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苏轼最平淡的一首词 写出平生最快乐的时光
2020-05-28 来源:猫眼国学

  嘉佑二年,是科举史上最为不平凡的一年,为何这样说呢?主考官欧阳修,小试官是诗坛宿将梅尧臣,更让人惊叹的是,此次选拔出的进士当中,尤其是前十名,日后都成为青史留名的牛人。状元郎曾巩,入选唐宋八大家之列,苏轼紧随其后,被皇帝钦点为榜眼,探花章惇后来官至宰相。 

  苏辙取得第五名的好成绩,也不容小觑。另外,除了苏轼和苏辙之外,还有一对兄弟同时进入前十名,即北宋理学家程颐和哥哥程颢,他们分别是第四和第六。据说,状元本应该是苏轼,欧阳修批阅试卷的时候,发现一篇绝妙好文,误以为是学生曾巩所写,为了避免被同僚说闲话,就把这份试卷放在第二名。

  殊不知,此乃苏轼的手笔,后来得知真相的欧阳修,难免有些后悔,觉得对不起苏轼,阴差阳错让他与状元失之交臂。作为榜眼,苏轼也备受瞩目,尤其是欧阳修对他极为推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前途不可限量。但是,苏轼真的太倒霉,仿佛上天故意在刁难他,人生之路曲折坎坷。

 

  步入仕途后,苏轼正准备一展才华,结果传来母亲去世的噩耗,古代以孝为先,他只好暂时放弃官职,回老家守孝。守孝期满返回朝廷,授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取得不错的政绩,然而父亲苏洵又病逝了,只能带着弟弟苏辙,再回家守孝三年。等到苏轼再次回京,局势已经改变了,王安石变法开启,反对变法的大臣,几乎都被贬到外地。

  率性耿直的苏轼,尽管看清眼前形式,但他依旧上书谈论王安石变法的弊端。苏轼的初衷并非完全反对变法,而是就事论事,纯粹为朝廷考虑。只可惜,宋神宗对苏轼的话置若罔闻,加上御史的弹劾,苏轼感觉朝廷无立足之地,主动请求离开京城。不久后,皇帝批准他的请求,让苏轼到杭州任职。 

  熙宁七年,苏轼又被调往密州担任知州,三年后奉旨前往徐州,官职还是知州。苏轼的一生,基本都在外地漂泊,但在徐州做官期间,应该是他最惬意的岁月。远离朝堂纷争,公务不太繁忙,日子无忧无虑,苏轼以诗书为伴。在此期间,他写下最平淡的一首词,写出平生最快乐的时光,最后7字耐人寻味。

  《南乡子·自述》

  凉簟碧纱厨。一枕清风昼睡馀。

  睡听晚衙无一事,徐徐。读尽床头几卷书。

  搔首赋归欤。自觉功名懒更疏。

  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占得人间一味愚。

  从题目就可以看出来,这是苏轼对日常生活的记录,没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那般豪迈,也没有“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那般感慨,却多了些许温馨。温度降低,席子显得有些凉意,此处的“碧纱厨”,并不是橱柜,应该是古代的蚊帐。闲来无事睡大觉,被枕边的清风吹醒,说明苏轼过得比较安逸。 

  接下来的“睡听晚衙无一事”,听着属下汇报工作,晚上衙门没有什么大事,不需要加班。既然如此,苏轼也没有荒废时光,把床头的几本书看完。如此舒适的状态,让苏轼想起几首归隐的诗,情不自禁地吟诵起来,感觉看淡了功名利禄,若能一直这般安逸,宁愿一辈子不升职加薪。

  那句“若问使君才与术,何如”,读起来相当有意思,要是有人问我有什么能耐,我会笑着告诉他,我只是一个不聪明的老头。且看“占得人间一味愚”,苏轼那么有才华,为何说自己愚钝呢?表面上故意贬低自己,实际却是在表达一种摆脱尘世功名束缚的愿望,荣华富贵皆浮云,平平淡淡才是真。

分享到:
责任编辑:朝艳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