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文史

你知道吗 围棋在西方称为“Go”

发布日期:2016年04月06日   文章来源:凯风陕西   作者:程毅飞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围棋是一种策略性两人棋类游戏,中国古时称“弈”,西方名称“Go”。流行于中、日、韩等东亚国家,属琴棋书画四艺之一。

  围棋起源于中国,相传为尧所作,春秋战国时代即有记载。隋唐时经朝鲜传入日本,流传到欧美各国。围棋蕴含着汉民族文化的丰富内涵,是中国文化与文明的体现。

   

网络图片

  围棋使用方形格状棋盘及黑白二色圆形棋子进行对弈,棋盘上有纵横各19条直线将棋盘分成361个交叉点,棋子走在交叉点上,双方交替行棋,落子后不能移动,以围地多者为胜。中国古代围棋是黑白双方在对角星位处各摆放两子(对角星布局),由白棋先行。现代围棋由日本发展而来,取消了座子规则,黑先白后,使围棋的变化更加复杂多变。围棋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棋盘游戏,发展到现今,已成为一种竞技体育赛事。但在我国古代,下围棋却是一种文化活动。

  古代围棋本身是文化符号

  围棋的黑白子儿、方棋盘形态,极像古代中国人的宇宙观。黑白是天下最简单的颜色,万物可归入“阴阳”(黑子为阴,白子为阳)。棋子圆形,棋盘方形,“天圆地方”,每一步落子,都是“天圆而动”“地方而静”的合一。

  不过这只是解释之一,更多的说法还有:围棋是古代帝王占卜的工具。围棋来自中国古代星象图,黑白子儿就是天上的星星点点。棋盘361个交叉点,表示农历年的361天,棋盘四部分就是四季,每部分有90个交叉点,代表一个季度的90天。

  上述说法很有文化,但一开始下围棋的人未必有文化,传说围棋是上古的“尧”帝发明的,他儿子丹朱很会玩,后来舜帝拿来治疗儿子商均的智商。这一传说真假难辨,不过在传播者眼里,围棋至少是有益思维训练的玩具。这一传说盛行于南北朝时期,彼时士大夫非常爱下围棋,衍生出了非常多的雅名,像“手谈”,说的是棋手啥都不说,只用手在棋盘上动来动去,用手交谈。“坐隐”,形容人正襟危坐,好似禅定的僧人。

  最有意境的是“烂柯”,传说东晋有一个卖柴火的汉子,再归途中观看两个小孩下棋,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百年,斧柄已经烂掉,故事意在说明一百年再久,也不过一局围棋,人沉浸其中,乐而忘忧。故围棋又别称“忘忧”,比单名一个“奕”字更有文化味。

  在古代文人眼中,围棋最大用处即是无用,不竞技、不发财,纯粹好玩,又沾上高深的传统思想符号。这一塑造过程,离不开文人士大夫的参与。后来被整齐纳入“琴棋书画”四项修身艺术,围棋几乎成文化人必备的一项技艺。

  围棋一度是文人的专用玩具

   

网络图片 

  西晋阮籍,嗜好玄学,酷爱围棋,有时竟到了用生命下棋的地步。和尚也爱下棋,尤其是那些士大夫出家人。唐朝僧一行原名张遂,本不会下棋,出家后偶然遇见当时号称大唐第一高手王积薪在与他人对弈,看了一遍后竟然学会了,水平还与王积薪不相上下。对和尚来说,棋局是看破生死的道具,黑白厮杀,死中有生,生中有死,万事无常,万事皆空。多下,就能多悟禅理。

  儒家士大夫文人把围棋当作修身游戏,王安石心态很好,下着觉得要输,还没下完就认了,觉得胜负不是什么大事。苏轼更看得开,他觉得围棋“胜固欣然,败亦可喜”,胜负并不影响本人的心情,下棋是为了观天下大势、取天下大道、察天下永恒之事,不争胜负。

  范仲淹则真正体悟过下围棋时的思虑,他说围棋的每一招都是“精思化入神”,“一子贵千金”,可见其痴迷程度,而六一居士欧阳修也专门谈过围棋的下法。

  南朝的梁武帝嗜好围棋,举国若狂,还创作《围棋赋》,唐代曾设有棋待诏的官职,有官员专门陪皇帝下棋。而对于男性而言,赞他会“琴棋书画”是一大褒奖,唐代张彦远的《法书要录》说,袁辩才“博学工文,琴棋书画,皆得其妙”,说他爱读书,会写文章,也会下棋弹琴画画写字。在明代,琴棋书画就常常用来夸奖女性,《喻世明言》介绍某女,“丰姿洒落,人才出众,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说明女性若都会下棋,就值得一赞。可见,围棋在文人士大夫圈内已有相当的普及度。

  围棋现在成为智力游戏

   

网络图片 

  文人不耻于在围棋上一争胜负而有着更高的文化追求,这并不妨碍围棋走向竞技的趋势,推手就是底层民众,特别是明清时期。各类史料记载,围棋成了一门生意,职业棋手出现了。

  棋手的收入主要来自达官贵人赏赐的“赌彩”,以及围观者施舍的“帮彩”,棋手也会开一些培训班,传授棋艺,收一些学费。

  明朝初期,民间围棋赌博风气很盛,朱元璋不得不下令禁棋。不过效果不大,民间围棋高手层出不穷,一直延伸到了清初,所谓“诸子争雄竞霸,累局不啻千盘”,“海内国手几十数辈,往来江淮之间”,没有全国性的围棋竞技大赛,民间通过私人竞赛,积累起竞技经验。明末清初国手过百龄收录大量围棋案例、死活局、围棋理论,编成《官子谱》,没有大量棋赛是不可能做到的。一些著名的围棋对弈事件也流传后世,如康熙时黄龙士大战徐星友三十局,乾隆时,施定庵与范西屏下出著名的当湖十局,对此棋界津津乐道。

  可以说,高雅的艺术在明清时期逐渐通俗化,已然不复文人们下棋时的心态。主流棋手已不是文人,卖唱的戏子、占卜的郎中都能对上一两局棋。当商业文明浸入棋局,文化味渐渐淡去,“逐利”取代“忘忧”,成为重要的胜负观念之一。及至近代,尽管围棋起源于中国,可围棋规则是日本定下的,所谓段位制、棋院,都是日本棋手所创,国人吴清源在上世纪30年代赴日本,参与制定“新布局”,日本棋界出现大批一流国手,但最厉害的仍是吴清源。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之间经常搞擂台赛,胜负观逐渐与民族感挂钩,赢了就是为国争光,封为棋圣,这与民众对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的期待一样。

  如今,围棋不再是一场文化活动,受商业文明的挑战,逐渐剥掉了士大夫调制的文化味,变成纯粹的游戏、玩具,更像是一场智力运动,变得更为纯粹。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商山洛水)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