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之窗 > 中国报道 > 文教
 
散文大家黄裳逝世 多重身份最爱谈藏书(组图)
   2012-09-06   新京报   作者:      [纠错]

 

2006年9月21日,著名学者黄裳在家中。



  少年时期的黄裳。


 


  年轻时期的黄裳。 资料图片


  (记者张弘)昨晚,记者从黄裳女儿容仪处获悉,散文大家黄裳先生昨日傍晚在上海瑞金医院离世,享年93岁。


  前日入院,昨日去世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与黄裳先生交往三十余年,他对记者说,黄裳先生前几个月也曾经住院,出院以后,自己和另外一个朋友为他过了生日,当时,黄裳先生精神状况不错,头脑也很清晰。前天,黄裳先生因病被送进医院,他所在的《文汇报》也派人到医院看望,没想到,昨天下午就因为心肺衰竭而去世了。


  陈子善告诉记者,黄裳先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容洁在美国,已经飞回国内。很长时间以来,黄裳先生一直跟小女儿容仪一起居住。《读书》杂志主编贾宝兰说,最近几年,黄先生听力下降,接听电话都是由女儿转述。记者随后拨通了容仪的手机,她说,父亲的后事正在协商,但没有确定。


  钟爱藏书,喜欢足球


  陈子善说,黄裳先生有四个身份:记者;散文家;藏书家;版本学家。在和他交往的三十多年里,谈得最多的就是书,“关于藏书,这个话题他永远也谈不完。”


  黄裳先生和他的好友施蛰存先生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收集明清文人的词集,施蛰存先生主编的《词学》,不定期由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黄裳先生生前一直很喜欢这个刊物,后来,陈子善就揽下了给他送《词学》的活儿,有时忘了,黄裳先生还会催促他送过去。


  此外,陈子善还经常帮他找寻市面上出版不久的文史类新书。另有其他一些后辈,会为他找一些政治类书籍,“他很关心时事,虽然坐在家里不出门,但有时消息比我们还灵通。前几年,他特别爱看足球,什么皇马,我都搞不清楚。有时我到他家遇到他看球,他会关照我坐下,等他看完了球赛,才和我聊天。”


  “打笔仗是被动的”


  陈子善说,黄裳先生成就最大是在散文方面,他的散文自成一家。在陈子善印象中,黄裳先生生前一直很低调。但是,他曾经与著名文化老人张中行,历史学家黄永年、葛剑雄,作家止庵、韩石山等人打过不少的笔仗,而止庵也是陈子善的好友。


  对此,陈子善表示,“打笔仗都是被动的,不是他主动跟别人打。人家对他有所批评,他必须还击,他战斗力很旺盛。”作家止庵告诉记者,“黄裳先生的散文带有新闻记者的敏感性,我对他的去世表示哀悼。”


  未能看到《黄裳著作集》的出版


  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告诉记者,去年去看黄裳先生的时候,曾经和他谈到,此前的六卷本《黄裳文集》仅收入了他1998年前的作品,现在应该出一个新的版本,把最近这些年的文章收进来。今年春天谈及此事时,自己自告奋勇为他收集发表在各个报刊的文章,黄裳先生还决定把书名叫做《黄裳著作集》,并在本子上写下了书名。“现在,我们将和他的女儿协商,加快此事的进展。”


  ■ 生平


  黄裳 原名容鼎昌,原籍山东益都,1919年生于河北井陉。早年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抗战开始,转学到上海,1940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1942年转至重庆交大。1944年被征调往昆明、桂林、贵阳、印度等地任美军译员。1946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锦帆集》,学识丰富,文笔朴素平实而富有真情。抗战胜利后,任《文汇报》驻渝和驻南京特派员,后调回上海编辑部,发表了一些戏剧杂论,结集为《旧戏新谈》。1949年任复刊后《文汇报》主笔。1950年调北京,担任军委总政越剧团编剧。1951年调中央电影局上海剧本创作所任编剧。1956年重回《文汇报》任编委。黄裳生前与巴金、施蛰存、黄永玉等文化名人均有交往,其散文在读者中享有很高声誉,并曾为本报撰稿,其著作包括《锦帆集》《过去的足迹》《珠还记》《珠还记幸》《来燕榭文存》等等,并译有屠格涅夫长篇小说《猎人笔记》等。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