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刘过忧愁中写下一首词 带火了一个冷门词牌
2021-02-08 来源:腾讯网历史

靖康之变后,北方国土沦陷,南宋朝廷选择偏安一隅、打压主战派,甚至发生抗金名将岳飞死于莫须有罪名之下的事情,这让很多人特别愤慨,南宋士人百姓收复北方的土地的呼声从来没有停止。朝廷的不作为让文人们特别愤怒,故而我们看到南宋诗词大多都情绪激昂,内容涉及政治抱负和怀才不遇居多,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文人当属辛弃疾。

辛弃疾在当时的文人中影响极大,受他影响的文人们形成一个诗词流派——辛派词人,而其中有三个刘姓文人是其中的佼佼者,人称“辛派三刘”。今天咱们要说的这首词正是出于“辛派三刘”之一的刘过。

刘过,号龙洲道人,少年时志向远大,经常读兵书讨论战事,对于朝廷懦弱的态度十分痛恨,“曾伏阙上书,力陈恢复方略”,“屡陈恢复大计,谓中原可一战而取”,朝廷上主战派的意见尚且不被采纳,更何况他一个平民百姓,自然没有被采纳。越发愤怒的他便多次参加科举,希望能够做官之后在朝堂上直接陈述个人看法,奈何终身没有进士及第,终身都是布衣。身为布衣的他,结交的都是当时有名之士,譬如:辛弃疾、陆游、陈亮。

我们来欣赏一首刘过的经典之作《唐多令·芦叶满汀洲》,这首词不仅仅末句成为流传千古的名句,更带火了《唐多令》这个词牌:

序:安远楼小集,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此《唐多令》。同柳阜之、刘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容,时八月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秋日重登二十年前旧游之地武昌南楼,武昌是南宋抗金前线,刘过追随的韩侂胄正计划北伐,刘过在南楼上所见秋日之景,一片萧瑟,令人心情沉重,无比失落,在黄姓歌女的要求下,刘过作词一首,抒发今昔之慨。

远眺北方,浓浓的忧愁就像那满汀洲的芦叶,就像那带着浅流的寒沙。二十年后重登南楼,柳树下系着的小舟还没有稳稳地停靠,再过几日又要到中秋。

面对大江东去,早已破烂不堪的黄鹤矶头,不知道我的那些老朋友们还在不在。江山分裂的旧愁还在心头,韩侂胄将要北伐,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此时的我本来想像少年时那样纵情在声色与诗酒之中,奈何已经完全没有了二十年前的豪情,“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就是无奈之下的苦中作乐。

刘过是一个支持恢复故土的人,但是此时的他已经看清楚了权相韩侂胄这个人,韩侂胄出兵北伐不是为了收复故土,只是想成就自己的功名。恢复故土无望,甚至心中暗暗生出一种韩侂胄极有可能兵败亡国的哀伤,刘过写此词的时候一定是肝肠寸断。

这首词用冷门词牌《唐多令》(“原为僻调,罕有填者”),用笔情真意切,被后人誉为“小令中之工品”、“数百年绝作”。自从刘过写的这首词被传诵出去后,很多人纷纷填词应和,“和者如林,其调乃显”,须溪先生刘辰翁更是以此韵和了七首《唐多令》。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