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凯风推荐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专家文集 | 海外BBS | 海外报道 | 凯风图库
“经文”点评 法轮功丑态 荒诞的“神迹” 歪理邪说剖析 转化者心声 理论与实务 凯风论丛 新闻之窗
      
 
当前位置:凯风新站 > 歪理邪说剖析
 
“白日飞升”是神话还是现实
   2008-02-14   来源:凯风网   作者:大 弓
  道教神话传说中就有“羽化成仙”、“白日飞升”之说,细细考证,“羽化成仙”说乃是“白日飞升”说的原型,两者大同小异,“法轮功”不过窃为己用而已。道教神话传说中煌煌白日中“羽化成仙”者为数众多,其中不乏“八仙”之钟离权、吕洞宾之类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作为神话传说流传至今,不论“羽化成仙”或“白日飞升”,均无可非议,若将神话当成现实,非要修炼者水中捞月般修出个“白日飞升”的结果,不免使人生疑:神话真能当作现实吗?

  一、从传说的“羽人”到道教的“羽化”

  《山海经》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富于神话传说的地理著作,其中便提到了“羽民国”。《楚辞》是中国古代继《诗经》之后的又一部诗歌总集,其中一首诗“远游”便提到了神话中的飞仙“羽人”,洪兴祖补注:“羽人,飞仙也”。后因道士喜言飞升成仙,便以“羽人”作为道士别称。道教有“羽化”一词,便指成仙,取其变化飞升之意。《书言故事.道教类》:“道士亡,曰羽化,曰仙化”。《晋书》中记载道士许迈“偏游名山,后莫测所终,好道者谓之羽化”。可见,道教名词“羽化”便指“羽化成仙”,因其传说中往往白日当头便“羽化成仙”,故又称“白日飞升”。《仙苑编珠》中便记载了道士阴长生在平都山“白日飞升”的传说。所以,“白日飞升”的原型便是“羽化成仙”,源于道教,非“法轮功”所独创,不过是窃自道教而已。

  二、道教神话传说中的“羽化成仙”

  在道教神话传说中,“羽化成仙”或“白日飞升”者众多,除了上述道士钟离权、吕洞宾、许迈、阴长生“羽化成仙”外,《神仙传》、《续神仙传》、《女仙传》、《传仙录》、《列仙全传》、《十二真君传》等道教神话传中,还记载了许多“白日飞升”的故事,不妨撷举几例。据《神仙传》记载,汉高帝孙子淮南王刘安在八公引导下研学习道教,最终“白日飞升”成仙去了。据《女仙传》记载,上虞县令刘纲与妻子樊夫人喜道术,经常较量法术效用,后来俩人一道“羽化成仙”。据《传仙录》记载,张天师之子张衡,人称嗣师,修炼得道,白日升天,羽化登仙。据《神仙传》记载,沛国人张道陵入川修道,后与弟子赵升、王长一道大白天成仙飞升入云。据《续神仙传》记载,“八仙”之一的蓝采和一日在濠梁间酒楼踏歌,趁着醉意,闻云鹤笙萧从天而降,传入耳际,便抬身入云,升天成仙。据《十二真君传》记载,许真君热衷道术,曾与江西闹水的蛤蚌精斗法,将其杀死,为民除害,后全家人都腾空而起,升天成仙了。可见,道教关于“羽化成仙”或“白日飞升”的神话传说很多,但神话传说毕竟是神话传说,不能当真。譬如汉唐时期确有许多皇帝错误地相信道教炼丹故事,以为服食丹丸便能求得长生不老,结果往往青春夭折,寿祚不长。对于“羽化成仙”或“白日飞升”也应作如是观。

  三、现实中无法检验的“白日飞升”

  马慧娣在《伪科学辩识》一文中说:“伪科学常由于应用神话而将自己暴露”。李洪志在《转法轮》中也犯了这类错误,所谓他与蛇仙斗法的故事便明显抄袭《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中法海和尚与白蛇精斗法的神话传说。同样如此,他在《美国讲法》、《欧洲讲法》、《瑞士讲法》等诸多“法轮经”中都谈到了“圆满”时采取“白日飞升”的方法。他在《欧洲讲法》中说:“(在你们圆满时)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他在《瑞士讲法》中明确地说:“道家还有一种形式叫做白日飞升……我们这一门要去法轮世界的,我是要采取这个办法——白日飞升”。显然,李洪志将道教的神话传说当做了客观现实,作为“法轮功”修炼达到“功成圆满佛道神”的重要途径、方法。按照马慧娣提供的辩别真、伪科学的基本方法,可以清楚地看到“法轮功”所谓“圆满”时“白日飞升”的景象是典型的属于“求助于神话”、“搜罗不到真实的证据”。古往今来,神话传说中“白日飞升”的故事,根本无从检验,完全违背科学命题的“可检验性”。“十年正法”早已过期,而“法轮功”修炼者也无一真正“圆满”,更不要谈什么“白日飞升”了。李洪志所谓“圆满”者不是横死于车祸,便是暴毙于恶疾,无一善终。既然如此,将道教神话传说中的“白日飞升”作为现实的“圆满”手段也从一个侧面进一步映证了所谓“超常科学”的“法轮大法”之伪科学性质。

  四、以神话充现实的背后

  对于道教神话传说中的“羽化成仙”或“白日飞升”本无可非议,在驰骋想象的同时也具有愉悦精神的作用,但李洪志有意将神话硬充现实,不是无知便是另有打算。任定成在《现代科学与新迷信之间的十个界线》一文中说:“科学理论靠论证取胜,论证越严密越令人信服;迷信靠唬人称雄,牛皮吹得越大越能唬人”。李洪志深谙唬人之道,他曾说过:“话不说大些,别人不信”。他对自己所说的诸多谎言心知肚明,为掩饰起见,他大玩拆字游戏,将迷信拆成“迷”与“信”,并分别作解,最终将迷信曲解为“着迷地相信”,以此篡改其原始语义,目的无非是要将他所搬弄的“迷信”转换成所谓“超常科学”。作为“圆满”手段的“白日飞升”,也应属迷信之列,对于痴迷的修炼者来说,却是渴求企盼的福祉,“1·23”自焚者迫不及待地竟然于除夕之日到天安门广场举火焚身以求“白日飞升”,荒唐之举令人痛惜之余不由深思。李洪志之所以窃取道教神话传说中的“白日飞升”充作现实的“圆满”途径,无非是作为欺骗手段,如同“真、善、忍”、“祛病健身”等其他欺骗手段,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行骗。可怜许多修炼者不明就里,上当受骗,痴迷不悟,有的竟因此而命丧黄泉。

  综上所述,“白日飞升”本为道教神话传说,然李洪志窃取后却奉若圭宝,以神话充现实,欺世惑众。奉劝仍然蒙在鼓里的“法轮功”修炼者,切莫放弃理性,对李洪志所谓“神传文化”的胡说八道迷而信之,绝不可把神话当成现实,盲目追求,否则难免步入歧路,身陷泥淖,届时将悔之晚矣。
 
[责任编辑:]
 
 读者评论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