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特朗普外孙女唱的中文歌:中国民歌代表,曾是清朝“国歌”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0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花花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据新华社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消息,正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使用平板电脑向习近平夫妇展示外孙女用中文演唱歌曲、背《三字经》和古诗的视频。

  在新华社发布的视频中,阿拉贝拉用中文演唱的歌曲歌词为——“我们的田野,美丽的田野,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无边的稻田,好像起伏的海面。……”

  这首歌曲名为《我们的田野》,创作于1953年,由管桦填词、张文纲谱曲,是一首深受几代中国少年儿童喜爱的抒情歌曲,传唱60余载经久不衰。

  阿拉贝拉从小就在学中文,今年4月,她为习近平演唱过中文歌曲《茉莉花》,同样也是一首经久不衰的经典歌曲,已经传唱了300多年。

  《茉莉花》又叫《鲜花调》,早在清朝时就火遍了大江南北。清朝乾隆年间的戏曲剧本集《缀白裘》中,收录有12段《花鼓曲》唱词,叙述的是《西厢记》中“张生戏莺莺”的故事,前两段唱词以重叠句称为《鲜花调》,也有从其为基础发展的称为《茉莉花》,但没有曲谱。集子中记录的部分歌词和我们今天听到的有一点像:

  好一朵鲜花,好一朵鲜花,有朝一日落在我家,你若是不开放,对着鲜花骂。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的花开赛不过了他。本待要采一朵戴,又恐怕看花的骂。

  1768年(乾隆33年),法国哲学家卢梭在编辑《音乐辞典》时,在“中国音乐”中收录了《茉莉花》,称之为“中国公认的民歌代表之一”。同样辞典中只有一个条目,并没有曲谱的记载。

  20多年后,一个叫约翰·巴罗的英国人出版了一本《中国游记》,约翰·巴罗是首任英国驻华大使的秘书。这本书用11页的篇幅介绍了中国音乐,其中有标记为《茉莉花》(Moo-Lee-Wha)的五线谱。

 

  巴罗当时是英国首任驻华大使马戛尔尼伯爵的秘书。马嘎尔尼使团在华逗留期间,对北京、天津、东南沿海区域做了大量的调查,甚至包括我国的民歌种类。在采风过程中,约翰·巴罗和使团的一位德籍翻译惠特纳都深深喜欢上了中国民歌《茉莉花》,并把它带回了欧洲。通过巴罗的传播,《茉莉花》在海外广为流传。

  后来在德国人恩格尔出版的《最古老国家的音乐》、丹麦人安德烈编著的《民间歌曲和旋律》中,均收录和引用了《茉莉花》的曲谱,只不过名称不尽相同。

  1837年,《茉莉花》的曲谱见于木刻本的《小慧集》中。这是中国最早可见的《茉莉花》曲谱,后来被江苏明清俗曲专家张仲樵翻译成简谱。

 

  除了风靡西方,《茉莉花》也流传到了日本,不过名字有点误会,变成了《抹梨花》。

  郑锦扬在《日本清乐研究》中收录了日本聚奎堂书院于清光绪十年(1884年)出版的《洋峨乐谱·抹梨花》:

  好一个抹梨花,好一个抹梨花,满园的花儿开,赛也不过他,本待要采一枝,又恐怕栽花人骂。

  《茉莉花》还在清朝时做过“国歌”。

  1896年清政府派李鸿章访欧时,中国还没有国歌这回事。结果遇到了要唱国歌的场合,大概也是《茉莉花》当时太流行了,李鸿章就用上了《茉莉花》的调子配上了唐朝诗人王建的《宫词一百首》中的一首绝句现场唱了一首代“国歌”,又叫《李中堂乐》,挽回了“大清威严”。

  《李中堂乐》

  金殿当头紫阁重

  仙人掌上玉芙蓉

  太平天子朝天日

  五彩云车驾六龙

  1926年,意大利人普契尼创作了歌剧《图兰朵》,讲述的是元朝的故事。

  这部充满东方情调的作品,最引人入胜的莫过于普契尼在歌剧音乐中对于中国民歌《茉莉花》的运用。一次,普契尼在他意大利驻中国使馆的朋友法西尼家里,偶然听到了音乐盒中播放的《茉莉花》旋律,他立刻敏锐意识到这首中国曲子的意义。

  经过精心设计,普契尼把巴罗记录下的《茉莉花》的曲调和《图兰朵》结合到了一起。在图兰朵第一次出场时,可以听到较为完整的《茉莉花》。

  从1921年开始,普契尼为创作《图兰朵》耗尽了他人生最后的心血。1924年11月29日深夜,普契尼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但就是在这个时刻,大师的手指还在床上移动,像是继续谱写他尚未最后完成的《图兰朵》。

 

   ▲歌剧《图兰朵》

  在普契尼去世后,弗兰克·阿尔法诺(FrancoAlfano)根据他遗留的手稿将全剧完成。该剧于1926年4月25日首演,托斯卡尼尼担任指挥,首演轰动欧洲,而《茉莉花》也作为歌剧的音乐主旋律风靡欧洲乐坛,从此被西方主流音乐和艺术界所认可。

  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世界推荐《茉莉花》,并将其确定为亚太地区的音乐教材,《茉莉花》更是被各国艺术家广为传唱。

  1997年江泽民访美和一年后的克林顿访华,香港回归、澳门回归的政权交接仪式,上海APEC会议,杭州G20等等,都响起过《茉莉花》。在以国家主席身份举行国宴时,江泽民还曾亲自指挥乐团来演奏这首歌。

  “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像那个中国人那样唱歌,歌声充满了感情而直白。他在一种类似吉他的乐器伴奏下,唱了这首赞美茉莉花的歌曲。”

  这是18世纪末期,约翰·巴罗随马嘎尼尔来中国时,在他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记录下的听到《茉莉花》时的激动心情。

 

   ▲约翰·巴罗

  而今,中国复又崛起,而《茉莉花》已作为中国挑选的星际礼物,随着美国一颗寻找星外生命的宇宙飞船,飞入了太空。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