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一场白宫闹剧 “法轮功”背后当“托儿”
作者:桑梓 · 2020-12-14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

2020年10月24日,《纽约时报》刊登该报记者凯文·罗斯耗时8个月调查撰写的文章《大纪元时报如何成为炮制巨大影响力的机器》,极其罕见地用大幅笔墨直批“法轮功”及其喉舌《大纪元时报》。

随后,中国台湾时事评论员唐湘龙先生与搭档、知名媒体人陈凤馨女士在时事节目“正经龙凤配”,就该报道进行点评,称“法轮功”邪教组织用媒体的形态,用许多的假新闻、错误的新闻,深度介入政治,而且操纵政治。

他们提及《纽约时报》为何点名大纪元,原因之一是因为《大纪元时报》不在白宫记者协会名单内,却能够直接走入极其难进的白宫新闻简报室,而且被白宫点名发言提问。这不合常理,也不符常规。

白宫新闻简报室是个怎样的存在?

新闻简报室位于白宫西侧,它的内部非常狭小,总共只有49个座位(7排,每排7个座位),第一排与发布台的距离只有两三米远。在新冠病毒疫情情况下,其拥挤封闭的空间正是病毒传播的理想环境,如果现场有人不戴口罩,很容易造成集中感染。正因为如此,进入新闻简报室不仅要求必须戴口罩,而且在发布会上,记者坐的间隔已明显增大,由此能够容纳的人数更少。

狭窄拥挤的白宫新闻简报室。资料图片来自白宫博物馆

陈凤馨在“正经龙凤配”节目中透露,虽然新闻简报室非常小,可是全世界媒体都想要进入这个地方。所以除了白宫新闻记者协会的人可以固定时间,而且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位置之外,其他的人就必须要在外面排队。白宫新闻官会检查申请的媒体及记者的背景。如果足够幸运,早上9点钟可以进入,否则也许要等到下午。对于记者来说,冰天雪地时身着厚重衣服在外面无时限的等待,这是常有的事。

2020年4月8日,美国白宫新闻简报室的椅子背后贴着注意保持“社交距离”的黄色提示标签。图源:新华社

记者白宫新闻简报室尖锐提问

那么,不在美国新闻记者协会之列的《大纪元时报》,为何能够跻身白宫新闻简报室,到底是受谁之邀?

《大纪元时报》的一位发言人在今年8月曾告诉《华盛顿邮报》,尽管没有进入白宫记者协会的排班表,但“应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的邀请”,他们的成员仍能参加白宫新闻简报会。

至于《大纪元时报》在其中担负何种职责,可以从近日新闻简报室里上演的一场闹剧一窥究竟。

据美国新闻网站The Intercept 12月4日报道,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Kayleigh McEnany)周三在新闻简报室主持记者招待会。

报道说,当时《刀锋》(The Blade)记者约翰逊(Johnson)要求麦克纳尼解释,为何尽管LGBTQ性少数群体人员首当其冲地受到艾滋病毒的影响,但特朗普总统在本周的世界艾滋病日发表声明时,无视这部分人群?

麦克纳尼环顾左右回答称:“总统昨天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纪念世界艾滋病日。”这个号称“前所未有”的纪念方式,就是在白宫悬挂一条大红丝带。实际上,奥巴马和小布什之前都曾在白宫悬挂大红丝带纪念世界艾滋病日。

2010年11月30日,奥巴马在任,为了纪念世界艾滋病日,华盛顿白宫前挂起了一条巨大的红丝带。图源:中新网

显然,这个回答无法令约翰逊满意。面对约翰逊刨根问底的提问,为了岔开令人尴尬的话题,麦克纳尼只得点名新闻简报室里有着一张“友好”面容的夏洛特·卡斯伯特森(Charlotte Cuthbertson)进行提问,后者是“法轮功”邪教组织成员、《大纪元时报》所谓记者。

卡斯伯特森立即颇识时务地给麦克纳尼递了根“救命稻草”,将话题转向了废除《通信规范法》一事。

据路透社12月3日报道,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若国会明年还不废除《通讯规范法案》第230条款,他将直接否决规模达7400亿美元的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图/Getty Images

卡斯伯特森参加新闻简报会后所写的文章,发布在大纪元的首页,旁边就是所谓的反特朗普选民舞弊的虚假报道,通栏大标题上写着:等待重新计票,提起法律诉讼,选举结果仍不明朗。  

正如美国新闻网The Intercept在报道中提到,《大纪元时报》是一个极端支持特朗普的网站,由“法轮功”成员运营,他们把特朗普视为对付中国的“帮手”,斥巨资宣传特朗普。

或许,让其在发布会上,给白宫新闻发言人当“托儿”,给特朗普做喉舌,替他说一些美国正规媒体所不耻的事,是特朗普政府让《大纪元时报》进入白宫新闻简报室最重要的职责!

新闻简报室里的外来者

图源:央视新闻

根据美国新冠疫情最新数据,截止至12月14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1672万例,累计死亡人数超30.6万人。曾前往伊拉克的退伍老兵、现急诊科医生克利文·吉尔曼表示,美国的这场新冠疫情比他在伊拉克前线所经历的还糟糕。

疫情如此严峻,但在如此逼仄的环境,白宫不顾记者的健康与安全,往新闻简报室里带入不相干、无资质的人员并非仅卡斯伯特森一人。

The Intercept报道曝光,当天的新闻发布会,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的丈夫肖恩·吉尔马丁也同时在场,并未佩戴口罩!

另一人为保守派播客“一流父亲”的主持人亚历克·蕾丝(音,Alec Lace)。亚历克·蕾丝曾在开通频道之初表示,自己的“终极目标”就是采访特朗普,请他以一位父亲的身份接受采访。而截止目前,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内的众多特朗普拥趸已在“一流父亲”节目中展示了他们的所谓“父爱智慧”。

亚历克·蕾丝在参与白宫新闻发布会时,还向麦克纳尼高呼:“凯莉,你太赞了!”

他的出现引发在场记者不满。面对质疑,亚历克·蕾丝在推特上坦承,自己并没有进入白宫所需的证件,但在过去16个月里“多次”访问白宫,且麦克纳尼的助手正在给他们安排会面。但亚历克·蕾丝拒绝透露是谁带他进入新闻简报室的。

白宫新闻简报室也是美国总统莅临的重要场所,美国每天的重磅新闻也是从此室发出,原本在人们心中是种神一样的存在。而今天,依靠裙带关系者可进入,依靠政治投资的邪教媒体可进入,甚至依靠对领导人拍马溜须的自媒体个人也可堂而皇之进入。在新冠病毒疫情当下,一个大国政府的中枢部门尚且如此,可想它在整个社会日益分裂的情况下,应对疫情的能力到底有多强了。

小贴士:

今年5月,由于自己发布的推文被贴上“无确凿依据”标签而与推特发生激烈争执后,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令,下令要求重审《通信规范法》第230条。

美国《通信规范法》是1996年通过的一项法律,该法律赋予了社交媒体企业豁免权,使它们不会因出现在其平台上的内容、或删除部分内容而遭到起诉。这项法律既给予了互联网巨头对平台上第三方内容的免责权,也给了平台广泛的自由度来清理不当内容。

根据特朗普的授意,美国司法部在9月下旬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项议案,要求改革第230条,意在限制脸谱、谷歌和推特等互联网公司享有的豁免权保护,迫使它们承担更多管理平台上内容的责任。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