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16
母爱的错位
作者:柳随风 · 2016-01-26 来源:凯风网

  又是一年的“1·23”。为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中央音乐学院、开封市顺河区苹果园中路小学隆重举办了反邪警示教育活动,通过回顾2001年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讲述了社会各界对陈果、刘思影等邪教受害者的关注和爱护,并从科学角度揭露邪教对信徒的蛊惑、欺骗和利用的种种伎俩。

  陈果和刘思影之所以较其他自焚受害者更受关注和同情,是因为她们都是被自己的母亲拉入自焚队伍的。而两者的母亲之所以这么做,不是因为别的,恰恰是出于对她们的爱。如此荒诞又残酷的母爱,无疑又一次刷新了错位母爱的认知!

   

  (网络图片)

  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母爱又是所有亲情中最牢固、最无私的,是什么让郝惠君和刘春玲这两位母亲糊涂至此呢?根据笔者对相关情况的了解,大致源于三个方面。

  一、源于对李洪志的信任感

  李洪志的一套歪理邪说,从表面上看的确非常有诱惑力。他不但赤祼祼地宣扬“肉身无用”、“元神不灭”,而且称“因为你的死,因此而得到上天的福报,这不是转化成了一件更好的好事吗?”直接将死亡这么可怕的事美化成了“享受”。到了2000年6月份以后,他连着发表《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忍无可忍》三篇“经文”,催促弟子“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

  李洪志的话对郝惠君、刘春玲来说无异于“金科玉律”,加上前景这么美好,事态又这么紧急,怎容得她们拒绝甚至延缓呢?在决定自焚以后,自然也不会忘记把这份“最好的礼物”送给心爱的女儿。而真到了火焰燃起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二、源于对孩子的控制欲

  所有的父母都希望给孩子最好、最安全的生活方式,但很多时候他们却不是通过放开孩子手脚培养他们的创造力,而是不顾一切地想要控制孩子。郝惠君和刘春玲正是在超乎寻常的控制欲的支配下,设定了女儿人生的“电脑程序”。

  陈果是最典型的例子,她坦言“音乐并不是自己的人生”,“是我妈妈给我的压力,她让我学我就逼着自己学,遂了我母亲的心愿”。在练习法轮功上也是如出一辙,在郝慧君的鼓励下,她成为坚定的法轮功习练者,所以后来也会跟随着自焚,被毁掉一切。而至于刘思影,更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她重伤在医院治疗期间说:“1月15日那天,妈妈说,她脑子里突然有了自焚‘圆满’的念头。妈妈还问我敢不敢。我对妈妈说,你要是走了,我跟谁过啊。我只有跟着你,我是你的一个小尾巴。”

  三、源于对人生的扭曲价值观

  所有扭曲行为的背后,都有着扭曲的价值观。郝惠君丈夫高血压造成脑溢血半身瘫痪,所有的家庭重担都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对于医治好丈夫的病愿望十分迫切。刘春玲则是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生活无所依靠,只能在酒吧打工,还要单独抚养刚上小学的女儿,其中艰难可想而知。所以当她们“悟”到自焚可上“天国”后就欣喜若狂,下意识地认定找到了摆脱生活困境的“捷径”。

  一旦下定决心要“毕其功于一役”,她们立即将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延伸到了女儿身上,不让她们靠智慧和汗水去换取幸福,却直接令其攀上那部“上天的梯子”。这其中,有着太多急功近利和不劳而获的念头在作怪。但结果,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是“母亲自焚、祸及女儿”。血的教训,追悔莫及。

  郝惠君、刘春玲母爱的错位,既反映了法轮功邪教思想的深重毒害,也暴露出人性的诸多灰色地带。只有针对性地予以教化、治疗和帮助,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世人误信邪教,从而避免滋生更多的“邪教孩子”。

分享到:
责任编辑:湖一亭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