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脱贫与反邪教
昔日“练功迷”今朝“冬枣王”
作者:王 馨 · 2013-08-15 来源:凯风网

  如果拿法轮功比喻,那就把它比作沼泽,请远离,勿靠近。

  在山东省沾化县下洼镇,提起李梅仙无人不知,当然不仅仅因为她是冬枣大户,更因为她曾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提起这段经历,李梅仙经常说自己就像从沼泽地里被人救出,那种脱救的感觉终生难忘。事情还得从1998年开始说起。

  1998年的春天,李梅仙的妇科病犯了,腰腿疼痛厉害,感觉全身不舒服。去医院看病的路上,路过附近村的集市,听赶集的人说起,附近村有人在练法轮功,不吃药,不打针,不花一分钱,包治百病,很是神奇。李梅仙一听,不禁动了心思,村里的人很是节俭,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愿去医院,花钱治病很是负担。李梅仙听到此事很是高兴。于是,她急急向人打问了练功的地点,一有空就去临村练习法轮功,后来为了“精进”,还买了一本《转法轮》的书,随时翻看练习。

  开始时,只在地里不忙、家务空闲时翻翻书练练功。谁知,在一群功友的带领下,不知怎么就渐渐着了迷。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当时魔杖了,陷进去就出不来了”。她这一痴迷,有时竟能为了练功不去地里干活,经常三五个人走家串户去发展功友。有时打坐忘了做饭,渐渐的就像陷入沼泽。

  为了早日“消业”除病痛,“精进”求“圆满”,到了1999年初,她一头扎进练功中,干脆不务农活,不理家事,一门心思练习功法。家人多有不满,每每看她练功,丈夫总是规劝,可她理由充足,只练功不买药可以给家里节约钱,练功“圆满”后不知能抵多少倍地里的收成,还不如不务工不务农一心练功,也是给家里创收。丈夫说急了说多了,她总是不屑一顾,一心等功成“圆满”。看着别人家女人在家务农,男人外出打工挣钱,而自己家妻子一门心思练功,男人出不了门,女人干不了活,争吵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丈夫被李梅仙看作“精进”路上的“魔”,动辄被她吵闹一通。

  不做工就没有收入,不赚钱就不能养家,渐渐地家里的积蓄越来越少。大人要吃饭,孩子要上学,丈夫女儿心里很着急。1999年4月的一天,丈夫回家,发现衣柜里跟亲戚借的3000元钱不见了,急得在屋子里直转,翻箱倒柜一遍还是没找到,正巧李梅仙从外面回来,丈夫瞧她满面红光,兴奋异常,便问她是否看到过钱。她无一丝一毫的愧疚,满心欢喜道:“拿去让功友上交了,‘圆满’很快来了。”丈夫气不打一处来,可跟她说话偏就有种秀才遇见兵的感觉,万般无奈下,找到李梅仙娘家人,想一起规劝她别再练功,动动脑筋挣些钱,让家里生活过得好些。可不管哥嫂还是叔婶,都劝不动她,任谁说都不听,只一心说“‘师父’说了,现在练功吃些苦,等到‘圆满’可以享福一辈子。到时我带着大家一起过好日子,眼看着我就要‘圆满’了,现在也是为了大家好。”大家只能无耐的离去。

  就这样,她潜心练功一年多,自觉功力见进,可腰痛的毛病就是好不了。在这时,村里悄悄起了变化,周围的邻居不少建起了新房,而自己家还是三间破平房,身上穿的是旧衣服,屋里摆的是老家具,不时还得去亲戚家借钱。李梅仙不思自身原因,反而从练功上找毛病,认为还是功力不够。正在这时,法轮功被依法取缔,李梅仙在“师父”经文指点和其他功友的鼓动下,认为实现“圆满”的机会来了,一心一意要去北京“弘法”。家人拦到她前面,每日里看着她,最终没让她去成,她懊恼不已,说一次“圆满”的机会就这么消失了。

  后来,反邪教志愿者听到她的经历,纷纷来到她的家中,既帮助她解决思想上的问题,也帮助她做做家务、出出主意想办法摆脱贫困。在志愿者的照顾下,李梅仙看看邻里,看看自己,想想多年身上的伤痛,她渐渐顿悟了,表示与法轮功彻底决裂。她接受了志愿者们联系的医生为她看病,采纳志愿者的建议与丈夫向冬枣大户取经,并向农技人员要了冬枣种植技术资料,摸索着搞大棚栽植并开发有机冬枣。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下来,李梅仙家很快摆脱贫困富裕起来,2007年,也建起了新楼房。经过医生治疗病情也渐渐好转了。 回首这几年的变化,李梅仙总是深有感触地说:“法轮功是害人精,差点害了我一生,相信科学学技术,勤劳致富才能走上幸福路。”

分享到:
责任编辑:时雨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