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明明会武功,偏偏要靠才华吃饭!!!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04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明月秋风照当年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儒家道德提倡温良恭俭让,很多人便总把儒教与“文弱”等同起来,把儒士视为柔弱无能的代表。

  但有这么一个人,他性格勇武刚烈,智慧敏锐超凡。曾经看不起孔子,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死前帽缨被人斩落,宁愿正冠而死,不愿邋遢而活。他正衣冠慷慨赴死的典故传颂至今,为后世所敬仰,他就是孔子得意弟子——仲由。

 

  狂放江湖游侠

  仲由,字子路,鲁国卞人也。

  年轻时的子路,相貌英武,史载“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俨然一副仗剑闯江湖的游侠派头。

  在遇到孔子之前,子路好打不平、狂放不羁的性格极为明显。

  然而遭遇孔子之后,这位张狂的年轻人却拜在了孔子门下。

  这又是为何?

  在我们印象中孔子是周朝礼乐教化文质彬彬的代表,然而,很少人能将孔子与力能扛鼎的大力士联想在一起。

  据《吕氏春秋》载:“孔子之劲,举国门之关,而不肯以力闻。”,另据《淮南子》描述“孔子之通,智过于苌宏,勇服于孟贲,足涉郊菟,力能招关”。

  翻译过来就是说孔子的勇猛超过了勇士孟贲,跑起来能追兔子,单手用力可以推开城门......

  这完全颠覆了传统印象中的孔子形象。

 

  ▲电影《孔子》剧照

  力气超过了与秦武王嬴荡举鼎的孟奔;单手推开厚重的城门(读者如果认为单手推门很容易,建议去北京单手推下故宫城门试试)。

  正是有着这样一张面孔的孔子,却将自己的勇武隐而不露,举止谦和,游学说教。

  终于,狂放不羁、游侠勇武的子路遇到了人高马大、一身书气的孔子。子路以360度无死角的白眼瞥了孔子全身上下。

  根据《孔子家语》的记录,两人的对话大致如下:

  子路问:“学习难道有好处吗?”

  孔子说:“君王没有遇到敢于进谏的大臣就会犯过错,迷失方向,有才能的人没有能够教会自己的朋友就会听不到正确的意见和建议。驱赶狂马的人不能放下鞭子,操拿弓弩的人,不能丢下正弓的器具;木材经过绳墨作用加工就能取直,人们接受直言规劝就会通达;从师学习,重视发问,哪有不顺利成功的!”

  子路说:“南山出产竹子,不经加工,自然就很直,砍下来用它(做箭),能射穿犀牛的皮,为什么要学习呢?”

  孔子说:“把箭的末端装上羽毛,把箭头磨得更加锋利,箭刺入得不更深吗?”

  面对子路的疑惑和反问,孔子始终不动怒,反而因势利导,纠正了子路的观点,让人无可辩驳;同时循循善诱,心平气和地用礼教慢慢的来劝导子路,正是“不愤不启,不悱不发”。

 

  狂傲不羁的子路最终被说服,从一开始的轻视,到最后对着孔子施礼说:“感谢你的指教。”从此拜入孔门,开启了一生追随孔子,追随儒家思想的步伐。

  在孔门中,孔子教子路要自己以身作则,百姓才会甘愿领命。(先之,劳之)

  对于子路提出的“君子尚勇乎?”,孔子的教导是仁义为上,君子不崇尚忠君仁义,就喜欢犯上作乱,小人崇尚武力,就会偷盗抢劫。(君子好勇而无义则乱,小人好勇而无义则盗。)

  在孔子潜移默化的敦敦教导之下,原先狂傲不羁的子路,匪气全无。这为子路日后以仁从政铺平了思想道路。

  公元前496年,子路做了卫国实际掌权者孔悝的蒲邑的“蒲大夫”,在子路的治理下,卫国社会风气得到了极大好转,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民安乐,国家欣欣向荣。

  孔子看到了子路的从政业绩对他大为赞赏。

 

  ▲电影《孔子》剧照

  为正冠而死

  公元前480年,蒯聩的姐姐、孔俚的母亲伯姬,胁迫孔俚,要他弑君拥立蒯聩为王。当时的国王卫出公听到风声,逃到了齐国。

  这时,子路听说后就赶回了国都制止蒯聩犯上作乱的行径,蒯聩命石乞挥戈刺向了子路,子路急忙闪躲,戈戟刺落了子路的冠缨,子路说出了儒家士人的千古名言:“君子死,冠不免。”从地上捡起帽缨重新系在头上,在子路系帽缨的过程中,蒯聩的侍卫一拥而上将子路剁成了肉酱。

  孔子听说子路惨死于卫国心痛不已,每每想到子路,连续几天都不肯吃肉。

  子路明明可以避免一死的,为何最终命丧卫国?

 

  首先,《春秋左传正义》有云:“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对于孔子来说,衣冠的整洁,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人的尊重。

  在拜入孔门前,子路以好打不平、狂傲不羁的游侠性格纵横于江湖,很不注重衣冠礼数。但在受了孔子教导之后的子路,显然已经从思想上有了彻底的改变,有着对“华夏衣冠,礼仪之大”的自觉捍卫。

  其次,子路刚烈伉直的个性注定了子路壮烈悲剧的收场。

  子路的个性极为正直不阿,即便面对自己最为尊重的老师孔子,也不会有任何收敛。这在孔子见南子这件事情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鲁定公十四年(公元前496年),孔子带领子路等人来到卫国,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召见孔子,孔子欣然赴约。见南子回来后,子路大为光火,认为老师的所作所为完全背离平日里敦敦教导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儒家教义。

 

  ▲南子 电影《孔子》剧照

  孔子下不来台,最后只得被逼举手起誓:“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意思就是说,我要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天打雷劈!天打雷劈!可见子路伉直不曲的性格。

  孔子曾教导弟子“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对于在卫国大显身手的子路而言,内心肯定也对卫国国君感激不尽,因此,在面对蒯聩作乱弑君之举,子路更不可能袖手旁观,苟且偷生。

  孔子听说卫国内乱后长叹道:“嗟乎,由死矣”,可见作为恩师的孔子早已料到了子路惨烈的人生结局。 为了维护心中神圣的礼仪,为了捍卫儒家忠君的信仰,在礼崩乐坏的春秋,子路无疑塑造了一个民族的温润如玉的灵魂和崇文尚武性格。

 

  ▲电影《孔子》剧照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