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凯风评论 | 推荐阅读 | 凯风视频 | 凯风专题 | 凯风精粹 | 凯风资料库 | 凯风图库 | 专家文集 | 凯风论丛 | 国内媒体报道
梦醒时分 春风化雨 歪理邪说剖析 理论研讨 法轮功丑态 民众心声 荒诞的“神迹” 海外之声 邪教大观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之窗 > 海外视窗 > 时事述评
 
伊战拖累了美国:可能从“超级”退到“首强”?
   2008-03-20   中新网   作者:严国群      [纠错]
  对现代国际关系研究者和军事爱好者来说,“3月20日”蕴涵着特殊的意义:2003年3月20日,伊拉克战争爆发。许多美国人无法忘却这场战争,因为这场战争让美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著名教授语惊参议院

  最近,美国共和党一改在议会拒不讨论反战撤军问题的态度,同意在议会公开辩论这一议题。于是,在今年2月底的参议院听证会上,一位重量级教授发表了几乎是耸人听闻的观点。

  这位教授名叫斯蒂格利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曾担任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顾问,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根据多年的研究分析,他得出了惊人的结论: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所付出的巨大代价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为了伊拉克战争,美国支出的费用已经高达3万亿美元,差不多等于美国年GDP的四分之一。而这3万亿美元中还不包括将来照顾伤兵的长期开支。这笔费用(不按绝对值,而是经换算后比较—作者注),相当于1991年海湾战争费用的10倍,12年越南战争费用的3倍,3年朝鲜战争费用的两倍,甚至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费用的两倍。他断言,迄今为止,世界历次战争中,能超过伊拉克战争开销的,只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但与上述多次大规模战争相比,伊拉克战争甚至算不上是一场正式的战争,因为它既没有战场和战线,找不到有组织的敌军集团,也没有敌我双方军队的大规模对抗。

  这笔巨款还不包括每年约5000亿美元的正常军费。斯蒂格利茨教授还指出,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这笔军费是政府靠财政预算赤字即靠未来借贷支付的,将来都要由子孙偿还。“这场战争把美国的财政越掏越空,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国际金融地位,甚至动摇了国力。”

  在日前参议院的一次会议上,民主党议员强调不允许伊拉克战争急速上升的军费开支继续影响内政外交的重大利益。但是,白宫发言人强硬地表示,反恐是对美国未来安全与国家利益的投资。即使参议院通过撤军议案,布什总统也会予以否决。看来,不管是政府公布的7000亿美元,还是那位教授估算的3万亿美元战争费用,都吓不倒当局,大量的美元仍将源源不断地流向中亚细亚的那块是非之地。

  多数军官深感忧虑

  经济学家看重的是经济,军人看重的是军力。

  据美联社3月10日报道,美国《外交政治》杂志最近作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多数受访的美国军官关注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给国家给军队带来的沉重负担。他们认为,两场战争严重削弱了国家军队的实力。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为,美军现在的实力比5年前还薄弱。

  新加坡《联合早报》也作了同样的调查。该报10日报道,这次调查访问了超过3400名现役或退役的美国军官,25%的受访者认为美军现在比过去更强大,15%的人觉得军力维持不变,60%的人认为军力在下降。在另一个调查选项中,88%的受访者认为战争已促使美军“严重不胜负荷”,42%的人持伊拉克战争已对军队造成重创的观点。两场战争从开打至今,美军有4000人丧命,超过2.5万人受伤。战争还对军人的健康造成巨大影响。

  另一个重大问题是,伊朗的核开发计划令美国深感不安,外界揣测美国可能因此对伊朗发动攻击。但大部分受访美军军官对此并不乐观,80%的人认为,要求美军在这个时候再发动另一场战争并取得胜利,是“不太合理”或“非常不合理”的事情。

  不可否认,民意调查与实际情况并不能完全画等号,但它有相当程度的代表性。如果说民意调查的情况不足为据、仅供参考的话,那么现实发生的新闻总可以认定为事实了吧。这条新闻,就是3月11日美军驻中东的中央司令部司令官法伦上将突然辞职,并于当天得到批准。美国媒体透露,法伦因反对对伊朗用兵而与白宫意见相左,不得已才请辞。

  可能从“超级”退到“首强”

  最近,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卡普兰在《纽约时报》载文指出:“美国已经发生了结构上的变化,变得更像是一个普通国家:一个世界强国,而不是超级大国。”对于这个观点,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夏立平教授作了详尽的阐述。

  冷战终结后,美国一枝独秀,综合国力无人能及。新保守派鼓吹美国应把前所未有的优势地位转变为“新帝国”地位。“9·11”事件后的初期,美国一度通过反恐进一步加强了自身地位。新保守派宣称,世界已由冷战结束之初的“单极时刻”进入“单极时代”。除非美国人自己不想要,否则历史已经给了美国一个“新帝国”。没有料到的是,美国在阿、伊两国栽了跟头,且造成人员、经济的重大损失;美国在核军控、导弹防御、气候变化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实行单边主义和双重标准;美国在巴以冲突、朝伊核问题上一筹莫展,等等,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和软实力。

  克林顿政府后期,美国财政从赤字转为盈余,但现在已负债9万亿美元。最近美元又大幅贬值,美国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大为削弱。

  美国人口相对快速增长,又与自然资源高消耗和环境污染结合在一起,对全球生态平衡构成重大冲击。目前,美国人均能源消耗量比世界人均消耗高4倍多,耗水量高3倍,人均垃圾产量高两倍,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高4倍。

  世界多极化趋势迅速发展。区域合作和区域一体化的发展,提升了一些区域组织与美国对话的地位和分量。一批新兴的发展中大国迅速崛起,成为国际体系中的重要力量。美国依然有能力制造国际议题、制定国际政治议程,但却很难按照自己的愿望去控制它们的演变方向。

  夏立平教授的结论是:“10年至15年后,美国在实力上也许不再是超级大国,而是世界上排第一位的强国,即首席大国。不可忽视美国民主制度有很强的纠错能力。美国的硬实力仍然是世界第一,创新力居世界先进水平,因此美国也许能将它的超级大国地位延长一些时日。但随着世界其他中心力量的发展,美国将不再享有单极时代。”
【责任编辑:】
分享到:
11.7K
 相关链接
 读者评论
 
 
关于我们|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