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怪兽哥斯拉原来是美国核爆试验造就,秘密驱使无辜岛民成为小白鼠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一茶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日本,暴风雨,夜。

  无光的海面上突然出现诡异的白烟,汹涌的暗流搅动着海水,原本平静的海面开始剧烈的翻腾,海水被什么东西追赶着一样向海滩翻滚而去。被异动惊醒的人们惊惶地望向大海的中心,从那里站起来的是人类闻所未闻的怪物。

  它像是巨大的恐龙,却又有更坚硬的鳞甲。像是某种生物,却又能喷吐火焰。它移动时能踩倒成片的楼房,随便一个动作便将绵延百米的电线全部扯断。人类的武器对他来说仿佛空中无害的烟花,没人知道它来自哪里,生物学家只能猜测:“可能是潜藏海底洞窟的太古生物,因氢弹试爆而出现。”

  这只巨大的怪物至今不知底细,只有一个人类为他取的名字——“哥斯拉”。

 

   ▲1954年日本电影《哥斯拉》,第一代哥斯拉

  “哥斯拉”作为一个世界闻名的虚拟怪兽,不仅在日本常有影视动漫来描绘它,美国也两次借用这只怪兽来拍电影,今年还打算拍一部《哥斯拉2》。这只怪兽的外形虽然随着科技的进步而不断变化着模型,但有一个特点没有变——它因核爆而生,食核废料为食,是一个完全因为“核武器”而诞生的怪物。

  为什么它与核结下迷之缘分,这还要从一个笼罩着巨大阴谋的实验说起——

  改变战争史的实验

  在夏威夷岛西南430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做比基尼环礁的地方,这里是地球上最偏远最隐秘的一处,不仅你在现实中很难发现它,就连在地图上都得用放大镜去找。

  这样一处偏僻的环礁与世无争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悠闲的不知今夕何夕。直到一些神秘的人找到了这片海域,并将它作为了秘密的基地。

 

  ▲比基尼环礁

  这些人不是空手而来,它们给这片海域带来了一份“大礼”——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武器和九十五艘战舰集结在这片海域,不过他们并非为了战斗,而是为了“牺牲”。

  直到那一刻到来之前,这一片祥和的海洋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改变人类战争史的一个“声音”。

  1954年3月1日,一朵巨型的蘑菇云在海中升腾而已,直冲到39000米高空,爆炸产生的火球瞬间扩散到7.2公里宽,14.3公里高,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在400公里外都能看到的金色穹顶。待到硝烟散尽,九十五艘战舰已经一个不剩地化为比灰烬还小的物质。

 

  美国在大气圈内试验的最大核弹,它留下了一个1.9公里宽的弹坑证明自己曾令地球震颤的威力。

  这就是著名的“喝彩堡”实验,它再明确不过地传达了一个信号:“人类整个的战争史,都将被这个玩意儿改写,所有的武器在它的面前都弱小的不值一提。”

  人体小白鼠

  “喝彩堡”氢弹实验到这里就正式完结了,美国在为自己取得的“成就”欢呼喝彩,并确实地靠着核武器在一段时间内无人能敌。

  然而,“喝彩堡”氢弹实验只是被美国记载下来的历史摆到台前的演员,实验背后更大的阴谋却鲜为人知。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核武器能够带来的难以磨灭的长期负面影响,并认为这应该是常识,但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对核辐射的知识是来自于核能被广泛应用之后。

  那么,地球上第一个接触到核弹的人们,他们也同样知道核辐射的可怕吗?而第一个进行核武器试验的美国,他们对核辐射的知识又来自于哪里呢?

  在上文曾提到过比基尼环礁是一处非常偏僻的地方,然而这地方虽然偏僻却并非全无人类居住的痕迹。

  “喝彩堡”核爆后仅仅六天,一支身穿严密生化服,以医疗人员为主的实验小队就来到了岛上。并展开一项预谋好了的计划——针对核爆的生化研究。

  核爆产生的辐射粉尘扩散到了马绍尔群岛的各个地方,岛上的居民作为第一批接触到“核” 的人,完全不知道所谓“辐射”一词。他们只是生理性的感到不适,并且产生了奇怪的症状——他们的头发和牙齿开始脱落,皮肤上出现擦伤状的伤痕。

  岛上的居民对此感到奇怪,但也并未多想,只当做是普通的病症,乖乖地接受着实验小队的安排和最基础的治疗。他们不清楚自己遭遇到了什么,只是任由这些看起来像是医生的人们检查着他们的身体,再记录下来他们的健康状况。原住民们天真地以为自己正在接受治疗,而且身体状况在慢慢好转,事实上,他们的不良症状确实很快就消失了,于是,这些“医生们”记录下来了这样的话:

  根据对人体负担的推测,核辐射可能会带来短期影响,但并不会产生长期的危害。

 

  这就是美国的“4.1计划”,又称“高当量核武器的高强度β和γ射线辐射对人体影响的研究”。简单来说就是将这些天真的居民当做小白鼠,兴致勃勃地将他们赶到笼罩着核辐射的地方,观察他们的症状,再记录下来用作核辐射对人体影响的数据。

  该项目的所有文件在当时都是高度机密的,它的主要负责人是美国国家海军医疗中心的尤金P.克朗凯特(Eugene P. Cronkite),除他之外,海军医学研究所、海军放射国防实验室和华盛顿大学在内的多家组织都参与了该项目。

  我们已经很难想象美国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进行这项实验,又是用怎样的目光打量被核辐射影响的原住民。

  我们只能看到美国的科学家们过度乐观地判断了核辐射的负面影响。的确,牙齿脱落等症状在短期内似乎有所缓解,最初的十年看起来太平无事。然而在这之后,情况慢慢开始恶化——当地妇女流产率、死产率翻了一番,岛上的孩童普遍出现了发育障碍和生长缺陷,并且没有确切的模式可循。到1974为止,孩子们相继不正常地患上甲状腺癌(由于暴露于放射物之中),几乎三分之一受辐射的岛民出现赘生性肿瘤。

  不仅如此,当时在马绍尔群岛附近捕鱼的一艘日本渔船“第五福龙丸”,也受到了严重的辐射影响。船员爱吉久宝山仅仅半年后就不治身亡了。其余22名船员也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核辐射症状。

 

  因核武器而出现,食核废料为生的巨型怪兽哥斯拉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构思出来,成为了一个的一个具象化人类最初对“核爆”的阴影而存在。

  我们不能阻止科技的发展,也不能因噎废食地拒绝核能这种新能源,但没有一种科学实验应该违背人性而进行,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能够凌驾于其他人之上,借实验为名冷酷地观察鲜活的生命在核辐射下挣扎。

  没有一种怪物比丧失了人性的人更可怕。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