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受害者控诉
信“福报”庄稼颗粒无收
作者:刘秋香 · 2012-11-20 来源:凯风网

  我叫刘秋香,今年53岁,家住北京市平谷区刘家店镇行宫村。我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丈夫是个庄稼汉,全家靠种地为生,日子过得虽不算多么富裕,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1998年,我们家承包了村里十多亩地种冬小麦,我和丈夫准备大干一场,多挣点钱给孩子上学。进入十一月,天开始变冷,地里也没什么活了,我和丈夫就闲了下来。

  一天,邻居王大姐(王兰芬,法轮功人员)来家里串门,给我带来一本《转法轮》,告诉我现在社会上流行一种神奇的功法,叫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强身,还能给全家带来“福报”,“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心里开始盘算:公婆的身体都不太好,孩子读高中面临高考,家里的十多亩地明年不知收成如何,如果我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何乐而不为呢?因此我决定要开始修炼法轮功。

  我和功友们一起“练功”时,总是喜欢打听关于“福报”的事,有人说练法轮功不但把自己的病治好了,家庭和睦了,婆媳关系都变好了;也有人说“练功”后孩子都变得懂事了,期末考试还考得了好成绩;还有人说因为“练功”,家里种的玉米没被风吹倒,比邻居家多打了好几百斤粮食。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就非常高兴,“练功”也更有劲头了,仿佛看到自己家的日子因为自己“练功”而变得更好过了。

  开始“练功”的时候,丈夫对我的行为并没有提出反对,但是,随着“练功”时间的增长,我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法轮功上,家务不管了,孩子也不关心了,家里所有的事都要丈夫去张罗,他开始对我的行为有了怨言。最初他也只是苦口婆心地劝我,希望我正经过日子,别练法轮功了,可当时的我已经陷入法轮功的泥潭,一门心思要通过自己“练功”改变全家的现状,哪里听得进去别人的话。丈夫看我无动于衷,就开始骂骂咧咧,和我吵架,为此,我感觉挺委屈,觉得自己也是为了这个家好,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使“全家受益”,没有什么不对。所以,不管丈夫怎么和我吵,我都没有想放弃过法轮功。

  转眼就到了1999年的春天,由于丈夫管理得当,我家麦田里的小麦长势非常好,在我眼里比往年、比别人家的小麦都要好。可是,我并没有觉得这是丈夫的功劳,反而一心认为是因为我练了法轮功的缘故。“福报”这么快就来了,我高兴坏了,向丈夫炫耀,没想到丈夫一撇嘴,说:“你练功的福报?没有我辛勤的播种他会长出麦苗来?没有按时追肥、浇水它会长好?笑话!”我内心不以为然,还对丈夫夸下海口,拍着胸脯说就是没有丈夫的辛勤劳动,今年的收成也差不了。

  几天后,婆婆因为帮家里干活摔断了腿,丈夫又对我发了脾气,说:“你整天练那个破功,什么活也不干,妈那么大岁数了还跟着受罪,你也好意思!你不是整天嚷嚷着‘福报’吗?这就是‘福报’?这就是‘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理直气壮地说:“那是她的‘业力’,必须得由她自己来受,跟我没关系。”

  丈夫把婆婆送到县城的医院,婆婆需要住院,还得需要人伺候。丈夫知道指望不上我,就收拾好自己和婆婆的东西,去医院陪住。家里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麦田里的小麦了,因为小麦正处在拔节抽穗期,这个时期小麦长得非常快,需要充足的水分,所以灌溉非常重要。村里正在组织利用喷灌按片儿给麦田浇水,丈夫对我千叮咛万嘱咐,给小麦浇水的事一定要盯紧了,轮到我家浇水时一定要告诉他,别漏了,必须按时给小麦浇水,要不然一年都白干了。我满口答应下来。

  4月24日上午,我在练功点“练功”时,站点辅导员张作杰告诉大家,天津师大教育学院办的刊物污蔑“大法”,天津的功友们为了讨说法,到天津师大教育学院静坐、示威,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被警察带走了。他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统一集合,去北京中南海“护法”,让政府给我们大家个说法。他还说这是一次很大的“弘法”,参加了会“长功”、“上层次”,离“圆满”又进了一大步。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一定要抓住。不巧的是,当天下午,村干部通知我明天轮到我家麦地浇水了,让我做好准备。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做了个决定,地可以不浇,“弘法”不能不去。再说,我相信有“福报”的恩泽,就是不浇水,小麦一样能长好,到时候我看丈夫还有什么话可说。

  因为害怕丈夫阻止我进京“护法”,我并没有把这些告诉丈夫,第二天悄悄去了北京。回家后,洋洋得意,认为自己为“护法”做出了贡献,已经上了“层次”,功力肯定更深厚了。我还特意去地里看了一下小麦,郁郁葱葱的,长得还挺好,心里更得意了,认为“师父”的“法身”在帮我看顾小麦,今年的收成错不了。

  过了两天,丈夫还是不放心,特意打电话来,问家里的麦地浇水没,我心虚,不敢告诉他实情,不耐烦地说:“浇了浇了,长得好着呢”。然后又开始忙着“练功学法”,把麦田的事放到了脑后。

  一周后,婆婆出院回家,丈夫第一件事就是奔向麦田。过了一会,丈夫红着眼进了屋,上来揪着我的衣领,就给了我一巴掌,我都被打懵了,不知出了什么事。丈夫拽着我向麦田走去,嘴里还嚷着:“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这是要毁了这个家啊!”

  来到家里的麦田,我傻了眼,地旱得裂了小口,麦苗又黄又细,明显比周围别人家的小麦矮一截。丈夫愤怒地说:“你不是说已经浇水了吗?真浇了能长成这样?”我小声地说:“那现在浇,晚不晚?”丈夫瞪着我说:“晚不晚?你说呢?种了一辈子地了,这点事还不知道吗?晚八春了!”一年的收成泡汤了,丈夫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说“福报啊?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福报!”丈夫走了,给我扔下了一句话:“你要是还执迷不悟,日子真没法过了,那就离婚吧!”

  果然,当年的麦秋,家里的麦田颗粒无收。

  7月22日,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反邪教志愿者知道了我的故事,找到了我,告诉我佛教真正意义上的“福报”是靠个人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强调“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说我想用自己的力量改变家里的日子,让日子更好过,这个想法没错,可是却用错了方法,企图不劳而获,用“福报”来改变现状就像是白日做梦。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我也彻底醒悟了,认清了法轮功的欺骗性,彻底脱离了这个邪教组织,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责任编辑:仲德】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