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欧阳修:一个其貌不扬却才华横溢的可爱男人
2021-01-09 来源:腾讯网文化

提要:如果说皎洁明月,是李白的霜;天下苍生,是杜甫的魂;空灵宁静,是王维的魄;那么平淡隽永,就是欧阳修的真。

出生寒微却才华横溢的狮子座丑男人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个衣着朴素,身材瘦小的青年忽然从沙滩上起身感慨,正准备迈向江心。望着涢江对岸的古城炊烟袅袅升起,仿佛帘幕无数,似为落日遮羞,朦胧迷离的余晖显得忽明忽暗,照不见日思夜想通往京都的那条古道。

微风拂过,沙鸥惊起,海浪逐滩,荻草随风摇曳,荻花漫天,与晚霞缠绵絮语,烟消雾散。顷刻间天地敞亮,顾盼四周,芳丛犹在,芬香四溢,坠落鼻尖,若即若离,仿佛嗅到小时候,熟悉的味道沁人心脾。

青年顿时心明澄净,拨回抬起的脚,就地仰倒在柔软的沙滩上,往事如潮,以排山倒海之势来袭,循着来时的足迹一步一步如影般展现。每一个脚印都是自己刻骨铭心的记忆。

突觉自己是如此眷恋这里的每一抔故土,每一缕空气,每一滴江水,终究是凡夫俗子,终究是生性多情,忘不了诗酒风月,舍不得浩瀚经卷,对着故地思念故人故事,久久无法释怀。

梦碎醒来,恍如长途跋涉困觉后的隔世,迷失方向,苍凉而又不知所措。时至今日已两次科考失败,两次的信心满满,均被现实打落得支离破碎。

独自缅怀,泪眼婆娑,白云孤飞,从未如此思念父亲。虽然4岁丧父,也已记不清父亲的音容笑貌,但父亲刚正不阿、清正廉洁、诚朴敦厚、乐善好施的处世品格,却被母亲刻画得惟妙惟肖。

而母亲郑氏出生江南名门世家,知书达礼,聪颖敏锐,嫁与父亲时还是妙龄韶华,而父亲已是半鬓如雪。虽老夫少妻,但却琴瑟和谐,恩爱有加。

老来得子,虽其貌不扬,却难抑举家欢庆,不可言宣,面相师说他:“耳白于面,名满天下;唇不著齿,无事得谤”,真是一语成谶。

万千宠爱于这个骄傲自信的狮子座婴孩。父亲官职低微,俸禄微薄,去世时只留下家徒四壁,再无其他。母亲变卖家产,才勉强能为父亲换来薄棺一副,让父亲得以安息。

迫于生计,随母远走他乡,千里寻亲,投靠随州的叔父欧阳晔。叔父对父亲钦佩无比,并将这一切化作对自己的悉心照料,倾己所有,尽己所能。

寄人篱下,生活困难,用度拮据,连纸笔也无力负担。幸得母亲慈惠善教,识文断字,常常在忙完针线活后,趁着夜幕未临,带自己来到涢江岸边的沙滩。

母亲以荻代笔,以沙为纸,教自己读书写字,也就在这时,知道了屈原、陶潜、李白和杜甫。不成想“欧姆画荻”成为史学佳话,而母亲郑氏,也成为中国“四大贤母”之一。

母亲讲得头头是道,自己听得如痴如醉。嗜书如命,但家贫如洗,常遇书荒。幸好城南富户兼发小李尧辅家藏书犹如汗牛充栋,也乐于开门借书。

所以常常到他家乞书借读。一日在李家书房,偶然发现六卷断编残简《韩昌黎先生文集》,读后,被韩愈平实易懂却不失大气磅礴、文从字顺、字字珠玑的文风深深折服,令他耳目一新。至此,韩愈成为他一生的文学偶像,并时刻践行他的主张。

日夜苦读,加上天赋异禀,10岁时便能诗作文,名满随州。就连叔父也常对母亲说:“嫂嫂以后不用再为生计前程担忧了,孺子必将光耀门楣,名动天下。”

金榜题名却风流多情的一代文宗

一念及此,檐下风铃哀怨,拉回现实,痛定思痛,究其失败原因,无不让人怜惜,只因自己写的是古文,而不是科举指定、时下流行的“西昆体”和“太学体”。

简言之,格式不对,辞赋没有押官韵。当朝文章注重句式对仗、辞藻华丽,在他看来,这只是文人卖弄风骚的贫乏空虚之作,徒有虚表,实则毫无意义,这是他深恶痛绝的,他主张文道并重,道胜文至。

伤心不过一杯沙漏,终将流逝。眼见母亲背影佝偻,青丝变白,为了荣兴家族,还是要暂放自己爱好的古文,学习权贵爱看的骈文,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顺势而为方显英雄本色。

4年后,厚积薄发,一飞冲天。终于遇上了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汉阳知军、翰林学士胥偃,胥偃爱惜其才华,直接推荐欧阳修去当时最高学府国子监考试。满载着家族希望,父亲的榜样,母亲的含辛茹苦,再次背井离乡,参加考试。

众望所归,连中三元,最后在殿试中位列甲科第14名,声名远播。终于实现少年理想,金榜题名,而此次科考的状元是他未来的连襟王拱辰,也是后来女中词帝,千年来最负才名的才女李清照的外祖父。

北宋京都权贵闻名全国的“榜下捉婿”活动在揭榜那日拉开了帷幕,胥偃首当其冲,钦定欧阳修为乘龙快婿,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说明欧阳修的才华成色呢?

进士及第那年,欧阳修24岁,这已算是年少成名,他的第一个官职,跟他父亲一样,是推官,只不过地点在洛阳。

人在开心时,也总是好运连连,在洛阳推官任内,是他人生最快乐的时光,有诗为证: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因为他遇到了最好的老板钱惟演,钱惟演是当朝“西昆体”诗派的鼻祖级人物,喜好附庸风雅、舞文弄墨。

爱才如命,让欧阳修专心研究古文,不用分心繁杂公务。生性好入名山游的欧阳修,借此机会结交了如梅尧臣、尹洙等一批志同道合的密友良谋,并成为一生最珍贵的挚友,也就在此时,写了大量古文、诗词名篇,奠定宋代早期文坛领袖地位。

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欧阳修好不快活,人在得意之时总是容易忘形,暴露本性。一次老板钱惟演请同僚吃饭,所有人都到了,就缺欧阳修。

只见衣衫不整的欧阳修带着正风华绝代、当红不让的歌妓走进包厢,歌妓头发稍凌乱,众人见状,相视而笑,默不作声。

欧阳修气喘吁吁地告诉钱惟演因为自己帮身边歌妓找金钗而耽搁了时间。而歌妓也还在为丢失的金钗而懊悔不已。钱惟演久居官场,一下就瞧出了歌妓的心思,趁着酒劲,对她说:“若你能让永叔即兴填词一首,就送一只金钗给你。”

歌妓一听,喜色顿开,嘟嚷着让欧阳修作词,欧阳修抵挡不住温柔诱惑,提笔便是一阙《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

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才华横溢不负盛名。

这时,欧阳修的第一任胥夫人刚去世不久,一边伤心悼亡妻,一边赏心和风月。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风流多情为仕途失意埋下伏笔。

值得一提地是,除了钱惟演爱才如命,他同样如此,也是千古伯乐。公元1057年,由欧阳修任主考官的科举考试,迎来了中华史上的“千古第一榜”,也宣告着古文彻底攀上了文化巅峰。

诞生了苏轼、苏辙、曾巩、程颢、张载、程颐、曾巩、曾布、吕惠卿、章惇、王韶等文学、经学、理学大家。

重情重义却仕途坎坷的可爱粉丝

本以为从此能仕途安稳,平步青云,一展宏图。却不知世事难料,等待着他的,是人生的“三起三落”。

公元1036年,因偶像范仲淹与宰相吕夷简不和,进献《百官图》。弹劾宰相任人唯亲,拉帮结派,欧阳修力挺偶像。上奏章怒骂谏官高若讷与吕夷简一丘之貉,未尽谏官本分,结果范仲淹被贬,欧阳修受牵连,被贬夷陵。

三十而立的欧阳修遭遇了仕途人生的第一次失意,但他没有因此而丧心殆志。夷陵因地处偏远、人烟稀少,经济文化、吏治民生凋敝,欧阳修见状心痛不已,立刻整顿改善、严明法纪、昭雪冤案。

经过4年的励精图治,夷陵很快就出现了移风易俗、时合政清的局面。政绩斐然的欧阳修,文名与功名传至大庆殿内的天子耳内,正想有所作为的仁宗,遂诏欧阳修入京,与范仲淹、韩琦、富弼一起主持“庆历新政”。

赖以宋朝积弊已是百世所累,一场突然其来的改革,难以逆转乾坤,很快新政破产,主导之人均遭贬谪,在剧烈的党争面前,身为天子也无能为力。

而此时,欧阳修又恰巧陷入“盗淫甥女”的丑闻,虽然最后查无此事,纯属诬陷,却牵扯出欧阳修侵占他人财产,证据确凿。加上旧党抨击他与范仲淹等人互为朋党,义愤难平的欧阳修据理力争,并向仁宗提交了流芳百世的一道奏疏《朋党论》,大胆地宣示了“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的旷古奇论。

无奈保守派势力太强,近不惑之年的欧阳修,最终还是被贬至安徽滁州。此次被贬,已动摇了欧阳修的仕途进取之心,看穿了世事沧桑,朝政的弊端也越发凸显,民生日益艰难。

京城流言四起,人言可畏,被侮有违人伦之悖,斯文扫地。世卿官宦,竟为一己之利,不惜践踏他人最后的尊严,令他心寒,令他不耻。

四十未到就自嘲为“醉翁”,一个不胜酒力的老者。秉壮年之身却持老年之心,拜别庙堂,远离社稷,似乎尽在咫尺。

寄情山水、与民同乐,方是人生真谛;岁月蹉跎,人至暮年,唯求心安。民风淳朴的滁州,让他看透红尘俗世。晨出暮归,与人游乐,济世安民,也是实现人生理想的另一种方式,挥笔写下千古名篇《醉翁亭记》,泼墨挥就亦悲亦喜,痛并快乐的超凡心境,流传不朽。

4年后,回京就职,却又遇到“濮议之争”。仁宗驾崩,无子嗣,濮安懿王之子赵曙过继给仁宗,赵曙即位后,为宋英宗,欲追其生父为“皇考”,仁宗为“皇伯”,欧阳修支持前者,甚得英宗心意。

欧阳修派占上风,反对派就开始处处与欧阳修做对,先是在仁宗的殡期,指责欧阳修孝袍内穿了紫衣,是对皇室的大不敬;后又污其与儿媳通奸,行乱伦之事。

已是知天命之年的欧阳修再次被扒灰,深陷“桃色风波”,悲痛万分,身体也大不如前,每况愈下,已是半截埋黄土,却还要承受如此侮辱。

回首一生,4岁丧父,与母亲胞妹相依为命,贫寒交迫;两次不第,备受打击;近而立之年又两度丧妻丧子,深陷“桃色风波”,尊严被踏,名誉被扫,力挺偶像,遭同僚排斥。

仕途登顶却心归无相的六一居士

生活与仕途的多次冲击,终于让自己无力承担。冷雨扑面,忧伤徘徊,风卷残云,淋湿现在,顿生感悟:何不抛开志气理想,脱去冠冕堂皇,洒下尘世牵挂,回归平淡本真,与山、与水、与民,与鸟兽、与花草,读书、练字、撰文,才是应有的生活。

一切功名利禄,一切虚荣头衔都是南柯一梦,仕途一生,老骥伤累,烈士暮年,浮华已逝,一切本无相,心净则静,静则心安,安则心平。

这次他对朝廷已深深绝望,眼中噙泪,快马执鞭,绝尘而去。奈何千般不舍,深情难断,不时回望渐行渐远的琼楼玉宇,这毕竟是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地方。

任凭料峭西风轻抚尘世,拂去人间那最后一抹绿,顿刻,苍茫大地金色浸染。椋鸟掠空,成群结队,喋喋不休。

拨开云雾,琉璃瓦上银叶层叠,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眼。残花随风飘向流水,一去不返,蜿蜒曲折的护城河上落英缤纷。

此去经年,眼前身后、离愁别恨皆是过往云烟,水漏篮空,在之后的岁月里,朝廷欲拜他为相,他再也无动于衷。他只想躺坐在几许深深的庭院里,等燕归来,看月上柳梢,人约黄昏,悄然入睡。

唯一值得称道的事是连上7次引退奏章,自称六一居士:“藏书一万卷,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有酒一壶,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

终偿所愿,于公元1072年,安详地病逝于他最倾心的颍州,中华千年文化奠基人欧阳修结束了他65年的风雨人生。

幼年时刻苦勤奋,少年时金榜题名,青年时追名逐利,中年时稳步求进,老年时看破红尘。人生之难,难就难在前世猜不透今生,却总想种前世的因得来世的果,往复循环,无穷无尽。

迷离现世犹如幻境,无法预知未来,懵懵懂懂、跌跌撞撞,难免陷入困境。面对困境,不屈不饶,忖度思量,方能绝处逢生,偶得贵人相助,更是锦上添花。

如果说皎洁明月,是李白的霜;天下苍生,是杜甫的魂;空灵宁静,是王维的魄;那么平淡隽永,就是欧阳修的真。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