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所谓的禁欲主义:教皇与女儿有染,主教养情妇!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4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梁龙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从公元3世纪开始,西欧的基督教世界里刮起了一股禁欲主义狂潮,大量的教徒抛弃家庭生活走进修道院。

  当时的欧洲人相信,魔鬼是在黑夜出现的,它们会魔法,喜欢与人同房,并在同房时伤害人。这些魔鬼通常装扮成修女的模样,看上去很迷人。一时间,整个欧洲似乎都被笼罩在某种妖魔的威吓之下,甚至男女夫妻也不敢同房了。

  这股风潮越演越烈,许多大主教区通过地方性法规,规定未结婚的教士在授职之前必须发誓独身,已经结婚的教士必须与妻子分居,这些教士的妻子要么进修道院,要么在教区登记并宣布寡居。

  圣徒们“模范”婚姻是这样的:圣尼洛斯对流行的禁欲主义钦羡不已,痛哭流涕之后,他的妻子不得不同意和他分居,此时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圣阿蒙则是在新婚之夜,向新娘大声演说婚后状况之罪恶,最后的结果是他们一致同意立刻分居。

 

  公元653和655年,西班牙托莱多市的法律规定:教士如果与人姘居或秘密结婚,其姘妇或妻子连同孩子一起将被罚为奴隶,而他本人则要被革除教职。

  11世纪开始,大量妇女也加入独身的行列。特别是年轻的寡妇,坚定不移地走向修道院,拦都拦不住。德意志图林根地区有一名叫伊丽莎白的女人,丈夫死后,她自愿到一家方济各会修道院当修女,她的舅父是一名主教,出于对晚辈的疼惜试图说服她重过婚姻生活,然而这名女子态度太坚定了,不让去修道院她就要自毁容貌,最后亲人们只能同意她的选择。

  在中世纪中、后期,有些国家的神职人员和修士、修女们都通过许多途径来满足自己的性欲。他们利用人们对性的无知,假借“上帝”、“神灵”的名义发泄淫欲,借用“神的旨意”诱奸信徒、大肆淫乱。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这样极端的禁欲主义压力之下,以性道德的全面堕落为特征的腐败之风,从教会内部首先刮起来了。

  根据1123年与1139年之间召开的拉特兰会议上确立的戒律,教皇应该一个人就寝。不过到了16世纪,这个戒律已经完全虚设。

  教皇英诺森八世对自己的私生子弗朗西斯科·西博极度溺爱。这个年轻人整天游手好闲,花钱大手大脚。为了满足他,英诺森八世把买卖圣职的价格又大大抬高。为了让儿子娶到美第奇家族的新娘,他甚至将教皇皇冠和国库抵押来支付彩礼。

  来自博尔吉亚家族的亚历山大六世,是第一位公开承认自己与情人有子嗣的教皇。当上教皇之前,还是枢机团成员时,已经有一连串女人,两个儿子五个女儿。其中一名私生子凯撒·博尔吉亚甚至当上了主教。

 

  ▲这幅《抱独角兽的年轻女子肖像画》是拉斐尔于1506年创作的。据说画中这位女子就是亚历山大六世年轻的情人茱莉亚·法尔内塞。

  博尔吉亚59岁时,又有了一名19岁的情妇茱莉亚·法尔内塞。他先安排茱莉亚结了婚,在亲自为他们举办了婚礼之后,可怜的新郎被带到其他地方,而新娘则穿着嫁衣进了博尔吉亚的卧室。

  成为教皇后,亚历山大六世更加肆无忌惮,甚至有传闻说他与自己的私生女卢克雷齐娅有染。

 

  ▲在意大利著名画家平图里乔的壁画中,这名女子据说就是以十几岁的卢克雷齐娅为原型创作的。

  他的助手约翰·伯查德在日记中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记录:

  1501年10月30日晚上,在教皇宫殿的瓦伦提诺斯(即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私生子塞萨尔·博尔吉亚)的房间中,举行了一次宴会。50名颇有名望的艺妓出席了宴会。宴会之后,艺妓就和教士们以及其他出席者大跳其舞。起初,艺妓们穿着衣服跳,后来,脱光了衣服跳。餐桌撤走后,人们将本来放在桌子上的蜡烛分竖在地板上,并将栗子撤于地上,让艺妓满地乱爬抢拾栗子。教皇、公爵以及公爵的妹妹鲁克拉芝娅站在一旁观赏抢栗子的场景。最后,人们又取出丝织斗篷、紧身裤和胸针之类的物品,作为奖励,赏给那些抢得粟子最多的妓女。教皇与他的儿子则是裁判。

  可见,禁欲之事对教皇和神职人员来说,反而成了他们纵欲的借口和手段。无怪乎亚历山大六世的反对者,佛罗伦萨的萨伏那罗拉对教皇大为不满,他对追随者大吼:“教皇和主教在嘴上谴责情欲和欲望,实际上他们身上的每一个毛细血孔无不散发着这种气息。”

  萨伏那罗拉的指控让教皇感到害怕,教皇企图用枢机主教的头衔收买他,被他拒绝。最终萨伏那罗拉被教皇以裂教及异端分子的罪名绞死,并在市政广场焚尸。

  所谓上行下效,教皇面前戒律成了空文,对于教士们纵情声色自然也是默许的了。

 

  ▲亚历山大六世

  16世纪的德意志,乡村教士蓄养情妇已经司空见惯,没有情妇才让人觉得奇怪,高级教士甚至与情妇成双入对地进出公共场所。

  在巴伐利亚,人们称在这里,很难找到三四个僧侣没有姘妇或秘密的妻子。而对于这些女人来说,中世纪的修道院有钱,与其嫁个穷光蛋,还不如当修士的情妇。

  在伦敦,如果女人迈进了忏悔室,那么迎接她的很有可能就是狭窄空间里一场可怕的强奸。

  女修道院也出问题,有的修女甚至怀上了修道士的孩子,一个教区的主教还保留了一份一位女院长和铁匠通奸并生下3个孩子的档案。

  随之而来的是,卖淫的风气也传播开来。一开始开妓院的都还偷偷摸摸,后来公开的卖淫获得了教会当局的批准,连教士们都大摇大摆地混迹于妓院。

  禁欲反成了纵欲冠冕堂皇的遮掩,本应最重要的信仰在这闹剧中却沦为最不起眼的陪衬,真是莫大的讽刺。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