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历史  >  史说轶闻
【原创】她是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 生命为诗香消玉殒

作者:徐凌云 · 2017-06-22 来源:凯风网

   

  李季兰,小名李冶,浙江吴兴人,是中唐诗坛上享受盛名的女冠诗人,与薛涛、鱼玄机、刘采春被人称为“唐代四大女诗人”。刘长卿称她为“女中诗豪”;高仲武评她说“上比班姬则不足,下比韩英则有余”;《唐诗别裁》也大赞道:“不求深远,自足雅音”;可惜不少诗作已经失传,《全唐诗》只存有其16首诗。这位绯闻不断的“玉真女冠”诗人在历史尘埃中遗落的不仅仅是她的风韵才情,还有诗作“雅音”,贯穿在她生命中的“诗”的祸福,更让人扑朔迷离。

  一围蔷薇见早慧,因诗出家

  在一座寂寞的围墙里,有一位小女孩儿在等待着春天、等待着蔷薇开花。春天终于来了,蔷薇也终于绽放了,枝枝蔓蔓,缠缠绕绕,花儿次第开放,有的含笑带泪、有的低吟浅唱、有的诉说絮语……在这蔷薇烂漫的时节,一位父亲拽着可爱的小女孩在欣赏一围蔷薇,想不到小女孩信口吟来:“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已看云鬓散,更念木枯荣。” (《咏蔷薇》)父亲一时大惊失色:不得了,了不得!这分明是待嫁女儿作的诗,开头两句“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的意思是说蔷薇花的架子还没搭好,已经开得到处都是了。诗中“架”与“嫁”谐音,流露出恨嫁之心,可怎么出自眼前这位只有6岁的宝贝女儿之口。

  这早慧的女孩是谁?她就是李冶。

  事后,父亲思忖着“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就在李冶11那年,父亲还是将她送入剡中玉真观出家,改名李季兰。

  这正是:一围蔷薇,一首诗,是梦又非梦,梦里梦外,蔷薇纷飞,落满地。也因此惹出一世女冠,满怀才情,浑身伤痕……

  一抹玫瑰更香艳,因诗相爱

   

  唐朝是一个浪漫的朝代,李季兰又犹如一枝怒放的玫瑰,香艳才情、林下风致,她身边从来不缺帅哥才子相伴。

  李季兰与阎伯钧,从相识到相爱走了一阵:

  送阎二十六赴剡县

  流水阊门外,孤舟日复西。离情遍芳草,无处不萋萋。

  妾梦经吴苑,君行到剡溪。归来重相访,莫学阮郎迷。

  阎伯钧要去剡县,李季兰便在苏州写诗送别,并叮嘱他不要像剡县的阮肇,遇到神仙妹妹就忘了恋人而入洞房。后来阎伯钧还真的与李季兰分手啦:

  得阎伯钧书

  情来对镜懒梳头,暮雨萧萧庭树秋。

  莫怪阑干垂玉箸,只缘惆怅对银钩。

  这是李季兰在收到阎伯钧的书信后所作的诗,从诗中的伤感情绪看,分明是阎伯钧的告别信——不能再回来牵手了。好友一别,人各天涯,李季兰感到既无奈又惆怅。

  就在李季兰惆怅中,又有一位年轻才俊出现在她面前。有一天,李季兰从玉真观偷偷跑到剡溪中荡舟,遇到了隐居在此的名士朱放,言谈投机,一见如故。以后朱放常到溪边与她相会,游山玩水。这是李季兰一生最为幸福的一段日子,不久朱放便去江西为官,两人挥泪而别。

  “相思无晓夕,相望经年月”,足见感情非同一般。李季兰在日思慕想,难舍旧情的时候病倒了。就在这时,又有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拜访了她,这人就是著名的“茶圣”陆羽。

  陆羽的到来恰好弥补了李季兰的失恋空间,二人经常煮雪烹茶,对坐清谈。在李季兰相思病重之时,陆羽一直在她身边照料,李季兰感动不已。

  与陆羽相比,李季兰更钟倩的是陆羽的好友释皎然,可惜作为僧人的皎然早已看破红尘,任李冶如何“相试”,他依旧心如止水,坚定地回绝了她。李季兰碰了个软钉子,只能感叹:“禅心已如沾泥絮,不随东风任意飞”,找个台阶自己下了,只能成为一般性朋友而继续交往。

  一次召见成俊妪,因诗得幸

   

  《唐才子传》说李季兰“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就在李季兰的“诗豪”的名气越传越广时,竟然也惊动中央的最高领导者——唐德宗传旨要她上京面圣。这可是极大的殊荣,可惜此时的李季兰已经四十多岁了,尽管风韵依旧,但毕竟容颜已变。尽管唐德宗召见时心里暗叫“天上神女”,但“美人迟暮”,最终只得了一个“俊妪”雅号。《唐才子传》这样说:“天宝间,德宗闻其诗才,诏赴阙,留宫中月余,优赐甚厚,遣归故山。”意思是说,李季兰在宫中居住了一个来月,得到了优厚的赏赐,最后回到浙江老家。

  一首上诗遭扑杀,因诗玉殒

   

  俊妪得幸,也是不幸。从唐德宗一次召见后,李季兰还是常奉召面见皇上。建中四年(783),李季兰又奉旨入长安。不料,各地藩镇割据称王,乱兵攻陷京城,唐德宗携贵妃、太子仓皇出逃。朱泚被拥立为帝,自封大秦皇帝,下令大肆捕杀前朝臣僚,李季兰也身陷其中,“诗豪”被迫上诗唱赞歌。八个月后,朝廷的军队又重新进驻了长安,朱泚逃到了宁州而亡,史称“泾原兵变”。

  李季兰因上诗株连罪犯。据《奉天录》载,德宗怒视抄出的诗篇,召李季兰而责之:“汝何不学严巨川诗,‘手持礼器空垂泪,心忆明君不敢言’?”一怒之下,扑杀了李季兰。一代红颜才女,因诗香消玉殒。

  李季兰多情多才,且任君采撷,然而她自己采撷的却是缤纷绚丽的大唐诗歌,正是成也诗败也诗,人们只看到她那一抹香艳的玫瑰色,却不解她生命之中“诗”的祸福!

     版权声明:本文系凯风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分享到:
责任编辑:湖一亭 青兰