位也才涨到了800张。

  那么问题来了,法沦功号称关押了堂堂6000余人之多,他们住在哪里?400张床位,塞得下这么多人?

 

  (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

  故事漏洞大,相信法沦功自己也发现了问题,可改掉数据又不现实,因为他们的报纸网站早就宣布了这个数据。于是,他们又开始往地下做文章——居然抛出苏家屯医院有地下军事设施的谣言,还是日本鬼子给建的,称人就关在那里。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无邪君只想说——

 

  想当年,因为造“活摘”的谣,法沦功组织的脸也是被打的pia pia的。当年美国国务院驳斥谣言的表态,无邪君前面已经说过了,此外还有美联社、日本NHK等外媒也进行过实地调查和采访,结果也是没有发现法沦功所说的情况。

 

  (日本NHK媒体记者实地参观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

  其实,区区一个血栓医院,能从事数以万计的器官移植手术,还是在短时间内完成,这说法本身就够荒唐的了。即便没有这些西方媒体、政府机构的调查,它也会像一个肥皂泡,一戳就破。

  一定要靠近些,再靠近些

 

  

  但是,法沦功不死心啊!

  于是,它又抛出言论:“苏家屯事件只是一个引子,是了解一些内幕的人传出来的,它本身是不是有百分之百的准确性并不重要。”

  言下之意就是,管你准确不准确,反正我说你“活摘”,你就是“活摘”了!

 

  那么,讲了10年故事,继续编出来的,可信度就提高了吗?让我们先来算两道数学题——

  首先,如果真有6万5千名法沦功人员被“活摘”,这得涉及多少个家庭,多少个单位?每个“受害者”又都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这些人都知道他们的身份和经历。再加上医院和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的亲戚、朋友、同学等等,起码涉及上百万人。

  要知道,互联网时代,这些人中但凡有一个在网上抖出个“有图有真相”,都可能在舆论场戳个天大的窟窿。如此风平浪静,难道政府都能把他们一一收买了?

 

  其次,获得肝、肾、肺等大器官移植者,必须终身服药,这些抗排异性药物的数量由少数医药厂才能提供,数据完全公开透明。据统计,2015年全球器官移植数约为12万例,中国10057例,2015年使用该种抗排异性药物的数量占全球总量的8%。

  请问,有何种证据表明中国有能力每年完成“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并保证后期药物?硬说有,恐怕只能凭空变出来了!

 

  其实,大肆传播对手(敌人)各种匪夷所思的残暴行径之谣言,一向是丑化敌人的政治武器。如今,看着中国蒸蒸日上,不管是逃往境外的邪教组织,还是一些自以为是的老牌发达国家,都会心理失衡到想尽一切办法对中国妖魔化。于是,他们又画蛇添足,把“活摘”对象扩大到“维吾尔族穆斯林信众、藏族佛教信众和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反正只要能搅混中国池水、搅乱中国人心,可劲造呗!

 

  正视问题 不断改进器官移植工作

  当然,我们并不讳言,中国在器官移植方面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中国政府也在不断规范器官移植管理办法,并严厉打击黑市器官贩卖行为。

  2014年,国家卫计委建立了健全人体器官移植评价体系,对人体器官移植医院、医生的能力和技术水平,进行定期考核和评价;要求所有捐献器官的分配过程,必须按照中国《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的要求,公正、透明、可溯源。我国目前共有169家有用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可以依法依规利用互联网系统获取器官,并开展心脏、肺脏、肝脏、肾脏等器官的移植手术。

  中国政府也长期严厉打击黑市器官贩卖罪行,依法严肃查处违法、违规的买卖人体器官,私下分配、移植死囚器官等行为,发现一起,打击一起。比如,2014年8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对迄今为止我国被公诉的最大一起贩卖人体器官案作出终审宣判。组织者郑伟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其他人则分别获9年至3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

  此外,自2015年始,卫计委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说:“中国的器官移植完全和国际上接轨,获取供体的方式是非常人道的,做的是和国外一样的救命的事业。”

 

  (医生与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向捐献者遗体默哀致敬)

  这也就难怪,在去年8月18日香港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教授表示,中国在器官移植改革方面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尤其是去年(2015年)中国已经停止了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囚的器官,目前在建设一个庞大的志愿捐赠系统,人民亦对这个系统很信任。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在器官移植领域会领先全球。

  而今天,黄洁夫受邀出席国际器官移植权威峰会,并向世界各国分享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这是对中国做出努力的肯定与赞许,更是大国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