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唐僧的母亲被强盗抢走18年 外公为何不管不问
2021-01-14 来源:腾讯网历史

在古代女子为找夫君的途径有哪些?

大部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另一半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便已经注定了今后将一起共度余生。

说起来,古代女子的命运还是很悲剧的。

不过也有些女子,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女子,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为了寻找一位合适的如意郎君,还发明了各式各样的招亲方式。

比如说对对子的、比如说比武打擂台的、再比如说站在高处往下面抛绣球的等等。

而《西游记》超级大主角唐僧,他的母亲便是抛绣球遇见了自己的丈夫。

说到这,或许会有些人一愣,觉得根本没听过唐僧有父亲和母亲啊,其实没听过不要紧,重要的是唐僧又不是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他自然是有父母的。

唐僧的原型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玄奘,他本姓陈,后来被唐朝皇帝赐以“唐”为姓,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和尚,所以世人便称其为唐僧。

玄奘的父母,在历史上记载的相当少,我们也就不再刨根究底。

那么在《西游记》中唐僧的父母究竟是谁呢,为何在其中的存在感极其之低,以至于让很多人觉得,唐僧有父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其实,唐僧的父母背景很强大,至少不是普通人。

唐僧的父亲叫陈光蕊,母亲叫殷温娇。

父亲是当时的状元郎,而母亲背景更大,她的人设是唐朝开国功臣,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牛人殷开山的女儿。

这样一说,或许有些人更蒙圈了,既然唐僧的父母那么优秀,怎么唐僧记事之后就已经在寺庙里了,他的父母去哪了?

其实唐僧的父亲在他出生之前就被杀了,而他的母亲更是被强盗霸占了18年,那么问题就来了,唐僧外公作为大唐丞相,为何不管不问?

我们就透过《西游记》来寻找这一问题的答案。

陈光蕊:其实我就是打酱油的,人生充满了悲剧

在唐朝时期,状元可是非常吃香的,有了这一身份,那就意味着有了铁饭碗,还是可以吃饱的那种。

当然,陈光蕊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数十年寒窗苦读,终于熬出来头了,不威风一把实在说不过去。

于是他顶着自己的乌纱帽,满大街的转悠,巧的是,威风八面的陈光蕊正好碰到了正在抛绣球的殷温娇。

殷温娇本就是大家闺秀,寻找到如意郎君是自己朝思夜想的事情,她看到了如此威风的状元郎,自然不能放过。

她便朝着陈光蕊便把绣球给抛了过去。

陈光蕊出于本能,眼前一黑,也就抓住了绣球,正想着破口大骂,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一段好姻缘。

当时的殷温娇可谓是国色天香,《西游记》中这般描述: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

本来吧,这样一位佳人,陈光蕊那是求之不得的,后来又知晓了他的父亲便是当时的大唐丞相,当真是美极了。

就这样,两人成了婚。

后来陈光蕊便被任命为了江州知府,但是在去江州上任的途中,出现了变故。

当时陈光蕊和殷温娇乘船,遇到了两个见财起意的艄公刘洪和李彪,两人一合计便把陈光蕊推入了河中,刘洪不仅霸占了殷温娇,还拿着陈光蕊的任命书,堂而皇之去江州上任了。

殷温娇:为了孩子,我只有忍辱负重

刘洪这一手流利的操作,是不是让不少人有些眼熟,《让子弹飞》这部电影中,张麻子就假扮了县长去上任了。

当然殷温娇不是里面的县长夫人。

她看到相公已死,歹人为非作歹,心中十分不甘,本想着一死了之,但此时的她已经有了身孕,为了孩子,殷温娇只有忍辱负重。

在殷温娇被劫三个月后,她生下了一名男婴。

刘洪看着这孩子,自然知晓不是自己的,所以就想着把这男婴“还”给陈光蕊,殷温娇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于是她趁着刘洪外出,就把这男婴放在木盆中抛进了江中。

这男婴后来一路顺江漂流,被一个好心的和尚捡到并抱回了寺院中抚养,这男婴便是后来的唐僧。

殷温娇送走了自己的儿子,整日会担忧自己的儿子会遭遇不测,数次想要轻生的他,为了能再见儿子一面,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这一忍,便是18年。

殷开山:我不是不管不问,我是毫不知情

殷温娇遭此大难,那么他的父亲殷开山为何不管不问呢,其实这并不怪殷开山,而是因为他根本毫不知情。

在古代嫁出去的女儿就真的如泼出去的水了,回娘家的日子更是少得可怜。

殷温娇嫁给陈光蕊之后没多久,便跟着陈光蕊一起去江州了,谁也没有想到刘洪和李彪会有那么大的胆子。

而且在当时并没有手机电话什么的,想要偷偷给老父亲通风报信都难。

殷开山在朝廷中位高权重,自然很忙,他听闻江州知府已经去上任了,自然就认为那是陈光蕊。

说到这,就有人说了,殷温娇怎么不想方设法告诉自己的父亲呢?

其实殷温娇根本做不到,刘洪已经知晓了殷温娇的身份,自然会对她严加看管,不仅不让她接触外人,更不会让她向外传递书信。

偷偷地把唐僧放生,已经用尽了殷温娇所有的智慧。

唐僧18岁的时候,在偶然的机会下,他和自己的母亲殷温娇相认了,唐僧也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于是他便拿着殷温娇写的书信,去找自己的外公殷开山去了。

殷开山听闻大惊,于是便带兵捉住了刘洪和李彪这两个恶徒,等到殷开山在县衙等着殷温娇的时候,她却不愿意见自己的父亲,并且想要自缢。

在殷开山和唐僧两人的劝说下,殷温娇这般说道:

吾闻“妇人从一而终”。痛夫已被贼人所杀,岂可 颜从贼?只因遗腹在身,只得忍耻偷生。今幸儿已长大,又见老父提兵报仇,为女儿者,有何面目相见!惟有一死以报丈夫耳!

殷温娇还是自尽了。

为雪丈夫之仇,为全儿子之命,她忍受奇耻大辱,含恨度日,受尽折磨,身心均遭到严重摧残,作为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对象,她的所作所为可歌可泣,这位母亲善良而高贵的品质,让人垂泪和敬佩。

她在《西游记》中的存在感虽然不高,却是最有些有肉的人物,相比较白骨精那些妖魔鬼怪,殷温娇不是更该被褒扬吗?

对此,您认同吗?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