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脱贫与反邪教
姜永生:从败家子到致富能手的亲身经历(图)
作者:姜永生 · 2013-11-29 来源:凯风网

    我叫姜永生,今年30岁,小学文化,妻子王华28岁, 女儿晴晴8岁,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张广才岭下。


    我家是祖传三代的木匠世家,由于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从小除了喜欢摆弄木头外,对念书打心眼里不感兴趣,后来父母也想开了,他们只祈盼我能早点子承父业靠手艺养家娶妻生子。所以,2000年7月,我初中刚毕业就背起木匠工具跟随父亲走乡串户干起了木匠活,年底经人介绍我与邻村的王华登记结婚,第二年她就给我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组成了幸福的小家庭。然而,幸福生活却差点因我痴迷法轮功而遭受毁灭……

    那是2001年夏季的一天,远房亲戚表大爷宋玉国上门找我,让我帮他做几件家具,因为是亲戚我就爽快地应承下来。我同他到家里检尺算木料时,大爷向我介绍了法轮功,他说:“法轮功是现世活佛李洪志大师开创的旷世绝学,练好这门功法有养精健脾,延年益寿之奇效,还能‘开天眼、白日飞升’,修成正果后,师父还能度我进黄金铺地的法轮世界。”大爷一番话,令我对习练法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原因是自己从小就患有慢性胃肠炎,特别是入夏这阵子犯得挺厉害,整天胃连着肚子丝丝拉拉的疼个没完,天天都得用药溜着,这回自己碰到了练功治病机遇当然不能轻易放弃,还指望能通过习练法轮功去病健身、延年益寿、得道升天那。

    第二天我就如约来到了大爷家,他拿出一本黄皮书让我看,因为我天性不愿念书,看着书上写的白色物质、黑色物质、什么业力呀,越看越糊涂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最后,大爷只能无奈地说:“看来只能先教你几个简单实用的招式回去练习吧”。几天以后,我在大爷家里学会了七个练功的招式。回家后,我每天对妻子谎称去外面干木匠活,然后,背着工具到外面兜一圈,然后悄悄潜回仓房开始练功。

 

起初,我在练功时赶上胃疼就吃胃药和消炎药待胃不咋疼了再继续练功。这样练了大约两三个月吧,由于自己整天活不干专心打坐练功,感到身体状况明显比以前强了,胃疼病也似乎缓解不少。有一天,练完早功我就跑到仓买买了些水果去大爷家表达谢意,当我兴致勃勃地向他讲述自己如何练功时,大爷脸上却挂出了不快的表情,于是我试探着问他原因,大爷叹口气说:“这事不能全怪你,是我当初光想着教你练功学动作忽视教你‘学法’了”。他接着说:“永生啊,我告诉你,人之所以得病,吃苦受罪,那都是前世的‘业力’造成的,师父说练功人不能打针吃药,只有一心一意地练功才能真正消除‘业力’,千万记住就是胃再疼也不能吃药,否则功都白练了,哪年哪月才能上得了‘层次’得‘圆满’啊!从今往后,我就带你练功,你就不要一个人在家瞎练了”。

 

就这样,为了“上层次”、早求“圆满”,我跟随大爷到邻村的同修家中和功友们一起练功,还相互交流练功心得,为了精进,我还买回了许多法轮功书籍、磁带偷着在仓房里看,还学着背诵师父的经文,看不懂的地方就去请教大爷和同修们,没出半年我就被任命为练功点的点长。由于我练功刻苦,大爷动不动就夸我几句,还说我有佛根。记得一天大爷又对我说:“师父的新经文下来了,他说师父说大法弟子要想快上层次必须立马走出去‘弘法’”,并且约定改日就上路。

    大爷约我出去“弘法”的事让我有点犯难,原因是爱人刚生小孩,自己就外出“弘法”,这实在有点太突然,果然,当我硬着头皮把外出弘法的事向跟妻子刚讲完,她就大哭大闹起来,父亲也气得举手就要打我,被母亲拦了下来,母亲流着眼泪说:“儿呀,你不为爹妈想也得替妻子女儿想想啊”,听着母亲流泪讲出的这番话,奇怪的是我连半个字也听不进去,脸上挂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冷冷地说出这样一番话:“妈,习练法轮功是大法弟子千年不遇的机缘,是件大好事,我修‘圆满’之后,就可以带上你们一起进入天国世界,现在师父让大法弟子走出去弘法,这是我上层次的好机会,谁也别想阻拦我。”妻子一气之下病倒了,父母心里着急又找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整天像看贼似地跟着我东家找西家问操碎了心。由于父母看得紧影响了自己练功,我趁着父母稍不注意不辞而别,跟着表大爷跑到外乡“弘法”去了。在我们的串通下,外村有几户人家成了法轮功秘密练功点。

 

从此,我撇下了父母妻女,荒弃了木匠手艺,一心“弘法”,四处散发传单,成了延寿县法轮功骨干。因为总想不劳而获,视自己为神可以得道升天,我除了“弘法”就什么也不干了,我还把家里积蓄拿出去资助“弘法”,后来发展到了到处借钱用于“弘法”的地步,因而,欠下了五万多元的外债。

 

  俗话讲:“天作有雨,人作有祸”。2002年3月2日,在我到邻村散发传单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因扰乱社会秩序受到了法律的惩罚。期间,县里的反邪教志愿者找到我,让我观看教育片,那一桩桩血淋淋的惨案彻底震撼了我的心灵,使自己真正看明白是法轮功给自己和家庭造成了无法弥补损害。回家那天,我瞧着面容憔悴的妻子和因为营养不良身体羸弱的女儿,眼中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想当初自己为修练“弘法”,撇家舍业,有家不归。妻子因操劳患上肝病,孩子营养不良面黄肌瘦,为练功和父母闹翻了脸,放着好好的木匠手艺不去干活,最终还欠下5万多元的外债,眼下家里一贫如洗。我双膝跪倒在白发苍苍的父母面前,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我决心和法轮功彻底决裂,开始自己新的生活。重获新生的我,受到了多方的热情帮助,志愿者们知道我木工活好,是三代祖传的手艺,就积极帮助我联系活源,去年,联系到当地一个单位维修房屋的活,我带领民工将这个单位的房屋进行了维修,上保温板、彩钢等工程,10月8日,这项工程交工后,我挣到了一万多元。如今我已承揽了安山乡80%的木工活,又承包了绿色果园装修工程,预计工程结束后能净赚50万元。

    几年来,我靠自己的双手还清了欠下的五万多元债务,还盖上了新房,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能手。如今,我家庭重新得到了幸福,老人安康,一家人又过上了和和美美的好日子。

 

姜永生

 

 

 

 

分享到:
责任编辑:虚谷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