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脱贫与反邪教
王秀花:全能神害我一贫如洗
作者:王秀花(口述)贾云(整理) · 2013-02-19 来源:凯风网

  我叫王秀花,今年57岁,家住淮安市淮阴县码头镇,我和丈夫都是邻乡供销社工人,退休后回老家养老,还承包了四亩麦田。儿子、女儿都在苏南打工,我家是村里少有的大户人家、五好家庭。

  2003年春天前后,家里准备翻建楼房,买了砖头,请后村的李二姐来卸砖头。她也信基督,原来和我一个教堂。我就问她,最近怎么没去教堂里,她看人多就没有说,后来悄悄的告诉我,教堂里信的不是真神,她现在寻着真神了,叫全能神,会保佑全家,非常的灵。我寻思着,教堂里传统的信教生活还会错吗,难道还有其它的基督教吗?第二天李二姐来找我,要带我去听听,并说“很多东西你一直被蒙蔽了,没看到真相,你听后再决定吧,也不会强迫你的”。我就这样跟去了。当时她鬼鬼祟祟的,连我老公也不让知道。带着我从后村转了一转,最后又折回来,转到我们庄上的崔老二家,崔老二家子女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基本没有人,到他家后,他们先关了院门,又关了正屋的门,然后我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了六、七个人,有两个不熟悉,其中一个40岁左右的妇女,自称是神的带领,来拯救迷途的羔羊。他讲了很多攻击三自教堂的话,又说到真神是全能神,“相信这个‘神’,它能驱散阻挡你发财的‘魔鬼’,能保佑弟兄姊妹免遭各种灾难。”我听得将信将疑的,然后,那几个人又共同的“浇灌”我,举了好多的例子,比如不信的人会有各种灾难等恐吓我,给我洗脑。

  后来,李二姐又来找我,给我一些书有《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有时给我带光盘,每次都主动给我讲我提出疑问的地方。我就这样走上了信全能神的道路。

  随着我渐渐入迷,我与李二姐成了好朋友,我也是按要求,天天研究李二姐带来的资料,并对迷惑的地方做记号,等聚会时进行讨论。因为我是老高中生,后来我钻研这些“理论”很快就超过李二姐,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被升为我们这个小组的组长。

  从此我经常外出拉人入教。很少过问家里的事,准备翻建楼房的事也被耽搁了下来,拖到04年冬。入迷后家里所有的活都丢给了我爱人,那一阶段我爱人晚上睡觉就喊累,还老是会头晕,我也没放在心上。冬至后一天夜里我爱人突发脑溢血,被救到医院。在ICU,爱人一直昏迷了三天,医生说这个症状比较重,即使好了也有变植物人的可能,我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后来在医生全力抢救下,我爱人终于醒了,但是病情仍然不稳定,被转到了重症住院病房治病。

  在医院的时候,我产生了些疑惑,都说信全能神可以免灾难,为什么到我就不灵了,还让我老公得了这么重的病。这时李二姐带我们这一片的头头,就是那个40岁左右的妇女到医院,乘病房没有人时,给我430元,称是全能神给的,并跟我讲,这个灾难,都是因为我心不够诚造成的,是全能神考验你,你只有全身心的跟着神走,才会免除灾难,比如你能交多少奉献款,神都知道,如果对神不诚,留着钱不尽心,就会有报应。听了她的话,我回想起每次捐款,都是几百几十的捐,家里翻建房屋的7万多元,我一直没敢动。莫非这钱也要捐给神,不然全能神惩罚我,给我灾难。

  我爱人住院大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病情开始稳定,不再有生命危险,就是行动不太方便。我没有感激医生,反而是认为这是信全能神的起作用,为了表示我的心诚,我一下就捐了8000元给全能神,后来上面讲要印资料散发,我又分三次捐了2.7万元。

  再加上老公看病的医疗费,我家翻建楼房的钱,也是我这么多年的积蓄,就全用光了。

  在丈夫生病的这段时间,我更加积极的拉人,亲戚朋友来看望丈夫,只要有机会,我就跟他们宣讲,拉他们入教。04年到05年,我已经拉了60余人入教,被升为这一片的‘带领’。

  从此,我更加积极,甚至连在家照顾老公的时间也没有。家里的钱被捐光了,就把老公的药停了,买不起西药,打便宜的中药维持,后来,就靠着大家一起祷告,进行心理治疗。这期间我还经常的扔下生病的丈夫不管,独自外出传教。

  2005年冬天,丈夫因为用药护理都不到位病情加重,不得不重新住院治疗,这时我家已经一贫如洗,我将丈夫送到医院后,又到盱眙县对几个新入教的姊妹进行“浇灌时”被当地反邪教协会同志发现。他们将我带到了丈夫住院的医院,与又联系到我在外地工作的女儿,一起做我工作,请来医生从科学角度分析丈夫的病因,才让我猛然走出全能神,但是这时的我家已经被全能神害得一贫如洗。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丈夫,我忍不住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责任编辑:陆原】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