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受害者控诉
李洪志的“法身”没能保住张贵云的命
作者:高 林 · 2012-12-17 来源:凯风网

  张贵云,女,1945年3月16日出生,小学文化,家住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孟轲乡东干城村。

  张贵云与丈夫李文正结婚后,一直未能生育,后来便抱养了一个女儿。在农村,如果女人不会生孩子是件很没面子的事,经常会成为村里人闲谈的对象,为此张贵云一直感觉在乡邻面前抬不起头,这始终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1996年3月的一天,邻村练法轮功的人主动登门向她宣扬法轮功,说练了此功能使人返老还童,早生贵子,包治百病。备受心理困扰的张贵云,便不加思索地接受了法轮功。

  刚开始,张贵云只是利用农闲时间在家自己看看书、练练功,倒也没有耽误多少农活,影响家庭。慢慢地,张贵云对修炼法轮功越来越痴迷,为了练好法轮功,她坚持每天早起去练功点参加集体“练功”,整天捧着《转法轮》读,对家务活也不管不问。张贵云原本寡言少语、性格内向,很少与家人、邻居交流,可练了法轮功后像变了个人似的,逢人便讲“法轮功是宇宙神功,‘师父法身’神通广大”等之类的话。一旦听说谁家有难了,谁得病了,便上门蛊惑他们练法轮功,还用李洪志讲的“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等来大肆吹捧“法身”保护的“神通”。

  丈夫看到妻子“练功”后变得精神恍惚、神神叨叨的,就劝她不要再练了。但此时李洪志的“消业”、“法身保护”、“圆满”等邪说已经占据了张贵云的大脑,她认为自己不能生孩子是上辈子作了孽,通过这辈子的“绝后”来惩罚,自己必须修炼法轮功,才能“消业”,进而实现“圆满”。这也更坚定了张贵云修炼法轮功的决心。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张贵云不相信法轮功是邪教,坚持继续修炼,生怕自己好不容易追求的“圆满”会失去。丈夫借机劝她放弃“练功”,张贵云听了大发雷霆,叫嚷道:“大法是我后半辈子的精神依靠,他们不理解,你还不能理解我吗?要不是我练法轮功,咱家现在能有这么顺当吗?让我不练,办不到!”张贵云不顾家人的反对,仍然坚持在家练习,还不时与其他功友交流学法心得。

  2000年10月,张贵云看到李洪志在“经文”《严肃的教诲》中讲“在家所谓坚修大法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和在《走向圆满》中讲“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后,她再也坐不住了,为了能够“最后走向圆满”,她不断参与法轮功“弘法”、“护法”活动。经常半夜三更挨门逐户去发传单、小册子,到处书写张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标语,有时还骑车走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到临近的清丰县、濮阳县和范县等地的公路边挂条幅、撒传单。

  2003年非典时期,由于各村入口处都有人值班,不让外人进村,张贵云只好在公路边贴标语、发传单。5月16日,张贵云在濮阳县贴标语时,不小心滑进了公路边齐腰深的臭水坑,然而她关心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赶紧把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标语举过头顶,生怕标语沾一丁点泥水。丈夫知道情况后,生气地责备她:“你这是图的啥?”她却说:“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护好大法标语,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什么都不怕,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相信法轮功。”

  2005年7月的一天,天气闷热,乌云低沉。张贵云的女儿因为有事,便让她去学校接外孙女。出门时,女儿让张贵云带两件雨披,张贵云却坚持不带,她说:“我是‘大法弟子’,雨淋不到我身上。”在回来的路上,张贵云一边慢悠悠地骑着车,一边给外孙女讲法轮功的好处,然而孩子对此并不感兴趣。快到村口时,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孩子催张贵云骑得快一点,张贵云却说:“没事,‘师父’的‘法身’无处不在,他会为我们撑起天大的伞”。外孙女看姥姥仍不紧不慢地骑着,一急就跳下车赶紧往家跑,刚到门口,大雨就倾盆而下,她找了一把雨伞披上雨衣冲出家门去接姥姥。等孩子接到张贵云时,她早已被淋成了“落汤鸡”。因为淋雨着凉,张贵云发烧咳嗽了好几天,但她不怨恨“师父”的“法身”没能保护她,而认为这是自己的“正念”不坚定。

  2006年6月,丈夫李文正感冒发烧,村里的诊所医生给他开了退烧药和消炎药,但张贵云坚决不同意丈夫吃药,还把药扔到厕所里。她说:“‘师父’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一人‘练功’,我们全家人都跟着享福,你病了用不着看,我会‘发功’给治好的!”后来,李文正的感冒越来越厉害,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又不敢当着张贵云的面吃药,便偷偷到村诊所打了几次退烧针后才痊愈。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虔诚的“大法弟子”却没能得到李洪志的“法身”保护,不幸遭遇了车祸。

  2008年11月15日晚,张贵云说要出去走走,丈夫明白她又要去交流“练功”心得,很担心她的安全,便极力阻拦她,但张贵云却不能理解丈夫的一片好心,气急败坏地说:“今天你要是不让我去,我马上死给你看。”李文正拗不过,只好让她去。在去邻村的路上,张贵云自认为身上有护身符,又是为“大法”做事,把车骑得飞快。在一个拐弯处,由于天黑,视线不好,张贵云被从后面驶来的一辆小货车挂住,连车带人被拖了10米远,她重重地摔在地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原来小货车将她撞倒后,司机肇事逃逸,幸亏被同村人及时发现并拨打了120。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后,经过检查,医生发现张贵云左腿股骨头错位,肺、脾内脏器官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需要住院治疗。她不肯住院,还振振有词地说:“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不会有事,这是‘师父’在考验我,我还要继续练下去,你们赶快让我走,我要出院。”家人了解她的脾气,怕她做出傻事,只好将腿部做了内固定,保守治疗几天后办理了出院手续。

  按照医生的叮嘱,出院后张贵云需要继续服药预防感染,并注意休息和营养,按时到医院复查。回家后,她自认为是“师父”在保护她,才躲过了一场大劫,只要坚持修炼,“师父”一定会保佑她很快康复。她把医生开的消炎药全部扔掉,每天都发“正念”、念“经文”,希望“师父”的“法身”能让她快点康复,奇迹能在她身上出现。可没想到,悲剧才刚刚开始。

  2009年3月初,张贵云突然出现咳嗽和流鼻涕的症状,家人认为是普通感冒,没当回事。3月20日早上,丈夫发现张贵云倒在床上昏迷不醒,急忙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可惜还是晚了,张贵云经抢救无效死亡。后经医生鉴定分析,张贵云死于严重呼吸道感染引起的呼吸功能衰竭,是之前的车祸造成她肺部损伤,没有及时治疗,又不注意休息和营养,导致自身抵抗力、免疫力下降,引发肺部严重感染。

  张贵云就这样“走”了,她自始至终没有得到李洪志的“法身”保护,带给家庭的不是“福报”,而是深深地伤害。张贵云的不幸遭遇又一次狠狠地抽了李洪志及法轮功一耳光,但愿她的遭遇能惊醒仍在痴迷的法轮功修炼者。

 

【责任编辑:舍得】

分享到:

相关推荐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