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受害者控诉
“师父”没能保佑我丈夫
作者:刘 芳 · 2012-10-26 来源:凯风网

  我叫刘芳,是上海一家服装厂的退休工人,家住虹口区江湾镇。丈夫叫王昌,1947年生人,生前是上海宏新机械厂退休职工,早年丈夫在厂里工作勤恳,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家里勤俭持家、疼爱妻儿,是个好丈夫。只是,我和丈夫都是“药罐子”。丈夫患有胃窦炎,我患血压高,身体也弱。

  1998年夏天,丈夫偶然从单位同事处得知有一种叫法轮功的功法,说是练了能祛病强身,不用再吃药。听说有这么好的效果,他就试着练了起来。没多久,感觉精神似乎好多了,于是又买来《转法轮》,边看边练,更加投入。为了表示对“师父”的虔诚,他还把老祖宗的像换成了李洪志的像,烧香供奉,以求保佑。丈夫大我三岁,平时就像兄长一样照顾我,而我则长期依赖他,对他言听计从。自觉“练功”有效果的他还催促我也一起练功,于是我也练上了法轮功。那时候丈夫天天读《转法轮》,看得很认真,还做笔记。他常埋怨我光“练功”不“学法”,不会“圆满”。为了帮助我尽快“上层次”,他时常将《转法轮》的“精髓”和“师父”的“经文”讲解给我听。我听不懂,他就说我不虔诚,悟性低,要“圆满”很难……两个人为了“练功”、“学法”经常弄得不开心。就这样,我们俩上班没心思了,家务也不干了,昔日井井有条的家变得乱糟糟的。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当时我们不理解,抵触情绪很大,不愿放弃。我们仍然在家里偷偷的“练功”、“学法”,还认为这样做更能体现自己对“师父”的忠诚,期盼着“师父”能看得见,更多地眷顾我们。

  1999年11月,丈夫厂里组织职工外出,大巴在途中发生事故,冲到了路边的沟里,车上20多人大部分都受了伤,只有三人毫发无损,其中就包括我丈夫和厂里另一个练法轮功的功友。这个功友事后神神秘秘地对我丈夫说:“我俩没受伤是因为坚持‘练功’,是‘师父’保佑了我们。”一番话,说得我丈夫对法轮功更是深信不疑。2000年春天,丈夫厂里的一个工人在烧电焊时违反操作规程引起了火灾,幸亏扑救及时,大火在烧到我丈夫的更衣柜前被扑灭了。又是那个“功友”悄悄地拉住他说:“我说得没错吧,‘师父’在保佑你啊。”这两件事情发生后,丈夫更加坚定了“练功”的心。工间休息的时候,他不再和同事聊天,而是躲在一边偷偷打坐、看《转法轮》。这个曾经几年的先进工作者,越来越粗糙马虎了,手里的活常常出次品。为此,同事、领导纷纷劝他别再练法轮功了,可他置若罔闻、完全听不进去,甚至还认为是他们阻碍了他“精进”和“上层次”。2002年,为了能够专心“练功”,他以健康原因申请提早退休回家了。

  丈夫退休后,彻底没了羁绊,干脆没日没夜地投入了他的“法轮世界”,还拉着也已退休在家的我一起“精进”。就这样,家里无人照料,一片脏乱。读大学的儿子周末回家,只能看见我俩忙着“练功”,根本无暇搭理他,实在看不下去,几次三番劝说别再练了。谁知丈夫脚一跺,冲着儿子吼道:“你再劝我,我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谁再阻止我‘练功’,谁就是‘魔’!”气得儿子摔门就走,好几个月住校不回家。

  丈夫患胃窦炎多年,以前注意饮食,时常去检查,不舒服了就服药,很注意保养,所以本没有什么大碍。可自从练上法轮功后,他就停药了。曾有亲戚劝他不能停药,他却说人家是常人,什么也不懂。他认为自己的病是“业力”,必须按照“师父”说的通过“消业”去除。亲戚听了只能摇头离去。其实,我也在疑惑,丈夫认真练功这好几年,但他好几次在练功的时候捂着胃部,念叨胃又痛了。我心有不忍,劝他去医院看看,他两眼一瞪:“你也是练功之人,怎么也和他们一般见识?”吓得我再不敢提起,只能在心里默默希望丈夫“消业”。但丈夫仍然日益消瘦下来,并不见任何好转。

  2004年底,丈夫身体越来越虚弱,有时还便血,我看了害怕,犹豫着这“练功”没啥用啊,但对丈夫一提这话题,他就要和我吵,认为我心不诚,和我一起“练功”会阻碍他的长进,所以他索性不再理我,独自一人折腾。2005年秋的一天晚上,我先睡了,丈夫还坚持着盘腿“练功”。深夜,沉睡着的我突然被“咚”的一声惊醒,只见丈夫晕倒在地上,面无血色。人命关天,我可顾不上得罪“师父”了,急忙叫来救护车把他送进了医院。诊断的结果是胃癌晚期。醒来后,丈夫还是坚信这是“消业”,是“师父”在帮他“清理身体”,总不配合治疗,认为“师父”会保佑他的。回家后,仍是什么药也不肯吃,强挣着要打坐“练功”,直到后来身体虚弱到只能卧床才罢休,但嘴里还是不时念叨着“大法”。

  2006年3月17日,丈夫病逝了,最终也没有盼来“师父”的保佑。

 

【责任编辑:一洋】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