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受害者控诉
我练功期间的荒唐事
作者:马在臣(口述)钟刚(整理) · 2012-09-11 来源:凯风网

  我叫马在臣,今年65岁,家住密云县康居社区。1998年9月至2005年6月,我曾是一名虔诚的法轮功习练者,几乎每天都要练功到深夜。

  人说,当事者迷。因为对练功特别痴迷,我曾做过几件在外人看来非常荒唐的事,成为邻居眼里的“神经病”。在此,我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那些至今仍执着于练法轮功的人们,我们都被法轮功绑架了思想,只有远离它,才能找回自我。

  一、叫落水者喊“法轮大法好”

  2001年7月的一天傍晚,我正在家附近的白河边遛弯,那天天气很热,散步的人很多。当我溜达到西大桥附近的时候,忽然人群全向河边聚了过去,这时我听到河里有人在喊“救命!救命!”原来一个小伙子冒险到河边洗手,不小心滑了下去。

  作为追求“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我看到此景十分着急,可我又不会水,想救人怎么办?忽然,我想到:让他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听到不就会救他了吗?于是,我向落水者大声地喊:“你快说‘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法轮大法好’,快说!”

  话音刚落,岸边就有人立马用脏字回敬了我,而且我看出好几个人怒目圆睁,有向我动手的样子。这时,正好有两个当兵的路过,跳下水把那人救了上来。

  趁着大家都为当兵的鼓掌之时,我识趣地溜进了附近的公园。

  二、拉着“师父”回家做客

  2002年,大概是初春时节,我清晰地记得,大街上的玉兰花已经有了花骨朵。那天,我坐公交车从一个功友处回家。在我要下车的时候,忽然发现坐在我斜后方的一个人,长得特别像“师父”李洪志。

  当时,有个非常凑巧的现象,从我的角度看,他的头部正好挡住太阳光,无形中在他头部形成一个光圈,像极了“师父”打坐时头部发光的画像。

  我当时就震惊住了,要知道,在我们的圈子里,都以亲眼看见“师父”真容为自豪。如今,“师父”就在我眼前,简直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完全沉浸在与“师父”面对面假想中的我,做了一个非常出格的举动。我上前,一下跪在了“师父”跟前,拉住他的手说:“师父,我可见到您老人家了。”人家当时就吓傻了,“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认错人了!”“您不是‘师父’李洪志吗?您一定到我家坐坐,好好指导我。”这时,人家也纳过闷来,明白我把他认成李洪志了。所以对我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和气,毫不客气地吼我道:“你有病吧你!”

  说完,那人径自下车了,我也赶紧追下去,拽着人家不放,嘴里不停地说:“‘师父’,‘师父’,我是您最虔诚的弟子,您一定度我一把!”

  “去!去!去!一边去,有病啊你!”那人甩开我,赶紧跑了。这时我发现,车站的人都在对我指指点点,俨然把我当成了神经病。

  三、把无知当“法身”显灵

  2003年5月,正是“非典”闹得凶的时候,人们大多闭门不出,生怕一不小心染上顽疾。

  本来一直呆在家的我,有一天突发奇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练的功是祛病健身的,而且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我怕什么啊!

  想到做到,那天趁家人都上班,我也从家跑了出来,而且在外转了两三个小时,哪儿人多我去哪儿。回来后,我就开始跟家人炫耀,你们看看,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非典”都不能把我怎样!

  家人听了,很后怕,把我关在卧室六七天,直到确认我没有感染“非典”才把我放了出来。我出来后,觉得自己十分了不起,功力又上了一层。

  可是,等“非典”过去之后,我从新闻上才得知,密云因为防控得力,全县都没有一例感染病例!我的举动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责任编辑:晓涵】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