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揭秘“开膛组”恐怖的邪教仪式!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茂子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据DNAinfo当地新闻网2017年8月16日报道,美国邪教组织“开膛组”(The Ripper Crew)成员在多年前残忍地虐杀了一位名叫洛林·博罗夫斯基的女性,近日该成员可能被提前释放,遭到博罗夫斯基家人和上万民众反对。他们联名请愿阻止曾实施过如此残暴行为的罪犯假释。

 

  ▲被开膛组成员杀害洛林·博罗夫斯基

  “开膛组”于1981年到1982年之间,在芝加哥犯下了18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戮事件。之所以被称为“开膛组”,因为他们的作案手法与1888年伦敦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相似,被他们杀害的女性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恐惧——被用刀和绞索把左乳房切除,然后被多刀刺死。

  据“开膛组”成员交代:这是一种仪式性的行为,是遵照撒旦教的圣经进行的祭祀。

  恐怖的连环谋杀案

  最先遇害的是琳达·萨顿,她于1981年5月23日被强奸并被杀死。尸体在10天后被发现,已经腐烂得很严重,她的胸部被切除了,留下两个很大的伤口。此外袜子里还有一小叠钞票,这是当时很多妓女的做法,但钱还在,可以排除抢劫的动机。

  根据指纹和牙科记录,不到两周,警方就查明了受害人的身份:琳达·萨顿,28岁。正如之前怀疑的那样,她是一名妓女,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都和萨顿的母亲住在一起。

  这只是一系列残忍杀人事件的开端。

  1982年5月,21岁洛林·博罗夫斯基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被绑架,她的鞋子、钥匙和钱包在现场被发现,显然是在打斗中留下的。5个月后,尸体在一个墓地被发现,一个乳房被切掉。

 

  ▲洛林·博罗夫斯基的墓地

  5月29日,一名叫Shui Mak的年轻女子失踪,直到秋天才被找到,尸体被切成了缎带,埋在一个洞里。

  接下来是安吉尔·约克,她也是一名妓女,在6月13日的袭击中幸存下来。她对警方说,两名男子用一辆红色的面包车绑架了她,并给她戴上手铐,对她进行了强奸和折磨,甚至强迫她用一把大刀子割自己的乳房。最后他们用胶带把她缠上,然后扔到了街上。

  8月,年轻的妓女桑德拉·德拉瓦的尸体在芝加哥河一侧的河岸上被发现。她的手腕和鞋带绑在一起,左乳房和先前的受害者一样被移走了。

  9月,30岁的营销主管罗斯·贝克·戴维斯在一条小巷中被发现,同样被刺伤、强奸和勒死,一只黑色的袜子缠在她的脖子上,乳房明显有很深的伤口,腹部布满了小洞。

  警方意识到,芝加哥出现了一群残忍的连环杀手。

  9月11日,芝加哥小熊队投手的妻子卡罗尔·帕帕斯在购物时被绑架,之后再也没有露面。

  10月6日,另一名妓女,20岁的贝弗利·华盛顿被强奸、砍伤,左胸被割断,幸运的是她活了下来,并且为警方提供了有用信息:她的袭击者和她被带走的货车,也是一辆红色的面包车。

 

  ▲(左起)托马斯·科科拉利斯,罗宾·格赫特和爱德华·斯普雷策

  根据幸存者提供的线索,1982年10月20日,警方找到了这群人:红色货车的主人罗宾·格赫特以及他的手下爱德华·斯普雷策、安德鲁·科科罗利斯和托马斯·科科拉利斯。他们的组织便是“开膛组”,又称“芝加哥快船”。

  撒旦崇拜者

  罗宾·格赫特是“开膛组”的导师和领导者,他是一名建筑承包商,曾为连环杀手约翰·韦恩·盖西工作过。后者曾经说过,他不是一个人工作,而是有一个同谋。虽然这种说法从未被具体证实过,但这个人最有可能是格赫特。据说格赫特认为韦恩·盖西的错误不是杀害了33名年轻男子,而是把大部分尸体放在他的房子下面。换句话说,格赫特没有意识到盖西的残暴行为是错误的。

 

  ▲罗宾·格赫特,“开膛组”的头目

  据信,“开膛组”杀害了多达18名妇女,他们的受害者的乳房有奇形怪状的残害。而根据爱德华·斯普雷策供认的谋杀细节,在作案中,格赫特有时会当场与乳房发生性关系。专家推断,格赫特有乳房恋物癖。

  格赫特和他的团伙经常开着一辆面包车四处游荡,当看到潜在受害者(主要是妓女)之后,“开膛组”会将她们绑架回格赫特的公寓里。

  这些年轻人加入了一种风靡青少年的风潮——撒旦崇拜。不过,他们的仪式走的更远。

  格赫特公寓的阁楼被他们称为“撒旦教堂”,里面有一个祭坛,在他妻子去上班的晚上,他们聚集在那里。他在墙上画了六个红黑相间的十字架,用一块红布盖在祭坛上。

  受害者在这里被殴打,折磨,强奸,然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被杀害。接着就是开始了向撒旦献祭。托马斯·科科拉利斯告诉警察,他们用细铁丝绞下受害者的乳房,切成小块,作为一种古老的邪恶圣餐,在格赫特诵读《撒旦圣经》中的段落时吃掉。

  乳房剩下的部分被格赫特当做“战利品”收进盒子里,托马斯在盒子里看到了多达15个女性乳房。

  据托马斯·科科拉利斯说,他亲眼目睹了两起谋杀案,并参加了近12起这样的仪式。当警方问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恐怖和非法活动时,他严肃地告诉他们,格赫特有权让他们做他想做的事。“你必须这样做,”

  成员们普遍相信格赫特有某种超自然的能力,吸引人们到他那里去,让按他的要求行事。其中一人还警告警察不要看格赫特的眼睛。

  经过一系列的审判,安德鲁·科科拉利斯被注射死刑,斯普雷策和托马斯·科科拉利斯被判处终身监禁。格赫特则始终坚决不承认杀害了那些女性,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将他与谋杀联系在一起,他不能因为任何杀戮而被起诉,而他的同伙也不愿意出庭指证他。最后他被判谋杀未遂、强奸、严重殴打和武装暴力,被判入狱120年。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