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情深处泪流满面:除戊戌变法领袖外,他还是怎样的人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吕峥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梁启超,中国近代历史上一个不朽的名字。可能大部分国人通过“戊戌变法”和《少年中国说》了解的梁启超,实际上,梁启超还是一名有学问、有文采、有热心肠的学者。

  上世纪20年代的清华声名远播,其国学院先后将四位大家揽入怀中:梁启超、陈寅恪、王国维和赵元任。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的陈寅恪是个怪才,他在海外留学20年,潜心读书,对学位淡然处之,连大学文凭也没拿过。

  梁启超在向清华校长曹云祥推荐陈寅恪时,曹问:“陈先生是哪一国的博士?”

  梁答:“既不是博士,也不是硕士。”

  曹又问:“有没有著作?”

  梁又答:“没有著作。”

  曹校长为难了:“既不是博士,又没有著作,那怎么行呢?”

  梁启超大怒,说:“我也算是著作等身了,却没有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说完,扬长而去。最终,曹云祥还是遵从了梁启超的意见,这才有了让后人仰之弥高的清华国学大师陈寅恪。

 

  ▲梁启超

  1921年,在清华学校(清华大学前身)学习的梁实秋和几个同学商议,想邀请梁启超来清华讲演。当时,梁启超的长子梁思成是梁实秋的同班同学,通过梁思成的关系,梁启超欣然接受邀请。他讲演的题目是《中国韵文里表现的情感》,分三次讲完。每次都是听者踊跃,座无虚席。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梁启超来到清华,当时,他给人的印象是:中等身材,秃头顶、宽下巴,穿着肥大的长袍,步履稳健,风神潇洒。梁启超走上讲台后,打开讲稿,眼光向下一扫满堂的听众,然后说了一句“启超没有什么学问——”,眼睛向上一翻,轻轻点了下头,接着又说了一句“可是也有一点喽!”这样的开场白别开生面,显示出梁启超既谦虚又自负的性格特点。

  尽管梁启超满口广东话,但他声音沉着有力,洪亮激亢,抑扬顿挫,别有魅力。更重要的是,他讲演的内容非常生动而且深刻。

 

  事后,梁实秋回忆道:

  先生博闻强记……有时候,他背诵到酣畅处,忽然记不起下文,便用手指敲打他的秃头,敲几下之后,记忆力便又畅通,成本大套的背诵下去了。他敲头的时候,我们屏息以待,他记起来的时候,我们也跟着他欢喜。先生的讲演,到紧张处,便成为表演。他真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太息。听他讲到他最喜爱的《桃花扇》……他悲从中来,竟痛哭流涕而不能自已。又听他讲到杜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沾衣裳’,先生又于涕泗交流之中张口大笑了。

  梁实秋最后感叹道:“像先生这样,有学问,有文采,又热心肠的学者,求之当世能有几人?”

  1922年,梁启超曾赴东南大学主讲先秦政治思想,与传授“实用主义”的胡适狭路相逢。学生黄伯易回忆道:“胡‘像花牌楼商人’,目空一切;梁‘广额深目,态度诚恳’,第一次和学生见面就表态‘我梁启超一定要学习孔子学不厌,教不倦的精神,与同学们一起攻错。’”

  胡适少时深受梁启超“新民说”影响,算是梁的弟子辈,留学归来一跃成为新一代学术界的“领军人”,风头正健。梁欣赏其才华,却不认同其哲学理论,曾在北大公开演讲发难。1923年,二人同时应邀为青年开出一份《最低限度国学书目》,胡将《三侠五义》《九命奇冤》也列入其中,却没有《史记》《汉书》《资治通鉴》。梁很不满,当即撰文批驳说,自己偏偏就没读过这两本书,“但说我连国学最低限度都没有,我却不服。”

 

  ▲梁启超参与编辑的《时务报》

  梁启超在学问上的争胜念头,好友周善培看得很清楚。他说,梁启超常以不知一事为耻,如果胡适偶然研究哪怕“极无价值”的东西,他也要跟着研究一番。于是,周劝他:“论你的年辈、资格,应当站在提倡和创造的地位,要人跟你跑才对,你却总是跟人跑。不自足是美德,但像这种求足的方式,何时才到头呢?”梁启超一再点头,终究还是拴不住自己“竞赛”的心。

  在学校,梁启超常热心帮贫困学生谋一些编目录之类的兼职,赚补生活费用,教学上也很开明,欢迎学生挑战,因而每次开课都学子如云,把教室坐得满满当当。不过有一次,因为当天有校际篮球比赛,来的人太少,拂了先生的面子。他当即怒斥学生们无心向学,“不过是要看看梁启超罢了,和动物园的老虎、大象一样!”

 

  很多年后,闻一多向他的学生们“表演”梁启超讲授古乐府《箜篌引》的情形时,依然情绪激昂。他模仿道:“梁任公先把那首古诗写在黑板上,然后摇头摆脑地朗诵一句‘公、无、渡、河’,接着大声喝彩,叫一声‘好!’然后再重复地念‘公、无、渡、河’,‘好!实在是好!’梁任公这样自我陶醉地一唱三叹,一声高过一声,并无半句解释。然后黑板一擦就算讲完。”闻一多两手一摊,正告弟子:“大师讲学,就是这样!”

  梁任公的大家形象和风范,实在让后人追慕。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