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1
最恨“炼功”“修”散家 醒来无颜见亲人
作者:侯春霄 · 2021-03-25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接受采访的时候,窦金宝的语速极快,就是那种竹筒倒豆子的势头。这种一吐为快的心情不难理解,因为他终于走出了“法轮功”邪教泥潭。可惜的是,由于“练功”,家也散了,人也走了,到现在还无颜去见自己的女儿。

如今,他又开始了忙忙碌碌的生活。这样的日子让他觉得充实,感到人生充满阳光。这样的生活本是他非常熟悉的,他曾经在这样的生活中感受家庭的温馨,享受丰收带来的喜悦。如果不是遇见坑人害人的邪教“法轮功”,这样的好日子便不会被中断,他的人生也不会被罩上难以挥去的阴影。

窦金宝是山东省诸城市贾悦镇宋东村居民,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初中毕业后,他一边在家务农,一边自学了家电维修技术。那时,他的心灵就像浑厚的土地一样单纯、质朴、热情。由于技术好,周围人的家用电器坏了都来找他维修。而他也从不胡乱开价,总是把价位定得非常合理。这样,生意越来越红火,日子越过越有奔头。再往后,他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等到女儿出生,他越来越觉得世界上所有的幸福都快要属于自己了。

然而,幸福向他招手的同时,邪魔也在悄悄向他靠近。邪教“法轮功”像烦人的病毒一样传到当地,并在角角落落滋生蔓延。1997年,这种可恶的病毒终于附着在窦金宝身上。当时,全国正流行气功热,邪教“法轮功”也打着气功的幌子粉墨登场,宣称“练功包治百病”,窦金宝正是抱着强身健体的愿望加入到练功者队伍中去的。

窦金宝原来患有鼻炎,经常因为喘不上气来而憋得难受,一看书就打盹。这时,邻居一位老奶奶向他介绍了一门“神奇的气功”。老奶奶说这种气功叫“法轮功”,能包治百病;只要练功,“师父”就会帮着“消业”,再加上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即便有个大病小灾也不会出任何问题。还有,一人练功还能保全家平安,“修炼”“圆满”了还能成佛成仙。为证实“法轮功”确实是个“好功”,邻居老奶奶还说自从练了“法轮功”,她身上的病全没了,多年来的腰腿疼再没犯过。

邻居老奶奶说过这话,走路仍旧像练功以前那样,还是一瘸一拐的。但是,她说的那套玄乎理和那个神奇的“功”却对窦金宝产生了深深的诱惑。窦金宝自幼听惯了神话传说,也非常喜爱气功,对神话传说中的得道成仙充满好奇,对气功的神奇充满向往。以前,总觉得那是天上才有的事,不想现在竟有人给送上门来。他说,当时真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奇妙感觉,所以,尽管看到邻居老奶奶的腿并没有好,但还是糊里糊涂的开始信了“法轮功”。

窦金宝的脑子不笨,他就是靠一个聪慧的大脑自学掌握了家电维修技术。而一旦为“法轮功”邪教歪理所蛊惑,原本的聪慧便很快给他带来可悲的后果。

在参加“法轮功”邪教聚会时,通过与“功友”交流“练功心得”,窦金宝竟觉得身体的种种不适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并且,还有了受到“师父”“法身保护”后的安全感,觉得“法轮罩”和“能量场”真有金刚不破的“功能”。其实,这些都是邪教的心理暗示起了作用,练功也根本没治好他的鼻炎。

通过无休止的“学法”,“师父”又用“经书”“经文”在他的大脑中注满了“精进”“上层次”“圆满”及“宇宙语”,让他一闭眼就能看到“开天目”“白日飞升”和“遍地都是黄金的天国世界”。因为坚信“师父”正在“往高层次带人”,他在“精进”中越来越厌恶劳动,逐渐放弃了工作,一心沉迷于“修炼”。田里再也看不到他挥汗如雨的身影,对于找上门来的家电维修生意则是能推就推。这样,鼓吹“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法轮功”让他家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邪教“法轮功”的可恨之处,还在于明知信徒“修炼”会遭到亲人反对以致于使家庭破裂,却仍然炮制出一套歪理引诱信徒“真心修炼”。“师父”李洪志在邪书《转法轮》里也说:“有人因为练功,两口子都要离婚了。”可他反过来又说什么这是给信徒“提高心性的机会”。有了此番歪理,“真修弟子”越“修”越痴,越痴越“修”,窦金宝就是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越陷越深。

面对日渐窘困的家境,妻子不止一次苦口婆心的规劝他,希望他放弃“法轮功”,重新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是,痴迷日深的窦金宝在“修去名利情”歪理邪说诱惑下,对妻子的劝说一点都听不进去,并渐渐漠视妻子和女儿的存在。他的“精进”让妻子伤透了心,从而对他产生了深深的失望,1997年12月,终于和他离了婚。离婚以后,妻子不得不带着只有一岁多的女儿远嫁他乡。

家散了,窦金宝的“修炼”更加“上层次”。当采访者问到“你是否对‘法轮功’产生过怀疑”时,窦金宝说:“‘圆满成佛’的强烈愿望让我对《转法轮》越看越爱看,使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邪教“法轮功”被政府依法取缔之后,窦金宝没有幡然醒悟,反倒在“师父”李洪志巧设的邪路上越走越远。逃到国外的李洪志频频发布“经文”,怂恿信徒以“讨说法”“讲真相”的名义“走出去”扰乱社会治安,蓄意制造混乱。“师父”说这是“圆满的最后机会”,痴迷弟子便觉得离“圆满”仅剩一步之遥,于是,便无视破坏法律所产生的恶果,完全沦为“师父”的玩偶。

窦金宝便是被“师父”玩弄成了这般模样。为求“上层次”,为求“圆满”,他曾经去北京“讲真相”。从北京回来,仍然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所谓的“弘法”之中。那段时间,他用苦心学得并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的家电维修技术,几乎每天都为“法轮功”人员安装非法卫星接收器。

窦金宝的老父亲窦清培说:“‘法轮功’把我家害苦了!搞得我儿子无心过日子,最后落得个妻离子散。我们怎么劝他都不听!”事实的确如此。窦金宝离婚后,父母多次对其进行规劝,要他与邪教“法轮功”彻底决裂。窦金宝不但不听,有时还因此与父母大吵大闹。后来,为避开父母的干扰,干脆一连几十天不回家,完全不顾及年迈的父母日夜牵肠挂肚。

由于受“师父”蛊惑扰乱社会治安,窦金宝多次受到处理。但是,党和政府并没有因此抛弃他,而是想尽一切办法清除其头脑中的毒素,耐心将其往正确的生活轨道上引领。窦金宝说:“是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让我获得了新生。没有他们热情的援手,我会被‘法轮功’害得更惨。”

经过反邪教志愿者的不懈努力,窦金宝彻底认清了“法轮功”骗钱敛财、愚弄信徒、危害社会的邪教本质,终于回归正途,与“法轮功”邪教组织一刀两断。他在心里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重又操持起家电维修生意,再次让自家田里的庄稼展现出勃勃生机。

美中不足的是,窦金宝四十大几了还依然是单身一人。为让他重组家庭,父母一心替他张罗,亲友也都为他帮忙介绍。可是,一听说他练过“法轮功”,人家女方便没有了下文,有的甚至表示连面都不想见。

窦金宝一直想见见自己的女儿,可想来想去,却又总是压抑住这个念头。不为别的,只因觉得无颜面对女儿。女儿已经上了大学,他怕自己的“修炼”经历给女儿丢人,让孩子抬不起头来。

不过,他又说:“有女儿在,我更应该加倍努力,只希望将来能尽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同时,我更希望那些至今仍痴迷‘法轮功’的人能尽早摆脱邪教的束缚。”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