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脱贫与反邪教
“练功”让我一贫如洗
作者:李海洋 · 2012-10-26 来源:凯风网

  我叫李海洋,今年47岁,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居住,1997年时,我和妻子经营一家面食店,在当地曾经名噪一时。每天都有很多顾客慕名而来,生意红红火火,短短两年时间就挣了二三十万元。

  1998年,我的父亲患肺气肿,呼吸衰竭去世了。在陪护父亲期间,我看到了父亲是那样痛苦,听其他人讲这种病会遗传,就很担心自己的身体。因为我是厨师,每天工作都要接触大量的油烟,同时还有吸烟、喝酒、熬夜等不良生活习惯,在心理作用影响下,我渐渐感觉自己也出现了类似肺气肿的症状,担心自己以后也会因此痛苦,吓得不轻,人都没精神了。但我一直没有去医院检查确诊过,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被遗传了,是先天性的,去医院也是瞎花钱。

  当时,有些朋友在练习法轮功,他们和我说练这个功法能够“祛病健身”。只要加入,“师父”就会把“法轮”安在你的身体里,还有“师父”的“法身”帮着“清理身体”,通过“消业”可以治疗任何疾病。我觉得练练功,活动活动肯定对身体有好处,为了治疗自己的“肺气肿”,我在晨练时加入了学练法轮功的队伍。在“练功”之后,由于身体锻炼和戒烟等原因,加上相信法轮功“包治百病”的心理暗示,我觉得身体明显精神了,由此对法轮功的所谓“疗效”深信不疑。我“练功”练得也更勤奋努力了,同时对《转法轮》等“经文”也每天不停的学习、背诵,想着自己通过“练功”,不仅“净化身体”,还能修得“圆满”。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有一段时间我没有“练功”,但生活习惯的变化,让我觉得心里少了什么似的,而且还总是担心不“练功”会“旧病复发”。不长时间之后,我就出现了咳嗽、痰多、呼吸困难等症状,我觉得是因为不“练功”导致“肺气肿”复发,就再次开始“练功”,这些症状就得到缓解了。这样一来,我愈发相信法轮功的疗效了。抱着这样的心理,我觉得国家取缔法轮功是不对的,对功友们“护法”、“讲真相”等活动就越发支持。

  2002年年初,我开始大力参与功友们的各种活动,提供大量钱物给他们印刷法轮功宣传品,后来自己也身体力行,直接和他们去发传单、“讲真相”,一心想着为法轮功做事情,为“大法”多“付出”,面食店也没有心情去搞了。结果没有我这个大厨,面食店的效益一落千丈,最后关门停业了。家人反对我“练功”,为了劝我回心转意,什么招都使出来了,妻子甚至提出要和我离婚,孩子要和我断绝关系,但我当时觉得他们这样做正好符合法轮功所讲的“放下名利情”的要求,还很高兴,就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但家人并没有真的放弃我,一直都默默的陪在我身边,劝我、感化我,盼望着我能悔改。

  可是,没过多久我挣下的几十万元就所剩无几了。钱都用在了所谓的“护法”、“讲真相”上面,印成了大量的传单、小册子、光碟。我和功友们在夜深人静时,偷偷摸摸地塞到居民的门缝里、车筐里。有好多次,我在散发完这些之后,站的远远的,盼望着那些收到我们讲的“真相”的人会认真看。结果总是令我失望,绝大多数人看到这些东西之后,立即就扔进了垃圾桶。这些都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换来的,也是我和功友们付出辛勤劳动印制散发出去的,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化为垃圾了,我的心里特别的难受。

  家人的亲情没能感化我,这个家在我的不断折腾下,失去了经济来源,几年中日子过得越来越差,接近一贫如洗,欢声笑语几乎绝迹。2006年,社区志愿者发现我的异常和我家的困难,在家人的配合下,介绍我去当地心理矫治中心学习。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位叫姜春照的医生,当时我始终认为自己的病真是法轮功治好的,所以情绪十分激动,对社会不理解法轮功鸣不平。姜医生认真倾听我这些年“练功”治病的经历,以客观公正的立场,从医学的专业角度,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给予了剖析和解答,并且为我做了相关体检。当时我坚信自己是肺气肿患者,感觉到严重的呼吸困难,如果再不让“练功”就会窒息而死,还和医生说:“我肯定有这个疾病,你愿意怎么查就怎么查吧!”但体检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我呼吸系统一切正常。姜医生告诉我,这就是心理暗示的奇特作用。我当初由于父子情深,在陪护患病父亲时,对父亲的病情感同身受,由此内心深处产生了对肺气肿这类疾病的畏惧,害怕自己也会被遗传,就会出现完全类似的症状。虽然我自认为是遗传了肺气肿的疾病,但实际上现代医学已经证明,肺气肿与遗传没有明显的关系,肺气肿多由慢性支气管炎等疾病演变而来,与患者生活的环境等因素有直接的关系。我过去一直从事餐饮行业,炒菜过程中产生的大量油烟刺激,加上抽烟、喝酒等不良生活习惯,与心理暗示作用组合起来,很容易就会感觉到与父亲相似的症状。出现这些症状之后,又没有去医院诊断,只自行买药乱治疗,当然没有效果。在盲信法轮功会“祛病”后,心理上就会产生盲从性和依赖性,所以就会出现一“练功”就觉得病好转,不“练功”就病加重的现象,其实都是心理暗示搞的鬼。经过医生的分析,我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练功”、“精进”多年,不仅没有“祛病”的功能,还深深伤害了妻儿的感情,更把原有的家产散失殆尽。“练功”、“练功”,果然是一场空!

  破除了“练功祛病”的观点后,我彻底醒悟了,和法轮功断绝关系,决心开始新的生活。2009年,我终于再一次办起了自己的面食店,虽然现在日子还很困难,但是相信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手艺,好日子会再回来的。

 

【责任编辑:一洋】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