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信

为偶像投湖:为了追星,古人们可以多疯狂?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清韵   作者:一茶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在路人无法理解的行为中,“追星”应该算得上是一项。

  “古有”杨丽娟为刘德华倾家荡产,今有疑似妄想症粉丝扔瓶子砸王力宏。从鹿晗公布恋情致瘫网络,到为了偶遇明星蹲机场,追星这件事,简直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拷问:“为热爱,你可以去到几尽(粤语:做到什么程度)?”

  有人认为粉丝们的疯狂是这个流量时代的产物,但事实还真不是这样。古往今来,为了“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热爱,疯狂的粉丝还真的不少。

 

  ▲王力宏被疯狂粉丝骚扰

  信仰充值

  当听到现在的粉丝说“搬砖”时,不要误以为她们真的是要做体力活,这个“砖”十有八九指的是明星的歌曲专辑或者印有明星照片及访谈的杂志。为了展现自家明星的号召力和流量,粉丝们往往会卯着劲儿的买买买,同一张专辑买个百来份都是正常的。

  流量时代,为了向外人展示自家偶像才是顶级流量,粉丝们还会比谁买的快买的多。不仅要买专辑、杂志,还要买周边、电影票以及偶像代言的产品。这些为了明星花出去的钱,被粉丝们戏称为“信仰充值”。

  为了偶像买买买这种事情古代也有例子,甚至还有一个词专门来形容这种“信仰”充值——“洛阳纸贵”。

  左思,一个长得很没有明星相的人,因为说话结巴、身材矮小而一直被自己父亲看不起。

 

  ▲左思

  被自己亲生父亲鄙视,实在是太扎心了,不过幸好左思还有逆袭的可能性——虽然外貌这扇门是锁死了,但是才华这扇窗却是大开的。在收集大量的历史、地理、物产、风俗人情的资料后,左思开始闭门谢客专心写书,十年过去了,一篇描写三国时魏都邺城、蜀都成都和吴都南京的《三都赋》终于完成了。

  这本书一开始遭到了冷遇,甚至被一位名叫陆玑的著名文学家嘲讽。陆玑还给弟弟陆云写信说:“京城里有位狂妄的家伙写《三都赋》,我看他写成的东西只配给我用来盖酒坛子!”

  左思心知自己被嘲笑是因为自己只是无名小卒,但他并不服气,于是将自己的文章交给了一位名叫张华的文学家品评。张华看过之后大加赞赏,又推荐给了皇甫谧。皇甫谧看过《三都赋》之后也十分震撼,他亲自为这本书作序,并邀请了同时代的其他名人为文章做注。

  有了这样的名人亲自推荐,《三都赋》终于得以扬名,大家争相传抄左思的作品《三都赋》,以至于洛阳之纸一时供不应求,货缺而贵。《晋书·左思传》中记录道:“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

  为了偶像的惊世之作,买买买到纸价都高了,这样的信仰充值恐怕连现在的流量明星都难以做到。

 

  为偶像“打电话”

  此“打电话”非彼“打电话”,这里的“打电话”是指“打call”。这个词的原意是指在偶像的演唱会现场根据歌曲的歌词中的要素喊口号,并且跟着歌词联动、复唱、回应。不过现在人们常说的“为XXX打call”是将这个词的意思扩大为“为了喜爱的东西呐喊喝彩”。

  古代的粉丝也有这种疯狂打call的,比如《列子·汤问》中有一个关于“绕梁三日”的故事。讲的是一位名叫韩娥的女子唱歌水平出神入化,当她拖长了声音唱出哭泣似的曲子,周围一里以内的老人和小孩也都随之悲哀忧愁,当她唱的曲调轻快愉悦时,老人和小孩也都欢喜雀跃地拍着手跳起舞来,忘记了刚才的悲伤。

  这个“歌唱之神”韩娥要到齐国去,经过雍门时,粮食吃完了,只好靠卖唱来维持生活。她走了以后,留下来的声音还在屋梁间回荡,三天没有停止,周围的人还以为她没有离开。所以雍门附近的人直到现在还喜欢唱歌和悲哭,那是在模仿韩娥留下来的声音啊!

  为了韩娥疯狂打call到忘记了自己的姓谁名谁,这种真情实感的热爱已经是传说级别的追星了。

  除了普通人之外,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也是为偶像疯狂打call的一员——乾隆。

  乾隆为偶像打起call来可谓不遗余力,想起来了就提个诗,想起来了就盖个印,对偶像的满满爱意铺满了整张纸……

  比如赵孟頫的《水村图》,右下角的大印章还有和画卷同步延绵的题字,都是乾隆为自家偶像打的call;

 

   ▲《水村图》

  比如《富春山居图 子明卷》,不仅没有画的空白处有题字,连山川没有着色的部分也有乾隆充满爱意的打call;

 

  ▲《富春山居图 子明卷》

  再比如王珣的《伯远帖》,整张墨宝展开是好大一张,但实际上王珣的真迹只是其中很小的一块,被夹在乾隆洋洋洒洒的赞美中显得弱小、无助又可怜;

  还有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乾隆不仅把印盖满了,还在中间提了个“神”字,可以说是为偶像疯狂打call的极致了……

 

   ▲《快雪时晴帖》

  除了字画之外,瓷器玉器也未能幸免。例如一个北宋汝窑的青瓷盘,底下就刻着乾隆的诗:

  盘子径五寸,如规口面圆,

  出陶无髻垦,阅世独完全,

  冰裂纹隐约,铁定迹局连,

  底心镌甲字,先得此同然。

 

  这疯狂打call的阵势和现如今在偶像演唱会上尖叫的粉丝,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距离产生美

  追星少女的爱来得如同雪崩般不可抵挡,去的也如同退潮般汹涌飞快,而且这种突然的转变十有八九是离偶像距离近了,发现对方原来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人。

  古代也有这样一位幻想惨遭偶像打脸的少女。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汤显祖的《牡丹亭》写出了闺阁少女的痴绝,其感染力在《红楼梦》中有一段表现。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林黛玉过梨香院,听见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牡丹亭》的词曲深深吸引了她,使她“感慨缠绵”、“心动神摇”,乃至“如醉如痴,站立不住”,于是干脆在山石上坐下来,细品曲辞,不禁“心痛神驰,眼中落泪”。

  能让闺阁少女们这般如痴如醉、写尽少女心的作者,在当时的女孩子们心中自然也是非同一般的存在。

  清焦循《剧说》的中就写过这样一位女子。这位小姐姐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姓名,只知道她是四川内江人。大约也是个少女心满满,对世界抱有很多温柔幻梦的女孩子,在看过《牡丹亭》后便将汤显祖当做心头白月光。

  能写出这样婉转缱绻的词句的,想必也是个温柔风流的英俊少年吧。怀着这样的幻想,这位四川小姐姐一路跑到了汤显祖住的杭州,一心想要嫁给他。汤显祖不愿意见他,便推辞说自己老了不能耽误姑娘一片美意。然而小姐姐不信啊,大概觉得偶像就是偶像,有点矜持也是自然的。于是更加深了白月光的幻想,开始向虹桥一姐蹲机场一样,蹲守西湖等汤显祖。

 

  于是,终于有那么一天,她见到了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就在那一瞬间,她大概能听到少女玻璃心碎了一地的声音——汤显祖没有骗她,他真的是个佝偻个身子拄个拐杖的糟老头子,既不英挺也不潇洒,虽然才华没有变化,但也起不到整容的作用。

  来自四川的小姐姐没时间捡自己满地的玻璃心,她只觉得悲凉。也许她曾幻想着和偶像的初遇,要在烟水之间、花团锦簇处,和风中、暖阳下,偶像轻轻回头温柔地用目光笼住她……现在,大部分都做到了,只是偶像一回头,是个满脸沟壑纵横的糟老头子。这打击谁受得了?四川小姐姐也是极端——直接跳湖自尽了。

  再联想一下之前因为鹿晗宣布恋情而哭到快昏厥的粉丝,不得不感叹一句疯狂的爱不分时间地点。

 

  ▲《汤显祖与牡丹亭》剧照

  幻想与现实

  偶像之于粉丝是什么?并不只是一个长得比较好看,会唱会跳的人而已,他们更像是一个理想化自己的投影,一个疲惫生活中不死的英雄幻梦。

  对偶像的热爱,其实是对未能成为的那个“自己”的热爱。

  然而即使如此,也并不意味着这种名正言顺的热爱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展现,乾隆的疯狂打call破坏了字画本身的美感,太过于依赖想象的四川少女最终死于自己的幻梦。更何况现如今许多流量明星并不具备汤显祖、王羲之、赵孟頫那样的真才实学。

  始于颜值,陷于才华,终于疯了,大抵追星者最真实的写照。有一个可以寄托梦想的明星当然很好,但不去分清幻想与现实,过多的将梦想依赖于一个幻象,并要求偶像将自己的爱照单全收的话,难免粉丝不会变成投湖的四川少女、偶像不会变成被活活看杀的卫玠。

  首先是为真才实学打call,其次是告诉自己:“热爱他,是因为想变成更好的自己。”

 

(责任编辑:)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