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陈桂莲:我要重新做个好妈妈好公民
作者:林中源 · 2021-04-0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标签: 广西反邪教

我叫陈桂莲,今年65岁。为了治疗风湿病关节炎,我误入邪教“法轮功”,从此走上歧途。“法轮功”不仅没治好我的病,还让我失去了原来的梦想和初衷,还毁了我幸福美满的家庭。

我原来是广西防城港港务局子弟学校的一名小学教师,痴迷邪教“法轮功”后,背离社会正常轨道,冷漠亲人,敌视政府,心理和生活越来越封闭。虽然家人屡次苦劝,但是我听不进去,曾经多次拒绝接受教育帮助。

陈桂莲:我要重新做一个好妈妈,好公民2426

陈桂莲开启新生活

1997年7月21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也是李洪志将我引入地狱的开始。因为我得了风湿病关节炎手脚剧痛,在邪教“法轮功”痴迷人员“包治百病”的鼓吹下,加入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在习练李洪志拼凑起来的气功动作后,我由于有规律的锻炼,加上李洪志心理暗示等原因,感觉自己身体好转,认为找到了强身健体的“法宝”,认为“法轮功”很神奇。长久之后,我形成了心理和行为依赖,这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和李洪志第一步给我设下的陷阱,给我套上的精神枷锁。渐渐地,我被“法轮功”牢牢控制住了。我错误地把治病、延年益寿寄希望于“法轮功”和李洪志,每天习练“法轮功”,我与其他功友越来越崇拜李洪志,持续习练。但实践证明这是不行的,病没有自动消失。

有一天晚上,我习练“法轮功”后,出现了幻觉:突然感觉到“千年老鬼”想要吃我。为了“驱病”“赶鬼”,我受李洪志歪理邪说的鼓动,日日夜夜潜心钻研邪教“法轮功”经文,追求“功能”。我每天不停地读李洪志的书、听李洪志的录音、看李洪志的录像,大脑从早到晚一直充斥着那些所谓“圆满”“消业”“去魔”等荒诞的内容。

1999年,“法轮功”邪教组织被取缔,可是已被洗脑的我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每天都是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也就是大家都了解的催眠状态。我毫不怀疑地执行李洪志的命令,而对其他事情漠不关心。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煽动下,我认为有“法轮大法”和“宇宙主佛”庇佑我,自己可以藐视人间一切法律。我的爱人看到我如此痴迷“法轮功”,苦口婆心地劝我迷途知返,可是我无动于衷,甚至反感。就这样我们离婚了,连我的女儿和我形同陌路。也就是那一年,我因扰乱了社会秩序,第一次被依法受到处理。

采访现场

我回家以后,又有功友找到我,当时我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李洪志的那一套纯粹是胡说八道。但功友向我说,你不是想健身治病吗,那你就别管“经文”有没有道理,只管按照练功要求念就行了,它能起到健身治病的作用。我试着习练一段时间后,又开始对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变得半信半疑,到后来满脑子想的都是经文内容了,从而对李洪志的“法轮大法”坚信不疑,李洪志不难辨别的歪理邪说在催眠状态下又变成我心目中的真理。我开始拒绝吃药,有时也会觉得身体不舒服,手脚仍然剧痛,但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功练得不好,害怕“报应”。就这样我又上当受骗了。

2002年,我利用到广西钦州市参加同学聚会之机,将事先复印好的“法轮功”宣传资料向同学们发放,被同学举报后第二次受到处理。可是我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仍没有认识,还觉得我的同学都是坏人,只有我是好人,坚持认为“法轮大法”好,“练功学法”没有错,还将被依法处理视为接受“考验”,拒绝转化。没想到我再次出狱后,相关政府部门依然十分关注我的治病及住房问题。在上级部门的关怀下,防城港市政府从港务集团大病救助基金中借支三万元为我购买基本养老保险,还在港口区沙港移民安置点为我解决一套廉租房,供我居住,使我居有定所,老有所养,无后顾之忧。

但是我并没有把自己内心深处的迷信思想彻底清除,在功友的挑唆蛊惑下,我忘记了李洪志篡改生日、“法轮大法”是东拼西凑起来的歪理邪说的事实。因为我常年体弱多病,所以产生了依赖“法轮功”减少疾病的错觉,因而不自觉的又坚持练功,又重新回到习练“法轮功”邪教的轨道上。

2014年至2015年,我将1000元捐献给“法轮功”邪教组织,支持他们印制挂历和其他宣传资料,并为了“弘法”,又将邪教非法宣传品传播散发到社区、机关单位、群众家庭,最后被群众举报,我第三次被依法判刑。服刑期间,广西女子监狱的干警们对我细心照料,单独找我谈心、交换看法。经过一次次的促膝交谈,帮教老师还给我讲解了《楞严经》,我才发现经书里讲的和“法轮功”讲的完全不是一回事。邪教“法轮功”就是附佛外道。我还自己找出李洪志歪理邪说中自相矛盾的地方,慢慢醒悟了。

想起多年的牢狱生活,我悔之莫及。人有两次生命的诞生,一次是肉体出生,一次是灵魂觉醒。我当年误入邪教“法轮功”,不知道“法轮功”邪教的“经文”已经对我进行精神控制,所以我心甘情愿跟着邪教“法轮功”走。“法轮功”真是害人啊!“法轮功”的书籍看不得!我现在就光明正大地宣告:“法轮功”是邪教、我不是“大法弟子”。

我出狱前,女儿赶来探监。见到女儿,听到女儿的声音,对我触动很大。等我身体康复后,要通过现身说法,志愿成为一名民间帮教老师,对“法轮功”痴迷人员进行教育,驳斥李洪志的歪理邪说。

我几次入狱,有关部门并没有停止对我的帮助,防城港市委政法委的领导一次次组织干部来广西女子监狱看望我,给我买了水果,送我生活费,我很感动!他们对我太好了,我如果再继续和党、人民政府作对,就太没良心了。

陈桂莲:我要重新做一个好妈妈,好公民2434

陈桂莲日常阅读的书籍

现在我已回归到了正常社会生活中。我以前的“功友”有的已经病逝了,并没有因习练“法轮功”真正的圆满升天。许多“功友”跟我一样接受了教育帮助,也明白了李洪志就是一个大骗子,李洪志照样生病住院,他跟我一样自然衰老。我不再崇拜李洪志这个邪教头目了。平时我会认真学习传统文化、自然科学等知识,通过深入学习科学治病、健康养生的理念,准确了解自己的病因,建立了战胜疾病的信心。我要彻底悔过自新,用母爱去抹掉女儿心上的阴影,用行动去弥补给女儿心灵留下的创伤,重新做一个好妈妈,好公民。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