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为“获赏赐”痴“奉献” 终被骗光血汗钱
作者:侯春霄 · 2021-04-08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看到曹云伤心欲绝的痛哭,就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心生怜悯。她的眼泪滴滴都是绝望,却又洗不去满腔的悔恨。她被邪教“全能神”骗了。四万元!那是她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血汗钱,是丈夫的救命药费,是一家人的吃穿用度。

 

 曹云是湖南省益阳市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有丈夫和一双儿女,经济来源主要依靠七亩责任田。因为常年劳累,丈夫患上了哮喘病;更为不幸的是,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又造成腰椎骨折。如此一来,使原本艰难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曹云不得不选择外出打工。2011年,女儿在一家服装厂给她找了一份工作,每月工资两千多元。为了省下钱来给丈夫看病、给儿子买房,曹云省吃俭用、精打细算,每一分钱都掰成两半儿花。她吃的是最简单的饭菜,穿的是缝补过许多次的衣服。在这勤俭的日子里,曹云渐渐有了一些积蓄,也渐渐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然而,就在曹云对未来满怀憧憬的时候,却被罪恶的邪教“全能神”紧紧盯上。据曹云回忆,那是201210月的一天,当时,曹云正在工厂办公室上班,好友阿兰带着一个姓杨的男人和一个姓李的女人找到了她。几个人说是来闲玩的,曹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邪教“全能神”信徒。聊天之间,姓杨的男人就说曹云很像自己的母亲,这让曹云感到又奇巧又兴奋,从而对这个姓杨的男人产生了家人的感觉。其实,这是“全能神”邪教组织拉人的惯用手法,他们以各种套路大打“亲情牌”,目的就是被骗对象丧失掉警惕性,直至完全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

 

 见谈话越来越亲近,姓杨的男人随机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点指打开让曹云看早已准备好的视频。那些视频无一不是在渲染世界各地过去的灾难,让人看罢顿生恐怖感和窒息感。几个人对曹云察言观色,巧使伎俩。见曹云似有所动,紧接着就说到了所谓的“拯救”;而说到“拯救”,很自然的又说“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已然降临人

 

 以后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天天都来纠缠曹云,那个姓李的女人还领来另外几个年轻女人。她们以2008年发生在四川汶川的大地震“作见证”,造谣说遇难者都是因为不信“神”,而信“全能神”的人都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所以说,只有信“神”才能脱离灾难,才能得到“神”的保佑,才能“被神成全”。

 

 这些不间断的蛊惑,使曹云对“全能神”的好奇心越来越浓厚。看到曹云即将上钩,这些人便不失时机地给曹云讲起什么“神的作工”,还送给曹云一本《羔羊展开书卷》,说“神的可爱”“神的恩典”都在这本书里,让曹云认真读一读。通过读书和他们的刻意拉拢,曹云终于开始接受“全能神”的歪理邪说。随后,便被拉去参加“全能神”邪教组织的秘密聚会,并且,还被“神家”赐予一个所谓的“灵名”:黄越。

 

 曹云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便不再一心一意的上班工作,而是把绝大部分心思用在了“神”的身上。白天上班,头脑中不时就会响起“神的说话”“神的发声”;晚上,除去参加“全能神”邪教聚会,就是苦读“全能神”邪书。这样,她的灵魂就被“全能神”控制得越来越牢,完全沉迷于“吃喝神话”的精神状态。为使“神向全宇发声”让更多人知道,受“全能神”邪教组织唆使,她还多次参加“全能神”非法集会活动。

 

 随着时流逝,曹云的受害程度不断加深。“全能神”邪教歪理就像充满毒性的注射剂,一滴滴注入她头脑中的每一个细胞,并很快置换出原本健康的东西。而被植入进去的那些乌七八糟的“敬神”“爱神”“顺服神”,又像是一只只无形的利爪,在攫取了她的灵魂以后便左右了她的一切,使得她在暗无天日的邪教迷途上竟感觉到马上就能“脱离黑暗”,并且,还误以为这就是“活在神光中”。

 

 曹云的变化引起家人的极大焦虑,家人们多次对其进行规劝,希望她尽快脱离“全能神”的精神束缚,回归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来。然而,被“全能神”邪教歪理彻底洗脑的曹云却丝毫没有为之所动,照旧在邪教迷途上执意狂奔。此时,凡是规劝她脱离邪教“全能神”的人都被她看成了“抵挡神”的人,并且,这里面也包括她的亲人。“神书”上说过:抵挡神的人都会受到惩罚。因为整天沉迷于“神”的世界,她的家庭意识和亲情意识一天比一天淡漠,家被抛之脑后,也忘记了亲人的存在。

 

 到了年底,忙完农活的丈夫到工厂来看曹云和女儿。丈夫的到来没能改变曹云“吃喝神话”的生活,她依然是白天上班,晚上除了参加“全能神”秘密聚会就是看“全能神”邪书,有时一看就是一个通宵。丈夫更加苦口婆心地劝她而她也仍然执着一念,不时对丈夫恶语相加。

 

 有一次,丈夫趁她去上班,把那本《羔羊展开书卷》给烧了。曹云下班回来,发现书不见了,便气急败坏地与丈夫大吵大闹,气愤至极,竟与丈夫扭打在一起。她揪住丈夫的衣服,借用从邪书上学来的“神的发声”,恶狠狠地对丈夫发出诅咒,说丈夫是“抵挡神的魔鬼”,说他要遭报应,还说他定会受到“神”的惩罚。

 

 因为坚持信“神”,曹云与家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曹云的女儿说,由于全家人都坚决阻止曹云信奉邪教“全能神”,曹云还曾经以辞职相威胁,声称如果再劝她“背叛神”,她就辞去工作,让家人再也见不到她。女儿的态度也非常坚决,对曹云说:如果你为了信邪教而辞职,那我就不认你这个妈!但是,即便如此,也没能唤回邪教迷途上的曹云。

 

 曹云的沉迷让“全能神”邪教组织得寸进尺,进而,便对曹云展开了更深的诱骗。在一次秘密聚会时,一个“带排的姐妹”花言巧语地引诱曹云说:阿姨呀!“神家”现在需要大量的资金,视频组、合唱团,还有那些“尽本分”“传福音”的“兄弟姐妹”都需要“神家”供养。奉献越多越能“神赞许”,获得“神的赏赐”也就越多。你能不能把自己的资金“奉献”给“神家”呀?

 

 此时,曹云的脑子里除去“全能神”灌输的邪教歪理已经别无他物,面对如此荒诞的要求,居然毫不犹豫地说出自己的存折上有四万块钱。“带排的姐妹”问她能不能把这四万块钱如数“奉献”给“神家”,曹云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为顺利完成此次“奉献”,“带排的姐妹”帮曹云做了周密安排。曹云说这四万块钱的存折由女儿保管,女儿发现钱没了会向自己发问,“带排的姐妹”就欺骗曹云说:你有“神”的看护,谁也不会把你怎么样。随后,曹云便按照“神家”的指点,在两个地方的取款机里分别提取了两万元。完了,立即又去事先约好的地点,把这些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悉数交到“神家”手上。

 “神家”当即煞有介事地“赏赐”给曹云一份收据,那是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三寸便条。

 

 血汗钱被“全能神”邪教组织骗走了,曹云当时觉得很开心,因为她想起了“全能神”邪书上的一句话:在最关键的时候预备善行是对神最大的爱,神对有所奉献的人,会有最大的祝福。

 然而,邪教“全能神”并没有因为曹云的“敬爱神”而给她半点儿“赏赐”和“祝福”,相反,却依然别有用心的欺骗她、利用她。直至醒悟,曹云才发觉自己已经被骗多时。

 

 梦醒时分曹云也只能说:“我觉得很难受。”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